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80章 谁能越龙门
    凌晨四点多,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两个小毛贼喝了一晚上酒已经有些飘飘然,胆子也大了许多。

    他们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知道楚项花是单身女人,更没了顾忌。

    进门后轻手轻脚将门反锁,王大斌摸到门口把灯的开关打开,乔三脑海中已经是女人没穿衣服的形象,兴奋地一张脸涨得通红,小跑着向床上扑去。

    等他双脚离地飞在半空,才发现床上怎么躺了两个人?

    齐浩就看着两个贼的动作,脸上挂着一丝冷笑,真是色胆包天,如果今天自己不在这里,多半楚项花是逃不开这一劫。

    这倒也正常,楚项花原本就是阴残之命,是那种一生坎坷的命运,遭遇别人非礼玩弄的事只是小儿科。

    哎,齐浩觉得自己的心思有些不妥,他怎么这么想去解开楚项花的命格呢?

    而与天争斗,逆天改命这种事真不容易,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这时乔三已扑上来,齐浩就躺在床上举起拳头直打出去,一下打在乔三的脸上,把他整个人打翻在地。

    这一下的力气太重了,要知道乔三是飞扑上来的,又被齐浩一拳打的翻滚在地上,那脸当时就肿了起来,半边牙齿都松动了,口腔中立刻血管爆裂蹦出血来。

    楚项花具有直观的视角,她没想到齐浩的这幅身架除了看上去很帅气,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正有些晕,忽然觉得身前一空,那帅气有力的男人已经从床上弹跳起来到了门前,把另一个发呆的贼拉过来,拽到房里也是一拳。

    这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应该也不是什么要害的地方,可一拳下来贼人竟站不起来。

    结束了?这个男人就这样轻易的拯救了她今晚的遭遇。

    楚项花心中的情绪竟然不是惧怕,而是觉得有些奇妙。

    如果不是齐浩,她今晚可能已经失身两次,首先被个讨厌的胖子潜规则,之后就是被这两个老鼠一样的男人轮流......那就是三次,甚至更多次。

    不能再去想,她慢慢坐起身,目光落在齐浩的身上,眼神里射出异常复杂的情绪。

    齐浩这时已经拉着两个站不起来的男人到了院中。

    “小偷小偷!抓到两个小偷!”

    他的嗓门很大,只是喊了一句四周的房间全部亮灯了。

    没有在这种地方住过的,根本不能明白那种恨小偷的情绪,大家基本上都要上班,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有十几个小时家里没人。

    出租屋的房门锁头都很不牢靠,小偷不用学习,有工具就能撬开,每一家都丢过东西,因此所有人都恨小偷,平日里无可奈何,一旦有人抓到了小偷人们就会落井下石。

    大家冲出来发现两个小偷已经躺在院子里似乎受伤,口中正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全都胆子大了,心中积攒的对小偷的恨意,处于社会底层的压力,平日受到的歧视和欺辱,所有的一切情绪全爆发出来。

    爷们直接冲上来拳打脚踢,娘们则拿着木棍板凳过去左敲右击,打的两个小偷哭爹喊娘。

    齐浩冷漠的退到出租屋门口看着这一切,楚项花也走出来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才侧头面向齐浩。

    “借刀杀人,这下两个人估计会被打的挺惨……法不责众,你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而这一切却都是你挑起来的,很歹毒……不报警吗?”

    “会有人报的,这些人会比我们还积极,这是一种情绪的代入,就仿佛他们被偷了一般,不过也正常,他们很可能是被偷过,我虽然刚刚住在这边,但也听过一些人提起丢东西小偷多的事情,乱地嘛,总有些老鼠自出跑。”

    “齐浩,真希望永远和你做朋友,而不是对手,你和我想的一样,是个有趣而危险的男人,你很出色的利用了人们的情绪让你自己置身事外,厉害!”

    齐浩撇了撇嘴,如果是普通的女人,这时候弄不好就扑倒自己怀里感激流涕了,而楚项花想的却是这些。

    至于她说想做朋友而不是对手这句话,倒是让齐浩心有感触。

    就在今天他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双眉微微皱起,齐浩抬头仰望了下方井之上的夜空,看不到星星,似乎漫天乌云,或许也只是黎明的黑吧?他和楚项花的星点命运似乎已经连通,可会发生什么样的纠葛齐浩竟也看不清楚。

    哎…..如今在汉东,他与楚项花这样的人一样都是如同蟑螂般多而普通的生物,为了活下去而绞尽脑汁,那么再过几年,汉东或者说整片南方这潭水里,到底谁会鱼越龙门,撑起一片天呢?

    如果只是一龙飞升倒也还好,如果是双龙戏珠……那到底是精彩还是残酷?

    “小妞,不说其它,哥如今阻止不了你迫切想要成功的想法。不过我想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为了达成目的,要去出卖自己身体的这个念头。如今在我眼中,你是个不错能够诱惑到我的女人,如果你一直对我保持这份诱惑,那么及时有一天成为敌人,或许哥也不会和你计较,当你真正累的时候哥也可以接你半张床躺那么一躺,休息一下……假如你真的把身体出卖给了一只猪或是其它的什么生物,那在我眼中你也就是一个烂货了,我会对你失去所有的兴趣,如果这样的你成为了敌人,我会毫不犹豫的吃掉你,懂吗?”

    齐浩的这句话说的有些突然,而且其中的一些词汇很具有攻击性,非常难听,让楚项花微微发愣。

    “估计民警也快来了,其他事你来处理吧,是时候离开了,希望下次见到,楚项花依然是一朵花,而不是残花败柳……就这样。”

    齐浩终于是大步走出去,离开了这个院子,在他离开的时候楚项花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背影上,知道他消失后脸上才升起了一丝魅惑众生的笑容,之后用很小的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哼!既然不想让我被其他男人睡,那你有胆子吗?聪明的家伙,这可是你来招惹我的,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分量能让我为你而改变!以后我们可要经常见面喽,管了闲事,撩拨了人家的心思……休想不负责!”

    ……

    转入几个胡同,四下就无人了,黎明前的天依然是那么黑暗。

    不得不承认,楚项花是一个能够给齐浩诱惑的女人,然而也只是如此罢了,她终究还是不能让齐浩想要为她付出很多,毕竟——

    也只是个女人而已。

    而且齐浩还没搞定秦月这颗红旗,真的无心去四处插彩旗。

    楚项花并没有追出来,民警来了,作为被盗人她还要去做笔录,按理说齐浩也要去做,不过他却避开了这个风头。

    齐浩摇头晃脑有些遗憾。

    “哎,真是好娘们!齐浩啊齐浩,你也是个笨蛋,一个床都躺了愣是没睡了她!怎么最近看哪个女人都觉得身体如同着了火?憋的?不行,要去和秦月见面了,再这样憋着弄不好哪天就把别的女人误伤,到时候不是等于给小月月戴了绿帽子?”

    一边走齐浩一边自言自语,剖析着自己的情绪。

    这里还是石头巷,只需从这边走差不多五百米就能到位于河边的公寓。

    而这段路程却并不是直路,要弯弯绕绕走许多小巷子,还要穿过两个马路。

    到达第二条马路后,走过去进入路口再走不到百米就到家,齐浩很是随意的侧头看了眼,马路两边停了好多车。

    石头巷中也有一些好房子,好房子里住的是还没有搬走的新汉东人。

    所谓新汉东人就是那些来汉东已经十年左右的外地人,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汉东已经积累了一些财富,虽然还买不起房子,但也存够了首付,开上了车,在没买房之前他们还是百万富翁,如果去买房则立刻会负债。

    就是这些新的汉东人,车买了没地方停靠,夜间只能停在马路边,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个个车位,白天开始有人过来收停车费,夜晚就没人管了。

    齐浩很是随便的侧头看过去,不到百米的马路两边,停了足足几十辆车,只是看了一眼,他快速扬了扬眉毛,眼神微微眯起。

    这时,从马路对面的小巷子里,拐角处转出一个女人,她穿的很少,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看上去是喝多了。

    齐浩就站在马路上没有动,看着胡同里的女人,又侧头看了看那两排车。

    足足过了十秒钟,他才面带微笑,穿过马路,进入巷子。

    就在那两排车里,其中一辆黑色轿车中坐着一男一女。

    男人三十岁左右,头发很长且不争气,五官有些丑陋,形象总的来说有些邋遢。

    他坐在后排座位上,手中端着一个黑色的方便盒,盒子里放的是掺杂了许多辣椒的田螺。

    就直接用手拿出一个田螺,放入口中两三秒就吐出空壳,里面的田螺肉被吸去,后排地面上被他吐了一层的田螺壳,数目估计一百颗是有的。

    在驾驶座位上坐的是一个很精致的女人,与后边男人的粗鄙形成对照,就让她显得更加精致了。

    “金钟,你一定要吃的车上都是吗?”

    “嘿嘿,有你这样一个精致的女仆,我还担心什么?你不觉得很奢华吗?在价值上百万的豪车里,将田螺壳仍在过万元的汽车内饰上,这是如何一种体验?哈哈,好了,一会忙完了你来打扫吧,说点正事……成海佳慧,你认为你的姐妹武藤香炎是否能成功?”

    “哼!你要是让她直接出手干掉这小子倒是简单点!”

    “现在是和平年代,你看看七大家族哪一个不是在框架内办事?明显犯法杀人的勾搭不是说不能做,但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去做的话就没意思了,而且......这么有意思的一个小子,动粗实在无趣!楚红小姐这两年可是很安逸的,忽然挑选了这样一个男人和她后爹叫板,你不觉得很不平凡吗?让我们来慢慢的玩一下吧。”

    “有趣?他的资料你不是都看过了吗?不过是一个穷小子罢了,有些小聪明而已,我感兴趣的是他和秦家的关系,我派去的人并没有得到所有的资料,他们刚刚调查的深入一点就被秦家的人发现,这小子一定和秦家有关,所以我去查他才引出了秦家!”

    “嘿嘿,他本身也不简单,刚刚侧头看过来,他已经发现我们了!”

    “发现我们?这怎么可能?”

    “这就是我说的好玩地方,我们这辆车也算改装过的,隔音,玻璃窗也是单面镜,他不可能看得到我们……可是我确定,刚刚他确实看着我们的车足足三秒钟,不是我们这边,而是目光就锁定了我们这辆车!之后脸上就有了笑容,你说他是不是很有趣?你猜他又是如何发现我们这辆车有问题的?”

    成海佳慧深思了一会,却是想不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