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78章 如果是对手
    汉东地下城其实非常出名。

    原因无他,因为这是一座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建筑结构群。

    十年前结构群出现之后,曾经被世界各国媒体争相报道。

    十年后的今天,汉东人民却不太喜欢提起它。

    白天时这里就只是热闹一片,到了夜晚这里却是乞丐,站街女,流氓,非主流新人类,朋克爱好者的聚集地,非常的混乱。

    管理方当然也想了许多办法来管理这一块,配合地区民警严打的时候好那么一个月,然而所谓的严打不可能一直进行下去,管理力度消弱后,这里就又混乱起来。

    长此以往,地下城不可能废弃不用,一种默契就形成了。

    只要躲在黑暗角落里的人们不太过分,那么乱就乱点吧。

    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地下城夜晚的大军中又多出了一群联防队城管四处游荡,看似无所事事。

    市民大多认为这帮人没什么鸟用,都是吃干饭的,却不知道正是有这帮吃白饭的人大晚上不睡觉四处乱逛,才让地下城没有太多暴力案件发生。

    社会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社会悲情主义者,会无情的放大社会上的黑暗事件,其实所有事件的执行者都一样是人类。

    那些没心没肺黑心的是不少,但相对于良心好的人还是少数。

    只不过许多时候善良者害怕邪恶者,既然怕了,也就助涨了他们的威严,成就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传说。

    齐浩拉着楚项花跑出去一个街区,在进入地铁口附近时终于被一堆城管拦截。

    “搞什么呢?跑什么跑?”

    一个城管大声喊叫,齐浩停下,楚项花解脱,累的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儿,但还是努力的抬起头看了一下,发现拉着她疯狂跑动的人是齐浩,先是震惊,之后哈哈笑出声。

    “同志,没跑啥,带着我朋友过来坐地铁呢。”

    齐浩淡定的解释着,一队城管全都把目光放在了楚项花身上,之后被她站直后展现出来的曼妙身姿和绝美容颜所震撼,看的呆滞了双眼。

    楚项花很努力的点点头,之后继续笑。

    在城管的要求下,两人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们看,核对无误后领头的城管一脸怨气的对齐浩道: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女朋友这么好看,你不在家躺床上抱着,带出来四处跑干啥?地下城这么乱,真被人抢去我看你哭不哭,快回家吧!”

    这话虽然粗鲁,但心是好的,齐浩谢过他的好意,带着楚项花进入地铁站,找了个长椅坐着。

    汉东之大表现在诸多方面,全国现在拥有地铁的城市也有破百的数目,而在夜间地铁依然开放的城市却并没有几个。

    不过晚上毕竟是人少了,汉东地铁一小时一次,地铁站里也并没有多少人。

    楚项花终于是让自己呼吸平稳,然后瞪向齐浩道:

    “你坏了我的好事!怎么陪我?”

    越是与楚项花接近,越是能够感受到她的不平凡。

    楚相花的这个计谋看上去应该是酝酿好久,齐浩原本以为自己将她拉走,她一定会发火甚至发疯,可是没想到这女人就只是这样,一脸娇柔含情脉脉的盯着他,那眼神,那身姿,那微微的喘息,分明就是在勾引自己,哪里像是真生气的模样?

    “楚小姐,反正我是已经破坏了,而且我还告诉你,我齐浩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清河村的村民。并且为了创业,我还和一位朋友借了一百万,就是说我现在不但一无所有,还是负债经营。我什么也给不了你,更没办法赔偿你任何东西。”

    齐浩不想在楚相花面前装深沉,不想让楚相花被他转移了情绪,对他抱有幻象。

    楚项花愣了一会,良久后才幽怨的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你干嘛还要来多管闲事呢?不会是爱上我了吧?齐浩,跟你说,这是为你好,千万千万不要爱上我,因为我是一个不会去爱任何人的女人,我只爱自己的梦想,为了实梦想,我甚至连自己都不爱,何况是别人?”

    “我就是搞不懂你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那天跟你视频通话的时候,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而且说的很准确。我的梦想就是要一段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人生,好不容易才来到这个世界上活一次,我不想碌碌无为,不需要什么金钱啊,名声啊之类的!我认为这些都是对于人生的限制,并不能作为梦想!我想要的......可能就是折腾吧!我要让这个世界因为我的到来而变得不同,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自己是白活了,因此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万死不辞!”

    普通人真的很难看透楚项花这样的女人,她显得有些幼稚,人生不就是那样吗?

    长大,结婚,生子,养育,最后变老直到死去。

    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活的,很多人也很幸福,很多人也很安逸,为什么楚项花就不能这样?

    齐浩自然属于能看懂楚项花的一个,他只是不知道楚项花为什么要这样,于是觉得有些惋惜。

    可悲的是,齐浩知道自己此时对楚项花惋惜的情绪,在她眼中可能一文不值,只是懦弱的表现。

    两人沉默了一会,齐浩才开口道:

    “你还是要去找那个胖子?”

    “或许那个胖子会来主动找我也说不定,可能他想问一问到底是谁把他打晕了。”

    楚项花本是一脸幽怨,这句话说完却又傻笑,看上去很单纯。

    齐浩看着她微愣了一会,然后暗骂自己没用。

    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为什么还要接近?为什么还要被诱惑?

    哎!算了算了!

    他毕竟是齐浩,而不是普通的男人,不就是一个危险的女人吗?只要他足够强大,被诱惑了又如何?

    “你真的只是农民吗?”

    “当然,原本我就没有欺骗过你,只不过当时我没有说出这样的身份,失望不?”

    “不,你越是普通其实我越高兴。”

    “为什么?”

    “因为那样你就不会成为我猎取的目标,我难得看什么人是顺眼的,你算是一个,我不想让你成为一只猎物,然后被我杀死!”

    “切,还真以为你自己很厉害?我承认你的计谋确实非常巧妙,对胖虎的诱惑极大,但人家也不是普通人,你进入他们的世界,未必就能成功。”

    “我不在乎成功与否,但不入虎穴的故事你不会不懂吧?而且这件事对我来说也不是一定要去做,只是一个小小的游戏罢了。”

    齐浩觉得楚项花这句话说的真是有些丧良心了,都想要以人家小妈的身份入驻去玩宫心计了,还尼玛的是小游戏?

    楚项花笑的依然那么单纯,她侧头看向齐浩,看了一会才轻声道:

    “你应该听到了我刚才和胖虎说的话,其实那些都是假的。”

    “假的?”

    “恩,上华建设是有个叫做赵上华的总经理,我只是与他见过一两次,根本不算熟悉。所以,我说他是上华建设有限公司拥有人贾商祺私生子的这件事......是假的!我只是在欺骗胖虎,只要他相信了我的话,就有可能让我计划得以实现,所以......赵上华到底是谁的儿子根本不重要,我也不知道。”

    艹!

    齐浩目瞪口呆!凭借他的聪明才智刚刚愣是没看出这女人说的是假话。

    妈的,这小妞不但聪明,而且是胆大包天啊!

    她就不怕胖虎去调查?哎,这件事想来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胖虎有了疑心,那么他不会去打草惊蛇,毕竟他老爹身体不好,留给他的时间不多,楚项花正是利用这一点作为突破口,真的是高人!

    在并没有掌握任何局面的前提下,她就敢兵行险招,不成大不了是被胖虎狠狠收拾一顿,她不在乎,就算是卖去国外做奴隶估计她也有办法翻身。

    而如果成功,如同她所说,她将进入上华建设,然后在胖虎的眼皮地下重新构造起上华建设的供应链网络,到时就算她让胖虎获得继承权,上华建设估计也就被架空了,弄许多客户都会被楚项花抢夺。

    有了客户,有了原材料的供应,楚项花随便注册个企业就可以取代上华。

    如同她所说,上华是一个传统经营模式的公司,能够成功并不容易,一旦被瓦解了原有的业务进出渠道,也就无法发展下去。

    不深想不知道,这一想齐浩都觉得汗毛树立!

    他还是看不透楚项花,她可能比蛇蝎还要毒,谈笑间杀人与无形,与千里。

    如果作为自己的对手,自己可能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吧?

    不过,如果人生里能有这样一个对手,或许也是一种不平凡的经历。

    那么楚项花很难降服,郭香玲呢?那也是一个狠人,而且是朱雀命格!还是要把她快点搞定才好。

    忽然,一只黑色的鸟从眼前飞过,吓了楚项花一跳,齐浩却是没反应。

    “那是啥?乌鸦吗?”

    “恩。”

    因为晚上人少,所以刚才齐浩让深渊飞入了地下城,转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当然许多店铺深渊是没办法进入的,它只是在地下走廊里飞。

    既然没什么发现,齐浩今晚也就打算放弃了,以后让深渊没事飞到高空去俯瞰全城好了,它的视力非常优秀,在很高的地方也能看清地面上发生的事,齐浩相信只要这群灵噬者还在汉东,他就总会有所发现。

    “好了,如今已经很晚,不如我送你回家吧?你好像说是住在大学城的?我们应该刚好顺路。”

    “可是胖虎的衣服还没送去……”

    “明天快递!或者你明天去给他送去,总之今晚不行!”

    楚相花被齐浩拉着走,在后面她能看到他的背影。

    忽然有了些感动,这么多年似乎还没人这么护着他。

    而这种感动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如果她真的能因为这份感动而去放弃什么,那她就不是楚项花!而是如同天下间所有的普通女人一般了!

    她就算死……也不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