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68章 君心映我心
    别别扭扭的楚翘终于还是换上了齐浩拿来的安全裤。

    穿上后只觉得腿都麻了,因为上面竟然还有齐浩手的温度……

    当她好不容易克服了心里障碍,

    从体育馆一楼的一个小教室内走出来的时候,齐浩看傻了眼。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楚翘的身材。

    我去了......

    小妮子以前在村里真的很......怎么形容呢?楚老蔫从小也没饿到她,可是她看上去还是跟小男孩一样,十七八岁的时候还没什么太突出女性特质,怎么汉东待了三年,就成为这种妖精?

    皮肤以前没这么白嫩吧?难道说汉东的水比较养人?

    齐浩感叹了一会自嘲一笑,还尼玛神医呢,这点事都想不明白,这应该是因为三年来女性的内分泌系统调和了,所以才让小妮子从里到外变得如此的美妙。

    哎,女大十八变,楚翘是晚变了三年,当年十八的时候没成为一朵美艳鲜花,最多只是村花!如今二十一却蜕变成了鲜花中的魁首!及时在汉东这样的大都市里,也算是尤物了!

    “你......你看啥?”

    楚翘红着脸,站在齐浩身前抬着头与他目光对视。

    “看魁首。”

    “魁首?”

    “哈哈,开玩笑的,我刚才听到了你打电话,怎么听着都快哭了?”

    “哪有哭,就是比较着急,我们那个班长很讨厌,不让我回去取,我之前也不知道拉拉队服竟然那么短!”

    “你现在真不忙了?竟然还有功夫来当拉拉队员?”

    “这也没办法,政治任务,我们是普外科,以后都是要上手术台的,所以女生比较少,三个班级一百二十多人,就八个女生。”

    “啊?那么少?”

    “恩,可能赶巧吧,外科学院的其他几个专业女生也不少,就我们这个普外科,真是让人无奈。”

    “那什么专业女生比较多?”

    “还用问吗?妇产科呗,清一色的女生,男生就是宝贝。”

    齐浩嘿嘿一笑,有了未来选科的目标,反正他是要学满各科室全部学分的,那么选择学院分科并不影响未来他作为全科医生的资格,既然如此在求学阶段,还是身边有一群莺莺燕燕的陪着,那才够快活。

    说话间齐浩已经跟随楚翘返回了篮球场地边,那几个女生看到他们出来还在低声议论着,有大胆的就上前问楚翘,齐浩是何许人也。

    楚翘红着脸不知道怎么说,同学们可不知道她定过亲。

    这时女班长王子瑶冷着一张脸道:“好了好了,都集合排队吧,男生已经上场,咱们过去篮球场边,按照之前排练的舞蹈姿势去加油,只要我们的男生带球你们就去喊,可不能输给其他院的拉拉队!知道了吗?走吧!”

    齐浩发现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女生与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就不打算去管闲事了。

    看到楚翘不搭理自己,扭着小屁股归队,和其他女生一起跑去了篮球场边,齐浩就想转身离开。

    可在他转身的时候,目光却猛然停顿在了楚翘的胯骨上。

    她的这种拉拉队服,小短裙的侧面有拉链,齐浩的目光之所以停滞,是发现了拉链的问题,最上端的一颗纽扣已经断裂掉到了地上,如果楚翘没发现,蹦跳几下后这条裙子一定就会掉!

    到时就算楚翘里面穿了安全裤,估计也会丢大人,成为全场男生们目光扫射的焦点。

    双眉皱起,齐浩走过去将那掉下来的扣子捡起来,上面还牵连着几根线头。

    齐浩的目光何其锋利,只看一眼就确定,这线头是被动过手脚的,提前就已被切断了一半,楚翘系上扣子后随便动动线也就断了。

    脸色一下变冷,猜都不用猜,这场小闹剧应该是那个王子瑶搞的鬼。

    奶奶个鸡腿,看来楚翘的日子也不好过,竟然有这种心机婊想要欺负她?她以为楚翘是谁?那可是自己的前未婚妻。

    齐浩阴着脸走回到距离拉拉队没几米远的地方。

    他并没马上向前去把楚乔的衣服弄好,因为他还要观察一下,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个班长在做鬼。

    这时男生们已经在球场上来回的跑动,争抢着篮球,想要赢得比赛胜利。

    齐浩发现一边的小推车上放着一些物品,有水,有毛巾,甚至还有浴巾,都很干净,这些当然是给队员们准备的,等他们打完球下来休息的时候可以使用。

    发现没人看守,齐浩移动过去拿了一条浴巾放在手中,然后继续观察那边的动向。

    楚翘她们队是红色球衣,这时一个看上去还算帅气的男生带球上篮,球进了后王子瑶立刻欢叫。

    “蓝柯进球了!好帅!快点加油!”

    她的语气表现的过于激动,让齐浩不得不去怀疑,这小婆娘是不是与那小子有奸情。

    楚翘等人听了王子瑶的叫喊,自然也开始又蹦又跳。

    齐浩的脸色更冷了一些,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

    只是这样随便看看,齐浩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这件事可能是王子瑶主谋,但这个年级其他的六个女生一定也不是好东西,不是合谋最少也是知情者。

    之所以能判断出这一点,是因为在楚翘跳跃的时候,齐浩发现那六个女生根本没看篮球场,目光都锁定着楚翘的小短裙儿。

    哎,翘儿这丫头,因为和燕环走的太近,所以被其他女生妒忌到了?又因为她长得漂亮,也是让人妒忌的一个因素。

    所以楚翘在学校的日子看来过得很一般,除了燕环根本就没女性朋友。估计男性朋友也不会有,燕环不是说过嘛,凡是靠近楚翘的男生都被她赶走了。

    齐浩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还要多关注楚翘一下,毕竟自己是她大哥,是她的前未婚夫。

    人家燕环有她自己的圈子,不可能时刻跟楚翘待在一起,闺蜜真不是一辈子的东西,凡是跟闺蜜天天泡在一起的女人要么就是女性同爱,要么就是根本不幸福,只能和闺蜜抱团取暖。

    这时众女们期待的一幕终于即将上演!

    楚翘的短裙快速向下脱落,女孩们把眼睛都瞪得滚圆,举起双手似乎马上要拍手鼓掌。

    然而目光一晃间,她们什么也没看到,一条蓝色的浴巾已经飘过围在楚乔的臀围处,之后楚翘陷入了那穿着老土,长相帅气的男人怀抱。

    天啊!

    这一幕好帅气!

    这个男人怎么反应的这样迅速?

    英雄救美很俗气,可是这件事是王子瑶提前计划好的,大家都觉得一定能看到热闹!那么在楚翘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个男人竟然能够成功救美,真的不容易!

    楚乔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觉得屁股和双腿间一凉,大概过了三秒钟后她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裙子竟然掉了下去,而齐浩的脚正在自己的双腿中间,那条裙子就放在他的脚面上。。

    这一下楚翘吓得脸色苍白,可随即又发现自己并没有曝光,她被齐浩抱着,臀上裹着蓝围巾,缠绕之后成为裙摆,比拉拉队的短裙还要长。

    不等楚翘心理上有任何反应,真正的意外发生,王子瑶的裙子竟然也掉了......而且没人保护,里面那一条粉色的安全裤紧巴巴的缠绕这臀,有裙子遮盖的时候看不出来什么,裙子消失看着那叫一个火爆。

    一群打篮球的男生,附近围观的吃瓜群众们自然都被吸引,大家看的兴奋异常,喜笑颜开,等班级里几个男人跑过去用衣服帮着王子瑶遮挡了屁股的时候,她刚才一幕的照片都已经被人放在微信圈转发扩散了出去,这一次丢人可是丢大了!

    齐浩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弄掉王子瑶短裙上的纽扣,刮带着拉链接头的地方损坏,他只用了一根紫火银针。

    所以齐浩的目光并没有完全被王子瑶粉色的紧身安全裤吸引,而是穿过篮球场,跟随银针而去,它飞射出足足30多米,射入学校院墙上,入墙半寸,只露一个小头在外面。

    紫火银针作为暗器来用还是有些麻烦,扔出去要想着收回,一共就108针,是来自异世界的宝贝,不用消毒入体自清,还能合成为紫炎刺,如果弄丢一根齐浩都会心疼的要死。

    确定了它的落点后齐浩也就不着急了,脚用力,将刚好落在他脚面的短裙挑的飞起抓在手上。

    “短裙坏了,拉拉队员也做不成,你去换上自己的衣服过来加油吧,反正也差不多。”

    楚翘急忙点点头,没心思想太多,抓着围巾跑向体育馆,找那个临时的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球场上这时也终于恢复平静,六个女生反应过来,一起上去把王子瑶带走,也是去的体育馆,王子瑶也只能更换她自己的衣服。

    当七个女生再次出来之后,穿着拉拉队服的成员就只剩下六人,王子瑶不知道去了哪里,估计是没脸回来了,楚翘走到齐浩身边,一脸的复杂情绪。

    “你......你反应的真快,谢谢!”

    “客气啥?你这笨蛋,裙子被人做了手脚知道不?”

    楚翘刚刚也检查了自己的裙子,因此知道齐浩说的是正确的。

    她犹豫的摇了摇头,苦笑道:“一直这样,我刚入学的时候她们就喜欢抱团欺负我,后来和燕环成为朋友,燕环展示了一些她的背景后没人敢得罪她,那么她在的时候也没人敢来搭理我,不在这些人就依然对我没有好脸色,所以这种关系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下来,只是这一次比较过分罢了。”

    “想不想报仇?”

    “算了,刚刚王子瑶的裙子不也掉了吗?这算是报应吧,既然已经如此,何必在纠缠呢。”

    齐浩觉得此时的楚翘才应该是真性情,她其实原本就是个柔弱的女孩,只是偶尔才会脱线。

    “好吧,既然你不想报仇,那这件事也不能这么算了,我不来汉东无所谓,既然来了总要解决你的麻烦!咱们是乡村的孩子,身份背景是跨不过去的槛,你和燕环是好姐妹,她甚至愿意在你身上花几百万甚至更多钱,然而这些东西并不是属于你的,她的圈子你进不去,除非你愿意做她的影子,可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虽然看着老实,但内心绝对不是一个愿意失去自我的人。那么你就要有属于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朋友,现在是不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啊?我来帮你!”

    楚翘的心思原本正不安定,主要是短裙脱落的惊魂一刻还让她处于懵懂之中。

    而听了齐浩的这番话,楚翘的所有心思全都破碎了,仰着头,看着那一脸淡然的男人,竟差一点潸然泪下。

    三年的分别,她找他退婚,只是觉得他是个山村农民,与自己不会有共同语言。

    今日他的一番话,楚翘忽然发现,原来他竟然如此睿智,竟然能看透自己!

    她与楚翘好的如同亲生的姐妹一般,可是齐浩说的这番话,正是自己如今面对的最大问题,她不想成为燕环的影子!

    楚翘本以为没人会知道,可这个男人竟然懂!

    怎么会这样呢?

    原本以为与齐浩之间,是在错误的时候遇到的错误的人;

    那么现在看来最少从楚翘角度来讲,其实是——花容正茂,君心映我心!

    偏偏他们之间已经退婚,隔上了这样一条湍急的洪流......如果说一点也不后悔,那真有些自欺欺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