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75章 猜牌
    没经历过都市夜晚酒吧的狂欢与堕落,永远都无法想象那里面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群妖魔。

    齐浩呼吸有些凝重,主要是楚红接近后带给他的压迫感。

    男人和女人太过接近,无论爱与不爱总归会被诱惑,这只是一种自然规律而已,属于大多数动物的本能。

    微微摇头,齐浩道:

    “不知道,会很过分吗?”

    “恩,一定会!如果是金南翔的话!……他的家族并不大,但是在汉东的圈子里,他很出名,就因为他在夜场玩乐的疯狂,许多阔少都喜欢和他一起出来玩,因为玩的都是激情的,刺激的!我......我也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偶尔这样出来玩玩,其实挺好的。”

    “哦......”

    齐浩来不及说太多,这时金大少已经在对着七妹发号施令。

    “我来把这个碗倒满酒!哈哈,七妹,你去跪在茶几上,不许用双手碰触碗,身体不许离开茶几,然后把碗里的酒喝光!注意,如果把碗弄翻了,并且没有喝光里面的酒,那可是不作数啊!”

    众人听后眼睛全都亮了起来,看看七妹那小短裙,站着几乎都会走光,何况是跪到茶几上。

    七妹也是能玩的开的,听了金大少的话先是对他一番鬼叫,之后就大大方方的让周围所有人安静,然后妖娆的爬上了茶几,双手搀扶着桌面,双腿跪在上面,然后爬动着让身体在大茶几上转了一圈,仿佛是一件正在向人们全角度展示的商品。

    人们当然看到了七妹的诱惑身姿,也看到众人想要看到的一些姿态,立刻全都兴奋起来,在包厢内部音乐的响彻下欢呼出声,有几个男的已经起身脱下了他们的裤子,穿着四角短裤将长裤拿在手中疯狂摇摆,气氛燃烧到顶点。

    而这还不算完,当七妹跪趴在那里喝碗中酒的时候,那身姿暴露的更加彻底,气氛的顶点自然又燃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楚红看的终于是娇羞了,脸色红的更加异样,她把身体更加靠近了齐浩一点,齐浩只能把自己的胳膊让出来,让她镶嵌在怀中,然后把那只无处安放的胳膊落下,抱住了她的肩膀。

    “堕落不?”

    楚红忽然回转头,目光炯炯有神的看向齐浩。

    齐浩低下头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脸,愣了一小会神才道:

    “还行,你......有心事?”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让自己沉浸在这种堕落里?”

    “因为无事可做。”

    “......”

    “你不懂我们这些人的追求......反正在没人关注我们的时候,我们喜欢这种氛围,就好像一场角色扮演的游戏。

    比如那个七妹吧,城东建材市场知道吗?她爸的!别看家族实力跟我们比不了,但她也算是真正的富豪,独生女,每个月从父母那里得到的零花钱就几百万。

    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里都是很傲娇的,在许多同龄人眼中都是女神!

    这就是一种压力!

    而到了这个地方,我们都明白各自的身份,都知道眼前的家伙们是同类,所以可以肆意的放纵堕落!

    此时的七妹不需要再去做人们眼中的女神,她就这样如同一只狗一样跪在人们眼前,低着头去喝酒,这就像是……角色的扮演?

    这就是一种解压!

    从这间房子离开,不会有人去把她今天的行为传播出去,这是这个圈子的潜规则!

    那些男人们会把他们睡女人的视频散播到网上,却绝对不会把七妹此时的举止用手机记录下来去传播,一旦这样做了意味着他将会被这个圈子抛弃!

    齐浩,你觉得如何呢?这种人类你可曾见过?你喜欢吗?”

    “我?谈不上喜欢吧,不过也挺有趣。”

    说话间,齐浩端起了桌面上的酒,一饮而尽。

    他懂了楚红,知道她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自己,已经将自己的分数打为-101,却在这时还会亲昵的趴在自己的怀中。

    这或许也是一种放纵的解压吧,一种角色扮演。

    那么此时的自己对于楚红来说,不过是一个用来放纵和发泄的道具。

    离开了这个包间,自己依然是自己,在楚红心中依然是个不太喜欢的-101分男人。

    这是一种小土豪妹妹复杂的心理情绪,齐浩觉得自己能够看懂,也算是挺厉害。

    七妹的惩罚结束了,金大少为自己抽出一张扑克牌,竟然猜对了,于是下一个就轮到楚翘。

    房间里动听而充满诱惑味道的音乐依然在播放着,人们却安静下来,其实所有人都不太了解金大少带来的这位美女朋友,她很少来参加这样的活动,金大少也从未透露过她的身份。

    然而大家都是火眼金睛,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绝对不平凡!

    并不是因为她是所有女人中最美艳最有气质的,而是因为金大少对这女人表现出的那一丝敬畏,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这里的人都是人精,所以都看的透彻!

    好像说这女人的老家不是汉东,那么如果她不是汉东的豪二代,应该就是来自其他省份的吧?家中一定非富即贵,有着很厉害的背景!

    金大少抽出了一张扑克牌放在桌面上,嬉笑着看向楚红道:

    “红,猜猜吧,是啥?”

    楚红这时是全身都靠在齐浩身上的,她脱了鞋子,双腿并拢放在沙发上,看上去很慵懒。

    这种暧昧的姿势不算什么,就算不是情侣,在这种环境下男女也可以搂搂抱抱,所以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多想法。

    可金大少的眼中却是透露出一丝对齐浩的怨恨,不明显,齐浩却能敏锐的发现。

    “喂,-101,你说说!这一张牌是什么?”

    “黑桃2。”

    齐浩想也没想直接说出。

    “啊?连牌色你也能蒙对?胖虎,去看看!”金大少的口气有些意外。

    叫做胖虎的男人就是那全身好几百万行头的家伙,他喘着粗气弯腰过去用肉呼呼的手将扑克牌拿起来,果然是黑桃2。

    楚红趴在齐浩的怀里惊讶的娇笑出声。

    “呵呵!太好了,不需要惩罚了!”

    “不行不行!他一定是看到牌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连牌色都知道?我换一张试试!”

    说话间金大少又抽出了一张牌甩在桌面。

    “红桃q。”

    齐浩不等他问就直接回答。

    其实在金大少洗牌的时候,齐浩就使用了心算罗盘的能力。

    将房中风水,景观全部考虑在内,也计算着已经抽出的牌,而且通过墙壁上围绕一圈的玻璃装饰墙壁,他也看到了金大少洗牌后扑克牌的排列顺序。

    所以其实无论金大少如何操作,齐浩都能看透这幅扑克牌。

    这一下,包房里的人们终于是震惊了。

    一次能够猜出来可能有些猫腻,而第二次大家都注意了,齐浩是绝不可能偷看到牌的,那为什么他能猜出来?

    金大少的脸色变化的有些铁青,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玩这个游戏只是想要与楚红互动。

    如今齐浩竟然两次都让楚红逃过惩罚,金大少这游戏玩的岂不是毫无意义?他也就成了笑话!

    金大少是要面子的人,自然不能就这样认栽,他冷下脸来,瞪视齐浩道:“小子,别以为你是红妹的朋友我就能容忍你!大家出来玩就要玩的起,你作弊是什么意思?”

    楚红哈哈一笑,竟然忽的伸出双手抱住了齐浩的脖子,然后对齐浩小声道:“完了,人家生气了!看你怎么办!”

    齐浩真想抱起楚红来把他扔到河水里。

    真是没一个省心的,楚翘看着老实却能告诉自己偷窥的事件。楚红平时表现的也正常,如今喝了酒不但缠人和自己搂搂抱抱,现在搞出了问题还坐视不理。

    哎,真是大小姐的品性尽露啊。

    好吧,自己好几万的酒也喝了,这个场子总要接下来,楚红是楚老蔫的闺女,他总是要护着的,不能让他们随便乱玩些游戏。

    齐浩不是死板的人,自己内心里也有许多弯弯绕绕的想法,然而他认为女子还是不要太放的开才好,在自己男人面前无所谓,这一大群男的,如果让楚红如同刚才七妹那般撅着屁股到茶几上趴一圈,齐浩不看到也就无所谓了,看到了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么近的距离,那么疯狂的姿势,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看了,这怎么能行?

    歪着脑袋看了看金大少,齐浩淡然一笑,打了个哈气道:“少年,知道什么叫作弊吗?”

    “怎么说?”

    “被你抓到知道我如何操作算作弊,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能看穿你手上的牌,那就叫技术,就叫实力!你如果不服气,再抽三张牌来看看,随你怎么防范,只要我能猜出来那就是我有本事,对不对?”

    “好!算你狠,不过我要换牌!”

    金大少真是被齐浩气到了,因为齐浩说的很对,自己要知道他是如何操作的才算作弊,如果找不出原因,那怎么能算作弊呢?

    “随你换牌。”

    齐浩懒得废话,微微闭目,九阳真气集中,心算罗盘开启,就算不睁开眼睛房间中的一切也是了然于心!

    气恼的金大少已经让人重新拿了一副牌来,然后更换座位到了齐浩的对面开始洗牌,眼睛不离齐浩的眼睛,足足洗了三次牌之后觉得万无一失,这才从中拿出三张牌放到桌子上,冷笑道:“来吧,你要是能说出这三张牌是什么,我就叫你赌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