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64章 玉米地里总有些故事
    “确实没什么线索,但既然刘艾影的房间不是作案现场,我想应该就是野外吧?你想啊,分尸那么大的工程,如果不找个绝对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又怎么会完成呢?”

    “你这人真怪,难道还是认为凶手会是个女人?”

    “我可没这么说。”

    齐浩根本不想与楚红在解释许多,因为有些东西解释不清楚。

    普通的女人自然没办法有那么大的力气,可如果是爆发期灵噬者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齐浩之所以会考虑到这一点,并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线索,只是作为一名灵医的专业思维罢了。

    所以齐浩其实不想让楚红跟着自己,可楚红既然知道了齐浩的目的,又怎么会放弃。

    “喂,忘记在清河村的时候,我曾经救过你的性命了?你一定要带上我!算作报恩!”

    “切,还好意思提起,那次如果你不来,四个打我的人一个也跑不了。”

    “你就吹牛吧!”

    齐浩看出了楚红不会放弃的意思,有些无奈,却也只能任由她,反正自己出去小镇转一圈,也不见得真就能碰到什么危险。

    刘艾影住的北园旅店就在小镇最北面,继续向北走就是野地,有草丛,有小树林,差不多不到一千米远的地方就是一条河,这条河的就是与清河村那边的入海河相连通的,就是说在这里投尸可以飘到那边去。

    走在河边,楚红到有点紧张了,今夜真的是月黑风高,作为一个女孩子如果说不害怕,那一定就是内心中真正意义上的女汉子。

    可偏偏楚红却是外在感觉像是女孩子,内心里其实有点小女人的一类。

    这一点与楚翘应该是相反的,齐浩发现楚翘是个外表柔弱,内心诡异的家伙。

    如果把楚红和燕环拿来作比较的话,两个人倒是有些相似,燕环其实也是一个内心温柔的女子,只是她外在给人的表现有些高冷。若说两个人的区别......燕环的胸更大一点,楚红的腿似乎比较长,屁股......

    好吧!齐浩收回自己比较的心思,在黑暗里甩了甩头发,他才不是这样污的男子。

    只是黑暗里当楚红靠近的时候,齐浩还是本着爷们的真性情,用手扶住了她的腰,压低声音道:“别害怕,就是黑了点!”

    楚红这时候也不注意那些小细节,无论齐浩是多么的讨厌,毕竟他还是值得信任的,也算是同志了!

    所以即使齐浩的手不太规矩,在黑暗中她也没有想太多,甚至没太注意。

    “喂,咱们不能明天早上再来看吗?”

    楚红的声音要比齐浩还小,就仿佛黑暗里就有犯罪嫌疑人会偷听一般,而越是以为附近有人,内心的恐惧当然会越强烈,所以不需要齐浩指挥,楚红已经是依靠在了齐浩的身上,男人的呼吸与坚硬的身体,能够让她获得极大的心理安慰。

    “不是刚好有些想法吗,所以就急不可待了,你不了解我这个人,耿直!有了想法就想要去探寻真相!”

    “你耿直......哼,我就当你在说笑话!你跟我说说你的想法吧,这里真的太黑了,我想要分散下注意力。”

    楚红终于还是忍不住向齐浩暴露出她此时的小心思,她其实很想直接告诉齐浩,她现在很害怕。

    “嗯......第二死者死前也是喝了许多酒的,通过他身上的一些痕迹来看,死前还应该与女人发生过非常激烈的暧昧行为,那么这总是需要有一个地方啊?不在两个人所住的宾馆里,第二死者在中午十一点左右被分尸,那么白天也不可能是酒吧,我原本想吃饭地点可能是一个小饭店吧?然而饭店是无法做那种事的,所以弄不好他们是野餐了?找了一个野外适合吃饭的地方,一边喝酒一边调情!女人已经三十岁,男人才二十出头,这可是很香艳的,刘艾影六年前还是个不错的美女,所以能做比较高级的外围。六年后她三十岁弄不好依然在做这种事,可是三十岁无论她多么风情,也是年龄大了些,外围估计做不了,很可能就在大学城范围内的某一家足疗店按摩房中做事,因此有机会接触到了两个大学生死者。你要知道,她这种女人想要勾引纯纯的大学少男可是很容易的,回头要让汉东那边查一查......那么言归正传,我的一种直觉,刘艾影很可能是带着第二死者到野外吃喝,在一个很隐秘,不会有人能够去的地方,先喝酒,然后就在野外做男女之事,等男学生昏睡后,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凶器,杀人分尸投河一气呵成,很顺畅!那么刘艾影住在小镇最北边的旅店,这或许是一种选择,因为这里出城方便,投尸也就方便,她在有计划的杀人。因此她最可能选择的地点就是从小镇北边出来,距离河边不太远的地方。我们就这样沿着河寻找,你看看四周,你觉得哪里最合适作为这样一个地方呢?”

    “啊......天好黑,我看不太清,如果是白天作案的话,那片树林?”

    “不妥,树林中的树木太稀疏了,无法起到遮挡效果,要我看啊......那片玉米地倒是很好!”

    齐浩抬手指过去,在与树林相对的一面,河边确实有一大片玉米地。

    南方的玉米春季栽培一般都采用育苗移栽,二三月份下苗,六七月份就可收成,所以这一大片玉米地已经非常茂盛,下个月就能收割了。

    楚红眯着眼睛看过去,因为天太黑她之前还没发现这身后距离差不多五十几米远的一片玉米地,如今看过去才发现。

    “这里足够密集,可以遮挡外面的视线,将玉米杆子折断铺在地上就可以作为床让他们做那种事,而且也便于藏一些东西,比如人头!”

    原本楚红听齐浩说玉米地里男女做那事的话心中还有些抗拒,觉得齐浩说这些东西很讨厌,可是听到人头二字她却变得警醒,然后恐惧再次覆盖所有神经。

    “是不是怕了?要不你回去,我自己去找?”

    齐浩感受到了楚红身体的颤抖,好意劝说。

    “不,这么黑我不敢自己回去,你把我带出来的就要负责把我带回去!要不然,我......我饶不了你!”

    齐浩翻了个白眼,是这小妞自己跟出来的好不好?

    不过算了,反正保护她估计也不成问题,而且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还已经搂抱在了一起,也算是一种美妙经历了。

    齐浩觉得男人作为护花使者总不会吃亏的,便不介意楚红的无理取闹,继续抱着她的腰,向那边走了一会就钻入了玉米地中。

    进入玉米地又走了一会之后,齐浩也就放心了,他的听力强于普通人几倍,更远更小的声音也能听到,所以齐浩可以确定在这片玉米地里是没有其他人的。

    而只是走了一会,齐浩微微愣了下,快速拉住身边的楚红蹲到地上,压低声音道:“有人来了!”

    楚红一听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深更半夜的竟然还真的有人会如同自己和齐浩这样来钻玉米地?不会就是杀人犯吧?

    想到此处,楚红又是觉得害怕又是紧张,心情复杂至极,竟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这时候两个人其实已经走到了玉米地中心位置,正是玉米地中最隐蔽的地方,原本觉得应该安全,可几分钟中后他们知道错了,因为来到的这一男一女与他们的想法一样,也觉得这里很安全,所以他们停下脚步的位置距离齐浩两人躲藏的位置,只有不到三米远!

    “喂,你能不能把手机关了?这四下里这么黑,让人看到咋办?”

    那女人看着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应该是已婚少妇。

    “怕啥?你老公喝多了,我老婆在跟小姐妹嗨,咱们二十分钟完事就回去!”

    “我是说路人,万一有人路过看到这边有灯光怎么办啊!”

    “当然不会,这么多玉米挡着谁能看到?放心吧,我试验过。”

    “哼,看来你还是老手,以前也钻过玉米地吧?”

    “那是自然,老司机!要不然能半天就勾搭上了你个小浪蹄子?”

    说话间,他们已经脱光了衣服,男人将手机放在一边的地上,之后放到了几棵玉米,就直接在上面开始上演激情戏码。

    齐浩直接就惊呆了,没想到坏人没等来,竟然遇到了偷情的野鸳鸯!听他们对话的意思似乎之前还不认识,是来到古镇之后才勾搭到一起的,而他们各自的爱人还在古镇里呢,这尼玛的.......玩的可真嗨!

    其实这种事很正常,如同这种带有商业街以及酒吧一条街的古镇原本就是一个激情与思维碰撞的地方,来这里的一部分人可能是为了观景,还有一部分人则是想要排解生活的寂寞,尤其是城市里的人们,被一条条固定的圈子限定,就算身边有些朋友,可内心中的骚动与寂寞还是难以摆脱的,因此这种事真的是斯通见怪,只不过这两个人可能玩的更野一些,最少齐浩是没见过这种老公老婆在一边,他们却能出来偷情的!

    而楚红......

    这丫头已经觉得自己要死了!

    和齐浩在这种环境下看到这样的事,她如何能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