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71章 这是一场战争
    蹲在人群里,揪心的齐浩忽然觉得一个冰凉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回头一看是楚翘,正关心的看着自己。

    “哥,你别害怕……没事儿,我们会被救的。”

    刚刚被抓来有一个过程。

    刘艾影和其他三个女人冲上顶楼,开始在各个房间里边抓人出来。

    齐浩所在这个房间门被打开后,齐浩见到了刘艾影自然心惊,所以看上去有些木呆呆。

    这让楚翘认为齐浩一定是害怕了,毕竟那女人出现的时候全身是血,瞪着双眼的模样是很可怕!所以齐浩被吓傻。

    楚翘也很害怕,但还是想要安慰齐浩,她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原则,管齐浩叫了一声久违的“哥”,她觉得可能叫哥对齐浩来说会是一种安慰,从小到大以前的楚翘都是如此称呼齐浩的。

    齐浩更郁闷了,害怕个鸟,他只是郁闷。

    刚刚没第一时间出手也是想看看事态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

    想要带楚翘离开一点难度没有,只是这边的六百多人质怎么办?自己可没办法同时救下这么多人,能够将四人秒杀吗?齐浩没这个自信。

    一会之后齐浩更加没自信了,因为又进入大堂三个灵噬者,这次是三个男的,穿的都是残破不堪,果然如同齐浩所想都是乞丐。

    齐浩更觉得自己之前在清河村遇到的那个乞丐应该也属于这个团体,看来他们背后的首领野心很大,从汉东到下面乡村都有在制造灵怨者。

    哎,以后的生活没那么悠闲,作为一名灵医,齐浩没办法看到灵怨四起而袖手旁观!

    如果这个城市里有很多的灵噬者,那么假面侠夜行,深渊鸟环空的场面估计每天都要上演了!

    齐浩安慰的拍了拍楚翘的手,示意她不要慌张,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到七个灵噬者身上。

    “这一次真是玩大了!首领让我们隐藏行踪的,是谁露了马脚?”

    说话的乞丐看上去已经五十多岁,双眼微红,脸色狰狞,嘴巴一直张开,口水不时的滴落下来,似乎比正常的粘稠,而且颜色偏黄,整张脸看上去有些让人惊恐,爆发期灵噬者释放了灵怨气息后都是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齐浩司空见惯。

    “血猿,是痋!她在清河村杀了两个人留下了线索,警察去我们的足浴店查了,之后不久又来了三个高手,应该就是你口中提过的第七科!”

    一个女人说话的时候指着刘艾影,显然在他们内部中刘艾影的名字就是痋,直接用了二品大灵的称呼。

    而血猿是一种三品邪灵。

    潜伏期寄主表现出精神恍惚,记忆力下降;

    影响期时而出现昏迷症状,昏迷醒来后就会短暂失忆,有血缘排斥行为,越是与之血缘亲近者,越是会被他讨厌,甚至诱发血缘伤害。

    爆发期表现出异常血亲杀戮行为,即使相隔十代,他也能在人群里嗅出自己远亲的味道,然后一定会去杀之。

    之所以叫做血猿,是因为他的动作敏捷,手指骨骼在爆发期变得粗大,指甲锋利如铁,竖直的墙壁也是说爬上去就爬上去毫无难度,除此之外他的力量也很暴躁,真的就如同巨猿一般的厉害。

    听说是刘艾影暴露了自己这一组人的行踪,血猿很是气愤,猛跳而起扑到了刘艾影身边,之后伸出手抓着她的头发,一拳打在脸上。

    刘艾影痛的张开嘴巴对着星怨咆哮,如同野兽,可也只是叫了两声气势就弱了许多,品阶上的差异让她对血猿惧怕,所以收起了灵怨气息。

    这很正常,灵噬者一般不会抱团,本身也是敌人,杀死对方,吞噬了对方体内的灵怨,可以让自己变强,灵怨与灵怨间为了增强实力血拼的事情在异世界时有发生。

    看来在这个世界里,这种事情可以被控制,躲在他们背后的首领就成功的组建了一支团队。

    血猿果然放过了刘艾影,并没有杀死她,刚才的殴打只是一个小惩罚。

    起身后血猿对方小丽道:

    “幻樱,既然已经这样,那我们就陪着他们玩玩!你们都是加入组织没几年的,还不知道我们敌人的实力如何!这次就当锻炼吧!外面的三个家伙很厉害,他们又找了许多特警过来支援,现在楼下已经被包围,不过我们手上有这么多人质不在乎,哈哈,既来之则安之,先来享受杀戮之夜吧!去告诉他们谁也不准进来,明天早上我才会和他们提出条件交换人质,今晚先让我玩个痛快吧!”

    齐浩翻了个白眼。

    灵噬者的世界观果然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总要把人类当做天敌,然后去折磨消遣杀戮呢?以前的世界是这样,如今的世界还是如此,真是无趣啊!

    那血猿跳入了人群里,随便找了个看着很丰满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扑倒她的身上,撕扯她的衣服。

    女人拼命抵抗哭喊。

    终于人群里有几个男人看不下去了,他们冲上来想要对付血猿,可血猿只是随便挥手几下,那些人的胸口就全都出现了半寸长度的指甲划痕,痛的他们向后褪去跌倒,再也不敢向前。

    眼看那丰满少妇就要被糟蹋,楚翘又急又怕,忽然感受到身边莫名空虚,侧头看去的时候,齐浩竟然不见了?

    怎么会?难道齐浩把自己扔在这里偷偷溜走了?

    ……

    崔宝山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单位的负责人全都有些懵逼。

    他们被派过来支援,只是说要听那个叫做唐布端的男人指挥,却不知道人家是什么部门,什么职位,大多数人还从没参加过这样的联合行动。

    从阵仗上来看是有些厉害,刑警,武警,特警全部实枪核弹,这栋大楼下面几层已经清场,到底是什么大案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这时打探消息的天佑回来,脸色苍白的道:

    “七个人,可能劫持了五六百名人质!”

    天啊,五六百?什么概念?全国近20年来也没发生过这种大案啊!这无异于是一次恐怖袭击!绑匪想要干点啥?

    天佑把崔宝山拉到一边道:“崔队?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和碎尸案有关?我们刚把案件报告递上去,关局就说不用我们插手了,回头刘艾影足浴店就被人砸了,我一个交警队的兄弟告诉我说,他看到一个大和尚大战两个足浴妹,那打的叫一个凶狠,跟武侠片似得!我刚刚上楼看到一个大和尚,正光着膀子擦拭伤口。”

    “行了,不该问的别问。”

    崔宝山皱眉,他的从警生涯里遇到过几次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国安的人在出手。那么这就涉及到大的事情了,地方序列的部门都要靠边站。

    崔宝山是个好刑警,不过也是一个中年人,没那么强的企图心,也就没那么大激情,知道这种场面一不小心是会死人的,他可以准备随时为国家显出生命,并不等于他明明知道危险还自不量力。

    所以既然有级别更高的同志去做事,他也愿意在外面当小兵。不会像天佑那样兴奋,仿佛这是什么大场面一样,不就是被抓600人吗?……崔宝山想到这里思维停顿,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一下汉东估计要出名了。

    ……

    大楼内部,叫做唐不端的男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已经与大和尚路痴,老头聂远,高大男郭宝来碰头。

    “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第九组黄门的队长唐不端,郭宝来你们都认识了,九组黄门副队长,我们之前原本是有另一个副队长带着十几个队员在此处的,两日前他们发现了所谓的线索,于是去追查,结果全部失踪,至今为止尸体都没找到!我也是刚到汉东,这几天陆续还会来好多人,这不是一个简单案子,毫不夸张的说,这是第七科与妖魔之间的战争!”

    大和尚路痴与聂远相互对望,脸上都有些震惊。

    聂远道:“我是九组玄门的人,我们队长也会来嘛?”

    “那不知道,不过如今在国内没什么具体任务安排的也就是第九组,组长亲自给我下达的命令,我想九组天地玄黄四门应该都会有人来,这足以说明事态之严重性!好了,情况介绍到这里,如今我的六个手下已经布置在五楼,加上你们三个和我,我们是十个人对付他们七个,外围还有许多兄弟部队的同志在支援,没什么问题吧?”

    聂远帮助大和尚包扎了背部的伤口,刚才他,路痴,郭宝来三人以少对多,如果不是唐布端的手下六人赶来支援,弄不好就挂了。

    聂远看向唐不端道:“作战方案是什么?他们手上有太多人质,刚才之所以我们没能冲上顶楼,就是因为那些人一边撤退一边疯狂的杀路人!我们被逼无奈只能停止追击。”

    唐布端冷冷一笑道:“我想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组长才让我立刻过来,主导本次的行动。我唐布端大家可能还都不熟悉,因为在所有人中我加入第七科的时间相对较短,之所以能够被委以重任,我想组长看上的可能就是我的狠辣吧?诸位,这件事没那么复杂,让特种部队上五楼四楼,接应跑出来的人,识别罪犯,而我们十个成员直接冲到里面厮杀就是了,与妖魔作战如果有所顾忌那是会死很多人的!快速的杀死他们,就是最好的解救人质方案,因此我们的计划是……”

    刚刚说到此处,忽然有人推门而入,道:“队长,楼上打起来了,战况激烈!”

    什么?正在开会研究的四人全都惊讶,是谁在楼上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