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79章 夜贼
    对齐浩来说,这确实也算是一个特殊的经历。

    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凌晨三点多,和楚项花这样的女人走在石头巷的小路上。

    “原来你住这儿……”

    这个院子距离齐浩住的公寓很近,只五百米。

    “走吧?进去坐坐?家虽小但也是家……而且放心,我们不会发生任何关系,除非你用强!”

    “如果不去,倒显得我怕了你。”

    齐浩终究是走进院子,进入了楚项花的小家。

    一进去最吸引人的是那些络什么都能查到吧?”

    “嗯,但我还是喜欢成本的书,拿在手上踏实。”

    “这么多放在这里,买来也要花很多钱。”

    “花钱上我从来没有控制,我是一个开了工资三天内就能花光的人。”

    “三天?那你如何度过剩下的天数?”

    “坚持,我认为人只要饿不死,总能活下去,并且明天会更好。”

    齐浩不知道楚项花说这番话的诚意有多少,却看到她的脸色微红,似乎是有些拘谨。

    楚项花也发现了自己的表情不自然,于是道:

    “你是第一个走进这家的男人,好好看看吧,这就是我的现在和过去,等离开这里,这个家就没了,现在的楚向花也不复存在。”

    “你是想说,等你离开了这个家,意味着你也出卖了你的身体?”

    “或许……”

    楚项花刚说了两个字,从隔壁传来吵闹声,很清晰,是夫妻两个人在打架,女人哭得很凶,男人不停的骂。

    “没办法,这里不太隔音,四周说点什么话都能听到,习惯就好了。”

    楚项花已经把房间整理了一下,其实原本就很干净,她只是将内衣收起来,把书重新堆放整齐。

    齐浩看了一圈没地方坐,就直接坐到床上,床很软,也很温暖,还有一股香味,齐浩提着鼻子闻了闻。

    “流氓,闻什么呢!”

    “你的床……很香。”

    齐浩说话间直接横躺到了床上,果然枕头也很软。

    “喂……我只是对你有那么一点好感,仅此而已,你可不要误会。”

    楚项花皱眉,瞪视齐浩,脸色有了一些变化。

    她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齐浩带家里来,或许就只是因为他把自己从胖虎身边拉走了?

    迷惑胖虎固然是一个能够快些走向成功的方法,但楚项花从内心来说其实很讨厌胖虎,所以齐浩把她拉走,她是不生气甚至有些庆幸的。

    毕竟还是个姑娘,想和做是两码事。楚项花觉得有个缓冲也好,可以让自己琢磨下是否还有其他选择,原本以为今晚就要失身,如今没有就算是齐浩的功劳。

    因为心里的这些想法,楚项花就把齐浩带入了自己家,却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躺在那里,没有走的意思。

    或许他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静?楚项花真的没有想法要和这男人在床上如何如何。

    “或许你不相信,但我此时真的只是对你这张床感兴趣,借用睡一觉没意见吧?已经三点多了,好困。”

    齐浩的声音越来越慵懒,越来越微弱,最后似乎真的睡着了。

    楚项花真是觉得可笑,竟然说对床感兴趣?如果她相信,那她就是个傻.b!

    房间里是有个小折叠凳子的,楚项花就坐在上面生闷气,暗道真是引狼入室了,自己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已经是傻死了。真是多余的情绪,明明知道他是个小农民,干嘛还对他感兴趣?这种无聊的好感最没意思!

    楚项花痛定思痛,觉得以后一定不能如此散漫,更不应该和齐浩这样的人有过深的接触,虽然他看上去很有趣,虽然他看着很帅......

    女人的目光停放在男人的脸上,看得久了,就有些累了,困了。

    当困得无法忍受的时候,她无奈之下只能关灯爬上床,躺在了床的一边,幸好齐浩也是躺在一边,给她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楚项花提醒着自己,她只是要躺一会,不能睡着,身边可是还有个男人呢。

    可只是十分钟后,她就挺不住了,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分,瞌睡越来越重,于是在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之前,楚项花就想,或许把自己这样给了楚齐浩也不错,没有仪式,没有目的,不会怀念,可以忘记......

    所谓的第一次其实没那么珍贵,世界上只有小男生才会在意这种东西,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在乎。

    记得上学的时候,那些女生总是很轻易的就交出去了第一次。

    一根棒棒糖,一封情书,一束鲜花,都能成为她们被别的男孩睡了的理由,所以这东西真的没有那么珍贵啊......

    这之后楚项花呼吸的越来越匀称,而原本呼吸匀称的齐浩却没了声息,睁开了双眼。

    黑暗的房间中,他的眼睛明亮而幽深,已经毫无困意。

    之所以赖在楚项花的床上不走,当然不是想要占便宜。

    齐浩的听力异于常人,而这边的房子又不隔音,因此在进入楚项花的房间后,他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在汉东这样超级发达的一线大城市中,隐藏着许多外地人,人们原本来到这里并非为了谋生,而是为了梦想,希望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

    可大都市的喧哗与繁荣,往往能够让那写曾经怀揣梦想的人,变得失落,变得阴暗。

    如同楚项花这样的出租房,其实和山鸡之前住的差不多,一个院子几十户的房屋,都是出租客。

    楚项花这间在一楼,而就在她的楼上一个小房间里住着两个男人,二十岁出头,来自外省,一直没找到正经工作,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去偷,并且慢慢的精于此道。

    习惯了不劳而获的生活,也就只能这样活着了。

    齐浩进入楚项花家门的时候,乔三正在和王大斌一边喝酒,一边吹嘘。

    “哥们上个月偷了一套苹果套装,手机和电脑,打包卖了五千块!其实早有钱可以从这破房子搬出去了,知道为啥我不愿意走吗?”

    “为啥?”

    “咱这石头巷可是宝地啊!你看那些大学生,他们在学校里是天之骄子,可是离开学校那就是见不得光的老鼠!他们找工作比咱们还难,高不成低不就,最后就只能一直住在跟咱们一样的地方,也就是这石头巷里!最可怜的是那些女生,原本跟对象一起住着,大学毕业后人家男的一走,她们无处可去,就只能自己一个人住着。嘿嘿,前天我就碰到一个,撬开门进去我明显知道那女人是醒了,可是她一动不敢动,我就在屋子里打开灯,然后把她的好东西全都塞到包裹里,她蒙着被子装睡,一直没起来。我隔着那背子对着她胸上一阵乱摸,后来听她哭了我才跑,真是刺激啊!”

    “真的假的?是tm好刺激,你胆子可真大!我撬开门进屋如果遇到有人,那就立刻走了,你竟然还敢开灯?蒙面了?不怕被看到脸?”

    “没说那女人蒙着被子吗?她比咱们怕,就怕看清了咱的脸然后被灭了口!哈哈!”

    “哎,一群软蛋,刚开始偷的时候我是真害怕,如今也发现了,被偷的人其实比我们更怕,不都说邪不胜正?纯粹的放屁,这正怎么能压得过邪的......乔三,我忽然想起件事,你知道楼下那女的不?”

    “谁?”

    “就那个大长腿,超级漂亮那个!”

    “哦......我艹,别提她,一提这妞哥们就有反应!”

    “是啊!艹,这女人真漂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落难到这边!三,你要真有本事,带着哥们去把她偷了,就她那看上去浑圆浑圆的一对兔子,哥们要是能捏一下,死了也值!”

    “可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你这死脑筋,咱们偷了她,玩了她之后去城西啊,那边也乱的很,我认识几个道上的兄弟就是在那里混的,每天都能偷个千八百!”

    “真的?那是不错啊,行!咱喝着,晚点下手,搞她一炮就走!也先别去城西,玩女人罪大,搞完了咱们先去乡下快活几天,风头过了在回来!”

    ……

    齐浩正是因为听到了这些话,所以才赖在了楚项花的床上没走。

    他没心没肺的睡了那么一小觉,当楚项花的房门出现动静之后,他就醒转过来,并且完全清醒了。

    古人说色是刮骨钢刀,果然不错啊。

    它能让人挺而走向,能让人不顾及人间法度!

    齐浩觉得挺郁闷的,他与楚项花有什么关系呢?一而再再而三的保护着她的清纯,却不知道这副身体未来到底是属于谁的?

    忽然,门外发出大的响声,好像是锤子落地的声音,这也惊醒了楚项花。

    楚项花猛然坐起来,听了下门外果然是有响动的,这让她心惊,侧头来看,月光下齐浩正张开着眼睛,微笑看着她。

    “来吧,躺着,两个小毛贼,看看他们想要干点啥。”

    齐浩的声音很轻,刚好能被楚项花听到。

    楚项花如同一个被惊吓的孩子,几乎是毫不犹豫躺了下去,躲入齐浩的怀中,身体竟然在颤抖。

    “嗨,看你吓得,终归是个女孩,还想要征服世界呢?”

    齐浩觉得挺好笑,这样的楚向花别有一番味道,她的恐惧让齐浩怜惜。

    “你是不是早知道有人会来,所以才留下的?”

    撇了撇嘴,齐浩心中一时的柔情破碎,女人太聪明果然没意思,他还是喜欢笨一点的。

    这时,两个小贼终于撬开了门,进入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