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63章 神一样的洞察力
    “浩哥儿,快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确定是她的?”

    崔宝山其实还算是齐浩的半个粉丝,因此第一反应还是相信他,并且很期待。

    “就胡说,你以为是过家家啊?你有什么证据?”

    楚红可是从内心里不喜欢齐浩,因此当然也不相信他的话,何况这样太神奇了点!

    一共164个嫌疑人,四个女民警加班加点的核查都还没有结果,他看了十分钟凭什么就能找出来其中最值得嫌疑的一个?

    楚红在说话间也去查看了齐浩所指出的嫌疑人资料。

    资料其实很简单,首先是一张身份证,刘艾影,按照出生日期来算今年三十岁,老家闽山赵东县河源村人。

    之后是户籍资料,她是独生女,未婚,无子女,父母健在,都是普通农民。

    学籍资料,最终毕业闽山赵东县高级中学,十一年前刘艾影到过塘东镇旅游公司工作,在这里待了三年,她的高中毕业证录入过塘东旅游公司的网络档案,之后进入当地社.保局大档案。

    根据社.保资料的线索,八年前刘艾影离开了塘东旅游公司到了汉东,从此再没有交过社.保。

    六年前有了她的犯罪记录,做外围被抓,拘留两个月后释放,说明她从那时候起已经是走入歧途,之后再无消息。

    在这些资料中有三张照片,一张是身份证上的,一张是入狱照片,一张是被抓时的照片。

    前两张都是正脸照,是个美女,最后一张照片则是蹲着抱头的照片,穿的是一件鹅黄色连衣短裙,赤裸大长腿,脚上红色高跟鞋,一头长发,从侧脸能看出是刘艾影。

    就只有这些资料了,楚红反反复复看了四五遍也没找出任何特别指向性的线索,说明她就是第一嫌疑人。

    在楚红看的时候,其他人也是围在电脑旁看着,同样是一无所获,因此最终大家再次把目光投向齐浩,等待他的解释。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女人是在汉东认识两个死者的,她却要跑来塘东镇作案呢?那我就觉得她一定是对塘东镇这个地方有一些特属的情节,所以她就算不是塘东本地人,也一定在这个地方待过。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设,那么我就是以这个假设为前提作为排查,从164个人中直接排查出最终的4个!其中就有刘艾影,她在塘东待了三年,而这三年里可能发生许多故事,都能让她对这个地方印象深刻,产生某些情节。”

    众人听到此处都微微点头,觉得齐浩说的话不无道理,可问题是这种推论有些草率啊,前提都是假设的,其他的假设可能也很可多吧?

    楚红当然不会放过齐浩,于是把大家的疑惑提出来。

    “恩,确实还有很多可能!你们看六年前的这张刘艾影被捕的照片,她蹲在那里,四周还有其他的女人也蹲着,全都低着头,只有她的头是抬起来的,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被抓,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种场面。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你们不觉得她的笑容里有一种嘲讽,一种恨意吗?这说明她当时的心情并不是对一切都不在乎,相反她其实比其他人都更在乎自己被抓的这次事件,甚至是怀恨在心!那么你们看这边,这里有一只手,看看有没有什么感觉?”

    齐浩说话间给大家指点。

    这张照片里面的情形自然是混乱的,有那么几个外围女,还有两三个警察,在照片边缘有一只手伸出来,手的主人并没有出现在照片里,也就只是露出了一只手。

    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这只手是什么状况的时候,本地民警老张却猛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这个人......是我?”

    什么?

    人们全都惊讶的侧头看向老张,而老张举起了他的左手,在他的左手腕上带着一块银色的手表,到了这时人们才发现这块手表与照片中出现之手上所带的手表似乎是一样的!

    “天啊!浩哥,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这些细节的?你只是通过这块手表就知道了这只手的主人是老张?可怕的观察力!老张,你怎么在现场?”

    “我以前是在汉东城区派出所干过几年的,四年前才被调来这边做副所长。那几年如同这种行动很多,我倒是真的忘记了这张照片......齐浩同志太厉害了,六年时间啊!单单看这只手和手表,我都没想起来我曾经参加过这次的拘捕行动,......那时候抓了很多人,后面的案子审理工作就交给内勤的同志了,毕竟不是重大刑事案,我们跑外勤的也没时间去与这群女人绕弯弯,因此我并不知道自己曾经抓过这个叫做刘艾影的女人。”

    楚红这时真的是一脸惊奇,她看着齐浩还是不能平静下来。

    这男人果真这样厉害!这虽然算是一个线索,但是谁能发现呢?老张自己不是都说他不知道......细细看去照片上的手表和老张的确实一样,手形也很相似,如今看过之后觉得这确实应该是老张的手,可问题就在于如果不知道这个答案,是怎样牛叉的洞察力才会发现?之前齐浩似乎也没关注过老张啊?他的眼睛难道有特异功能?三百六十度视角?可以自动锁定他视线里出现的一切事物?

    楚红真的想不明白,心有不甘却也只能佩服齐浩。

    “所以,此刻我们不需要任何假设了,也可以直接把刘艾影从四个嫌疑人中提取出来直接作为第一嫌疑人来分析。首先她在塘东待过,那么老张等一些警察是她仇恨过的人,或许在其中她还特别仇恨老张,因为老张那天抓捕的过程中可能一些行为让她产生这种仇恨感!”

    老张努力回忆着,但真的想不起来具体的情节,只能叹了口气道:

    “六年前的我脾气还很火爆,说是疾恶如仇也不夸张,去抓嫌疑人的时候我总是冲在前边,抓捕过程中如果遇到反抗逃亡我也会果断出手制服嫌疑人,因此当年的许多案子抓捕过程中我的手也没个轻重,被记恨倒也是正常的事情......或许这个女人当时想逃?是被我抓回来的?哎,忘记了,根本没有印象。”

    齐浩笑道:“你说这个假设很可能成立,不过这没那么重要,只要能够推断出这种可能的状况就行。所以她可能偷偷关注过你,甚至想要找你报仇,因此也知道你调来了塘东镇!她是一个想要找你报仇的人,可见心思多么的极端,去杀人作案也不是不可能!而因为你来了塘东,在加上她在塘东这个地方待过三年,塘东对于她来说就足以算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想要跑到这里杀人也就正常了,能够被理解!因此我们如今最为关键的还是要先去找到这个女人,之后再去验证我的推论是否正确!”

    崔宝山道:“那事不宜迟,看看她是在哪家旅店等级的?”

    管理信息的女民警快速调出刘艾影的住宿信息,十分钟后一行人就到了位于镇子最北面一家名为北园的小旅店。

    根据北园旅店前台提供的信息,刘艾影是半个月前就在这边开了房间,不过她却从来没有带男人回来过,至于她自己每天晚上都会很晚回来,后半夜五六点钟也有。

    现在此人不在店中,大家立刻跟随前台上楼打开她的房间检查,房间里很是干净,有一个小的包裹。

    打开包裹检查后里面就是些女性衣物,一包女士香烟,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特殊的东西。

    王志拿出刑侦设备在房间中做了更详细的检查,最终确认这间房子中找不到任何线索,不能证明房主曾经带着其他男人来过,而宾馆走廊里也并没有摄像头一类的东西,老张只能去前台要了大厅的摄像头带回所里交给信息科去查看。

    这一番忙活下来已经快要夜里十二点,只要刘艾影没找到,谁也不能确定齐浩就是正确的,所以其他的线索也还要跟进。

    回到办公室后崔宝山就宣布今天先到这里,齐浩和楚红可以回去宾馆休息,他则要打着王志,小北,天佑三人去走夜店,今晚加班。

    没办法,任务重时间紧,如今全镇的协警,民警其实也都在加班,四处巡逻,然后四处暗访排查,很怕再有一件相同的案子发生,那这就是彻彻底底的连环案了,古镇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齐浩也不客气,离开派出所,这一次换为楚红跟在他的屁股后。

    两人一前一后就这样走,楚红看着齐浩的背影若有所思。

    冷静的想一想,这小子不就是个小山民吗?可前后几次遇到他,他还真的是好厉害,为什么他的脑袋这么聪明,而自己与他接触的时候却总是会觉得他应该不是这样一种聪明人呢?

    对了,因为他对自己的冷漠!

    哼,自己这样一个大美女,他如果够聪明又怎么会对自己冷漠?

    说起来楚红其实真的误会了,齐浩对楚红一点也不冷漠,只不过遇到楚红的时候都有案件发生,而齐浩的注意力都放在案件上,又怎么可能对她热情。

    两人一路走着楚红忽然发现不对,这路不是回去自己住的宾馆啊?

    这时候齐浩也回转头,用有些差异的语气开口道:“你干嘛还跟着我?”

    “崔队不是让我们回宾馆吗?你这要去哪里?”

    “哦,我去找找凶杀案的真正现场,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夜深,天黑,可别吓到你。”

    凶杀案现场?

    楚红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呼吸了!这个齐浩真是奇怪!他要到哪里去找凶杀案现场呢?可是如今他既然说出了这种话,一定是内心已经有方向了吧?

    完了完了,楚红心里已经被问号占据!怎么可能有方向呢?不是毫无线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