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81章 一瞬间的逆转
    这次秦月出事,不单单是洪飞从国外回来,还有一个秦月很信任的人也从外省返回汉东,他是秦氏四门王家的人,三十五岁的中年帅大叔,王侯!

    王侯曾是汉东的地下王者,成立过帮派,帮众兄弟盛极时数目号称过万,后来被汉东定为黑社会性质解散,王侯因此入狱五年,出狱后就在外省散心已经整整一年时间,听说秦月出事这才回归。

    而秦月身边的保护其实这些年都是王侯在总管,即使他入狱的时候也没放手,就交给他的手下继续负责,他遥控指挥。

    秦月身边原本有很多保镖,后来都因为秦月的强烈反抗撤退到外围,外围指的是五公里范围内的保护,偶尔秦月单独出行比如去清河村那种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外围甚至都会撤退。

    那么清河村逃犯事件加上这次被绑架事件,让王侯又警醒起来,原本以为不会有人傻到去打秦月的注意,毕竟如今秦月已经成为了七大家族的宝贝!

    其实秦月的婚事还要比齐浩了解到的复杂许多。

    虽然按照秦家的规矩,秦月只能跟秦氏四门弟子或者是人口单一的小家族继承人成亲,但其它六大家族却并没有忽略这件事。

    要知道秦家这种情况可是七大家族历史上任何一家都没出现过的。

    如今总的来说七大家族的生意在南方是势均力敌,实力都差不多。

    一个打破平衡的机会就这样呈现在了人们的眼前,无论是任何一个家族只要能够娶到秦月,就算不要名头,但也等于是吞并了秦家啊!

    去了秦月两大家族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合并,后面双方的势力融合之后,想要拿下更大的南方市场,在各个领域里获得更强盛的发展指日可待。

    因此六大家族早就选出了一些优秀的家族子弟在不声不响的接近秦月,和她成为朋友,甚至有些已经开始出手追求。

    秦家老爷子已经不行了,以后秦月婚事的决定权秦月的想法和意见终归是最为主要的,只要拿下了她的真心,把她娶进门谁还能阻止?

    所以秦月是宝贝,王侯以为如此身份特殊的秦月不会有人来打主意,没想到还是会有意外。

    这两天,王侯已经重启了对秦月的保护网络,不能说是滴水不漏吧,但还有人想要不费力气绑架秦月已经不可能。

    这个保护网不单单是秦月身边,就连外围也更加敏感,当有人在两个小时前通过私家侦探的体系去查齐浩的时候,王侯立刻就知晓了,毕竟齐浩如今也算是秦月身边的人。

    王侯马上反查,得知原来对齐浩感兴趣的人是楚氏金门中的厉害角色金钟,以及他的姐妹花女仆成海佳慧,武藤香炎!

    这两个岛国女人可不简单,十二岁之前一直在忍甲流派中修炼忍术,十二岁后被楚氏金门买去做女仆,开始学国武,如今都只是20岁,却几乎已经练了一辈子的功夫,与她们相比金钟本人的功夫倒一般,但却是极其聪明的人。

    王侯很疑惑,这三个怎么会盯上齐浩?

    于是他派人打探了金钟的行踪,知道他在齐浩家附近蹲点后,就亲自前来看看热闹。

    金钟的车停在石头巷南路的边上,齐浩已经开始穿越马路,武藤香炎从齐浩相对的路口正向外走,王侯的视角在房顶,拿出高清的录像设备偷偷记录着这一切,他要把自己看到的告诉秦月,因为秦月说了,如果自己做事的时候触碰到齐浩这个人,一定要让她知晓。

    王侯不难理解秦月对齐浩的关心,王猛就是王侯的亲侄子,秦月关心自己爷爷的主治医生很正常。

    齐浩终于走过马路进入路口,装醉的武藤香炎走到了齐浩对面……

    忽然,武藤香炎转身向回跑两步,之后跌倒。

    齐浩依然淡定,慢慢的向前走,快要到看似醉酒的女人身边时,那女人重新站起向巷子里跑,刚才她正是从这个方向走过来的。

    跑了几步的脚似乎崴了,跑的很慢;

    她似乎真的醉了,所以步履蹒跚;

    一边跑她会一边回头去看齐浩,脸上满是惊恐。

    齐浩还是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模样,继续向前走着。

    王侯的角度最为直观,他早知道这个醉酒的女人是武藤香炎,也知道她已经进入齐浩的公寓侦查了一圈,那伸手确实很强悍。

    刚刚齐浩出现,她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开始装醉了。

    一定是躲在车子里的金钟给武藤香炎发了某些指令,是什么呢?

    而齐浩毫无察觉吗?

    此时巷子里有点黑看不到齐浩的脸,虽然用录像设备能记录下细节,但具体的也要回去才能看。

    王侯正在房顶隐蔽的地方偷窥,忽然手机震动,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终于知道了楚家人为什么要来找齐浩,手下人把消息摸清,原来是楚红主动亲了齐浩!

    哈哈,这对于楚家的某些人来说可是大事件,楚红前几年似乎被北方一个大家族的什么人看中了,以后是要嫁过去的,这件事王侯知晓,他手下兄弟那么多,收集消息一点不难?

    王侯也了解楚红在男女关系方面绝对不是随便的女人,就算齐浩只是她找来想要反抗家族的试验品,她应该也不会去亲吻他!

    七大家族的女人们从小就是保守式教育,不能说长大后没有叛逆的,但大多数还是比较注意男女之间的授受不亲。

    所以如果齐浩不是有什么特质,楚红或许不会去亲他,到底是什么打动了楚红的心思呢?

    这时,武藤香炎终于跑到了巷子的十字路口,这里距离齐浩的公寓差不多十米,路口处有那么一个路灯,当齐浩身体经过路灯的时候,武藤香炎忽然转身,用极快的速度撕开了她的短裙和内裤,让下身完全暴露,之后扑上齐浩的身体,开始叫喊:“来人啊!快来人救救我!”

    王侯皱起眉毛,终于明白了金钟设的一局,诬陷!

    他是要让齐浩陷入麻烦之中?然后试探楚红的反应?

    如果楚红真的对齐浩有心,那么知道他身陷这种恶心人的非礼案件里一定会很着急吧?

    如果楚红其实对齐浩并不在乎,刚好利用这次事件之间把齐浩干掉!

    那么这栽赃案到底是如何布置的?

    武藤香炎以喝醉的状态走到齐浩身边之后就转身向回跑……这是为什么呢?

    她难道是在创造一个现场?那么……

    王侯目光四处看了看,终于发现在这段路口巷子的墙壁上有一个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应该是武藤香炎在自己来到这边蹲守之前安装的吧?

    所以她了解摄像头的摄像范围,因此她制造了这样一个假象。

    一个醉酒女走过去被摄像头记录,到了路口她的身影消失在镜头范围外,下一刻又重新出现在摄像头里,跑了两步跌倒回头去看,齐浩进入摄像头!

    那么之后一段就好像是齐浩逼迫着醉女,而醉女因为喝多跑不快,总是跌倒,这就呈现出了一种被追的紧迫感,她可是一边向前跑一边去看齐浩的!

    到了有路灯的十字路口,两人全都脱离了摄像头范围,武藤香炎马上撕破短裙内裤,让下身光光,然后抱住齐浩,用强悍的力量拉着他倾倒在她的身上!

    到此刻,犯罪现场的物证已经弄好!

    那么人证……?

    王侯快速侧头看向小巷子的另一边,那里正有几个联防队员躲在地上抽烟打瞌睡!

    汉东警务部门为了维护全城治安工作还是煞费苦心的,如同石头巷这种一个区域拥有几万甚至更多外地人的人口聚集地管理上当然非常谨慎,因此在晚上都会有联防队员巡查,你如果在快黎明的时候出现在巷子里被他们看到,必须要送出身份证给人家检查。

    有些年轻的学生刚经历这种事情不能接受,觉得自己又不是在什么抗战时期,怎么晚上出门还要被查?

    然而世界就是如此,学生们终究会被现实强暴,只要你住在这种人口混杂的地方,只要你无法从这里走出去,那么你就是社会上的小烂仔,就是必须要有暂住证信息,必须要把身份证随时带在身上的流动人口!

    那么也只能接受被查询!

    这是脆弱个人的可悲,却是大同社会的幸运,因为管理严格,所以犯罪率确实得到控制。

    当武藤香炎一喊叫,几个联防队员立刻跑过去,他们拉开齐浩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脱了裤子的齐浩,还有劈开大腿躺在地上的女人!

    卧槽!

    联防队员全都看直了眼睛,这尼玛是货真价实的女人私密啊!不看白不看!看了真是爽!

    人类本性让这群雄性动物不可能不动歪歪心思,有个小子上去脱了衣服去帮女人遮挡屁股和前边,趁机还捏了一把屁股,只觉得暗爽。

    无论这些人多么的猥琐,虽然他们只是外编的联防队员,但却终究是吃皇粮的人,也没忘记自己的职业。

    几个小子将齐浩双手背后就打算押送派出所了。

    王侯看到此处双眉皱的更紧。

    人证,物证齐全了!

    这金钟果然厉害,他到这里也不过一个小时,自始至终连车都没下,只让武藤香炎出去转了一圈,就能布下这样一个局,虽然不高明,但却绝对有效!

    他怎么知道齐浩会半夜回来?

    哦,他之前应该不知道,这个摄像头之所以让武藤香炎安装,只是为了以后监视齐浩的进出!那么武藤香兰进入齐浩的公寓转了一圈,才发现齐浩不在。

    她出来之时刚好躲藏在车内的金钟看到齐浩回来,这才给武藤香兰发出指令,有了这样一个布局!

    这下齐浩是惨了,一定很难说清楚,弄不好还会有牢狱之灾!自己虽然录制了全部过程,但却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刻下去给齐浩作证啊!那么……

    “唉唉唉!同志们,你们等等在抓我走!我的手机还没拿呢!”

    齐浩在下边大声喊着。

    手机?王侯愣了,齐浩周围的人也愣住了,不知道齐浩为什么在此刻会提到手机,掉落在哪里了吗?

    此时的齐浩其实是郁闷的。

    套它玛这个女人的身手竟然这么好!

    虽然齐浩并没有去反击,但也真的做出了防御,可没想到还是被这女人抱倒在地上,并且被脱了裤子!

    齐浩真是跪了!

    暗道这女人脱裤子的手段怎么这么高明,他都没啥感觉裤腰带就开了,之后女人双腿盘住他的双腿,摩擦几下裤子就退到了膝盖处!

    这到底是脱了多少男人的裤子才能练成如此强悍而熟练的功夫?

    难道这个女人从小就是专业脱男人裤子的?

    在联防队员的陪同监督下,有些懊恼的齐浩返回到巷子中,那边墙壁上有一个小窗户,还有一个很窄的小阳台。

    这些巷子其实就是由人家房屋的墙壁构成,有窗户很正常。

    齐浩从小阳台上竟然拿起了一个树立在那边的手机。

    王侯看傻了眼,他一直在认真看着下面,却没发现齐浩是什么时候在那里放了一个手机……那么他为什么要把手机放在那里?

    王侯想了下随机明白,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好厉害的反击!这部手机一定是用于录像的,否则没理由解释!

    也就是说齐浩之所以那么淡定的跟随这女人进入巷子里,是因为他早就察觉到了危险,甚至可能预料到了之后会发生的事,因此提前开启了手机录像功能,一直在录像给自己作为证据,甚至偷偷把手机放在了阳台上,从那个角度可以录制到他走到路口,是那女人自己撕碎了裙子裤衩,反扑他的所有画面!

    天啊,这一仗……反击的好漂亮!他是如何知道有人要陷害他的?真是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