<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88章 雨中的肌肤
    惊雷过后不久,刘汉东醉倒。

    齐浩的酒却已醒了大半,对刘汉东照顾的无微不至,把他弄到家里,单独在二楼搞了个房间,准备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励志让他成为自己的人。

    这是玄武啊!

    命格如此,人也定不平凡,那他所说的六千万难道还是真的?

    可惜齐浩没机会立刻询问刘汉东这个问题。

    刘汉东到房间头碰到床马上人事不省,齐浩却接到了来自秦月的电话,秦大总裁竟然想要邀请他吃晚饭!

    齐浩立刻对刘汉东一点心思没有了,意义非凡啊,秦月第一次主动请他吃完饭,绝对是值得纪念的日子。

    齐浩拿出了爱美人不爱良臣的昏君气质,直接把老乞丐仍在一边,跑到商业街特意买了一套衣服装扮自己,连内裤都是买了新的。

    只能说齐浩想多了,秦月邀请他也就吃个饭,他的内裤基本用不到,秦月根本不可能脱下他的裤子来,内裤如何好看有什么用呢?

    而在连内裤都换成一百多块钱一条的修身款式前提下,外面的一套自然更是帅气十足。

    笔挺的白衬衫,一套庄重的黑色休闲西服,已经反光的欧式尖头黑皮鞋,脖子上系了一条蓝色的格子领带,一套下来消费了齐浩三千多块钱,真是有些心疼,不过为秦月值了。

    让导购员小姐帮自己看看,这一身是否还有缺陷呢?

    导购员一副花痴相,因为眼前的齐浩不但帅,而且还有一身的王八之气,看着好像是某款富二代,某家公子哥。

    在齐浩问到第三次后那导购员小姐才反应过来,拉着齐浩的手到了店门口道:“先生,你看咱们街口处有一个手表店,里面的表也不算是很贵,基本就一千块左右,质量不错,款式也大气!像您这样的帅哥如果能够带上一块表,那就完美了,因为您帅的不真实,实在帅的太梦幻,太让人浮想联翩,所以需要一块看似沉稳的表......天啊,你摸摸我这心,看着你的时候总是心跳,你说咋回事?”

    这导购员其实应该是个小少妇,年纪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看就是过来人,弄不好还是已婚的状态,因此格外放得开,竟拉起齐浩的手放在她的左侧胸房上。

    齐浩如同触电一般,他不知道这小娘们一坨肉下面是否有一颗跳动的心,飞快的逃离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齐浩可能还会对这小妞有些兴趣,而如今他是要去见家中红旗的,又哪里有心思理会这种小彩旗。

    不过她的建议齐浩是接受了,于是跑去买了块表,花了一千三百多,出门对着一个店铺前的装饰仪容镜观看了好久,终于确定自己是真帅的夸张。

    “哎,小爷怎么就这么帅?”

    “帅哥,几点了?”

    一个三十多岁大妈笑眯眯的过来和齐浩搭讪,眼睛却是看着他下身的部位。

    齐浩被她看的发毛,暗道果然是小姑娘看脸,熟女就看活,这大妈也太具攻击性了吧?

    想到自己刚买了手表,齐浩举起看了看,脸一下就白了!

    套尼玛原来买衣服这么浪费时间,怎么不知不觉已经四点五十分?一下午就这样过来了,而他和秦月可是约在五点十五的。

    根本没时间理大妈,快速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名为外婆家的店铺后,已经迟到了整整十五分钟。

    ......

    秦月选择的地方在二楼靠窗,这种窗是上边封闭下边可以推开的,所以就算这时已经大雨倾盆,外面的雨水也落不到屋里来。

    外婆家这种连锁店也有包间,不过却很少有人来这地方的包间吃饭。

    原本就是量贩式的中餐馆,如果进入包间倒是没什么意思,秦月之所以爱来这地方吃饭也是为了感受这种许多人不在隔间里吃饭的气氛。

    她从小就被严密保护着,挺孤独,只有这两年才任性的脱离了保镖,能够出入这种场合,而且也没发生过太多危险,除了最近这两次。

    哎,其实真的没必要太小心,这两次也只是意外罢了,社会如此和谐,哪里会天天有意外发生呢?

    正想着,忽然听那边服务员喊“欢迎观临”,接着就传来一个男声:“我找人。”

    秦月随意侧头看去,之后目光就愣在了那帅气男人的身上,这......他怎么还能帅到这种程度?

    秦月不是冰山女人,只是因为总裁的身份才刻意让自己看上去冷酷,因为她太年轻了,如果不冷着一张脸怕是更难以驾驭总裁这样的身份。

    抛去身份的她只是一个刚刚过了青春期的女人,正准备向着成熟迈步走,内心中对男人的幻想与期盼丝毫不比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孩弱,甚至可能因为自身的限制更强,说的不雅观一点,其实每个女强人都是闷骚的女人,因为她们放不下身段,因此对于男女之间的事也就只能用幻想。

    正发愣的时候,齐浩已经找到了她,然后笑着跑过来坐到对面。

    “嘿嘿,不好意思,来晚了一点,原本应该不会的,可下了大雨,堵车。”

    齐浩的衣服有些淋湿了,就是从出租车下来跑入外婆家的那十几米路程淋的,也还不算太狼狈。

    将外衣脱下只穿衬衫,衬衫上也有水迹,因此紧沾在身上,呈现出了完美的流线型肌肉躯体,看上去有些......

    秦月找不到词形容,脸色微红,于是不去看他,双腿并拢,手放在桌子下面双腿中间握紧拳头,侧脸叫过服务员。

    “去到楼上给他买件t恤长袖吧,钱算在账单里,包括给你的一百块小费。”

    那服务员一听立刻屁颠屁颠的点头跑了。

    “不用吧,没怎么湿,穿一会就干了。”

    秦月不与齐浩说话,也不去看他,叫过另一个服务员让上菜,然后拿起桌子上已经打开的红酒,给自己到了点,又给齐浩倒上一些。

    齐浩的目光很随意的扫向四周,这边吃饭的人还不少,因为下了大雨,所以在吃饭的都不急着走,让座位基本就满了,楼下大厅的休息处还有许多人在排队,有一些等不及的已经去外婆家楼上的商场里乱转,反正时间还早,六七点钟再来吃也是一样。

    只是看似随意的扫视一圈,齐浩就找出了其中最少有那么七八个人应该是保镖的身份,他们看上去气息沉稳,目光会有意无意的飘过来,也会四下去看注意现场环境,这种细微的动作逃不出齐浩的眼睛。

    啊,在汉东算是与秦月第二次正式见面吧,果然秦月的气质和气势跟在清河村是不同的,太端着了,一点也不自然。

    齐浩吧嗒吧嗒嘴,不想在这里吃饭了,他觉得和自己爱的女人约会还被人观察着,实在是一种不好的体验。

    “我刚刚跟爷爷视频通话,他说你已经给他做了开颅手术,恢复的很好,这顿饭是我应该请你的,菜我点了几道,菜单你在看看,有什么爱吃的尽管点,这里的消费很平民,最贵的菜也才一千多点,所以真的不要客气。”

    “喂,既然是请我吃饭,是不是应该我找地方?而不是你随意安排。”

    秦月这也是难得给人倒一次酒,心中正想着便宜了齐浩。

    将酒瓶放到一边听他如此说就皱起眉,暗道这人可真是无理,自己请他吃饭是多么大的面子,汉东这么大除了客户关系又有几个人能让她主动做东?他竟还挑三拣四。

    正想着,齐浩已经起身向楼下走去。

    秦月都傻眼了,这是更意外的事情,齐浩竟说走就走了?

    齐浩就直接走到一楼门口,大雨依然倾盆而下,快速拿出手机,拨通秦月电话。

    “如果真心想请我这个山村小民吃饭,就立刻从楼上走下来,我也好和你说说老头子移植心脏的事情,如果你不愿意下来,那就这样吧。”

    “齐浩,你到底搞什么?下楼之后去哪?”

    齐浩不回答秦月已经挂了手机,秦月很生气,有些不想下去却又被齐浩后半段话吸引。

    他要给爷爷移植心脏?这可是大手术啊!

    纠结万分,秦月最终还是拿起了自己的包包下楼,有那么两个保镖发现了秦月的动向立刻跟上去,其他人则坐在原来各自的位置,他们还并不知道秦月要走。

    秦月下了一楼站到在门口的齐浩身边,一脸不悦的道:“我菜都叫了许多,酒也给你倒上了,你还要换地方?”

    齐浩很满意秦月下了楼,他没有接秦月的话,而是关注着外面。

    这时一辆出租停到了门前,从上面一位乘客打开门准备下车。

    齐浩猛然间将秦月打横抱在怀里向外跑。

    这一下大厅内包括秦月两个保镖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傻了,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发生。

    “你......你放我下来!你要干嘛!”

    秦月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这小子胆儿这么大,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抱起来,这种事可是从没发生过的!

    齐浩就一路急跑将秦月抱上车,之后对司机道:“去文登路。”

    “文登路?那边很堵的。”

    “就是要堵在路上,给你一百,不用找了!”

    齐浩将一百直接递送到前排司机手中,泡妞的钱齐浩从来都舍得花。

    秦月依然被齐浩抱在怀里,她觉得好怪异的感觉,齐浩明明看着不是很强壮,抱着她却如同抱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一般,就这样直接将她抱着上的车。

    她应该生气,可刚才从店门那里跑过来两人都淋了雨,齐浩挡着她,所以齐浩更湿一些,衬衫已经是完全透在肌肤上,这就让秦月好像是直接在碰触齐浩的胸膛。

    哎,又一次的肌肤之亲,秦月再也找不出生命里有第二个男人能够和她如此贴近。

    或许假面侠算一个,可与假面侠在一起的两次都危机重重,让秦月没心思考虑这些。

    所谓文登路其实很近,只开了三分钟就进入了这条路,一分钟后已经被堵住,齐浩抱起秦月直接下车,穿过马路进入小巷子,在雨中一路狂奔着。

    秦月已不在喊叫挣扎,人生里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被一个帅气而强壮的男人抱着在雨中狂奔,这......这是她一个女总裁应该经历的生活吗?这是她秦月可以去放纵的事件吗?

    无论如何,她如今已经只是与齐浩在一起,秦月尝试在齐浩怀里抬起头去看,真的再也看不到一个保镖。

    微微犹豫了下,秦月终究是抬起了手,环抱住了齐浩的脖子。

    做出这个动作后秦月安慰着自己,这没什么!

    她被横着抱,双手原本就应该扣在男人的脖颈上,这是最科学的姿势……而且也不会有人看到,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