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62章 突破
    楚红今天穿的有些休闲,白色运动鞋,牛仔裤,紧身的长袖圆领小衫。

    她的身材很紧致,屁股似乎比楚翘还要圆润挺翘,齐浩之前就已经分析出楚红是经常健身的,因此肌肉的塑造性更好。

    齐浩觉得自己面对楚翘确实没有歪歪肠子,懵懂时两人是兄妹关系,订婚后齐浩慢慢长大却再也没见过楚翘,一晃三年......不对,是二十三年,因此对楚翘的情感真没那么复杂。

    而眼前的楚红不一样,她与楚翘长相相同,一头短发看着更有风姿,齐浩能够去把她当做一个女人看待,而不是住家妹妹之类的。

    那么走在身后,齐浩很自然的就会去看楚红的腿和屁股。

    心中捉摸着如果上手一定会很舒服,并且还恶毒的想着要如何去折磨这样的身体,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是因为楚翘的恨人之处!这丫头竟然敢偷窥他!偷窥也就算了,还堂而皇之的告诉了他,让他心里一直纠结,真是可恨!

    可以说齐浩面对眼前楚红这具与楚翘一模一样的身体,心中的情绪是异常复杂。

    此时齐浩去偷看楚红其实也不算猥琐。

    男人嘛,好点小色正常。难道遇到一个身材好长得好的美女不去看,还去看附近草里有没有蚂蚱在配对?

    虽然齐浩觉得这个道理说得通,但当楚红回头注意到了齐浩的眼神后,却是一脸不爽,噘着嘴轻轻吐出了两个字:“流氓!”

    傲娇的短发美女就这样带着流氓和崔宝山只是走了一个过道就到了镇上的公安局,进去的时候里面没什么人,只有一位叫做老张的值班民警。

    “咱这里以前没发生过什么大案,也没那么多办案经验,多亏崔队长来帮忙啊......”

    一番寒暄自然免不了的,楚红似乎讨厌这种寒暄,于是就带着齐浩先进入了尸检房。

    这里光线明亮,停放着两具残破的尸体,其中一具已经拼凑起来,并且断裂处有缝合,另外一具是完全散开放置的。

    齐浩可以分辨出缝合的那具尸体是自己之前见过的,可能是刚刚好女孩的哥哥。

    因为这个原因,齐浩脸色变差,想着刚刚好女孩儿不知道在哪呢?

    “怎么?已经成了我们的案情顾问,这点小场面应该不会怕吧?哼!终究是个小农民罢了!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外聘你!”

    楚红很不客气,主要她觉得齐浩也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那她这个大小姐自然要高冷。

    齐浩没心思和楚红斗嘴,注意力已经集中在第二具碎尸上。

    男性,二十岁出头,手法与第一具尸体一样,基本判断凶手为同人!

    死亡时间在八小时内,通过外观齐浩甚至能推测出具体时间应该在中午11点左右,这是楚红看不出来的,没有这种眼力齐浩也枉为灵医。

    看了一会后崔宝山等人也进来了。

    小北天佑毕竟年轻了些,这种场面倒还是第一次经历。本地的民警同样没见过,躲避在门口不敢向前。

    崔宝山王志已经开始佩服齐浩,他围着碎尸转圈观看竟然是没有吐出来?要知道这些碎尸里可还参杂了散乱的内部器官。

    “怎么样?第二具尸体我也看过了,报告还没写,既然你来了就给点儿意见吧?”

    楚红明显要为难以齐浩,当然这也不算为难,算是一种考验吧,齐浩作为案情顾问,如果没验尸的能力,那水平也就太一般了。

    齐浩没理会楚红,抬起头看向崔宝山开口道:

    “两个死者的身份确认了?”

    “嗯,第一个叫安辰,汉东大学的,老家是大岭。他是在距离高考还有两天的时候和妹妹一起从汉东离开,妹妹来汉东参观学校,坐同一辆火车直接返回大岭,安辰却在塘东下车。说来也怪,他是一个人去的,我们也没调查到他是否约了什么人。”

    “他妹妹叫什么名字?”

    “安然,高考后就去了北方同学家玩,还没回来。也挺惨的,安辰死活是父母过来报案,认尸成功后他父亲激动的当场死亡,小姑娘在北方可能还不知道父兄已经过世,听说家里以前都依靠父亲的工作过日子,培养两个孩子上学,如今父亲死了,以后孩子的学费都成问题,毕竟她妈还有病,要常年吃药……”小北叙述,一脸惋惜。

    “你打探人家妹妹干嘛?这跟案情有关吗?”

    女人的敏感性让楚红认为齐浩似乎目的不纯。

    “无关,只是听说姓安,所以好奇他妹妹的名字,毕竟‘安’姓很少见,果然又叫安然,真是土掉渣儿了,也不知道全国到底有多少姓安的女人叫安然,反正文学作品中我经常见到。”

    一屋人都无语了,没想到齐浩这种时刻还有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崔宝山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齐浩这人既然不普通,那他的思维想法自然也跟正常人不同,可以理解。

    咳嗽了一下,崔宝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第二个死者叫邓峰,也是大学生,汉东文理学院的,该生两天前坐车到这边,第一个死者安辰很可能也是死在两天前,他是在四天前坐火车来这边的。”

    王志接着崔宝山的话道:

    “这个文理学院其实就在汉东大学边。第二死者邓峰临死前也喝过酒,和第一死者一样应该也和某个女人发生过关系。所以我们就猜测,会不会这两个人都见的是同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或许是破案的关键,或许她的背后藏着凶手”

    “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凶手?”齐好提出了质疑。

    “她最多是从犯,死者的尸体都放在这里,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些切口并没有规则界面,所以应该不是被机械力量所伤,而是被人体物理力量操控砍刀类的凶器伤害,所以说如果凶手没有强大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将尸体碎成这样!因此不可能是一个女人,除非她长得如同母猩猩一样魁梧。”

    楚红的口气中还是带着一丝丝对齐浩的不屑。

    发现齐浩不说话在思索,王志就接过楚红的话道:

    “我们现在已经安排警力上街去排查,找寻这样一个女人,按照我们的推测,此女应该不是本地人,或许她也是来自汉东,而且已经在这边滞留了最少超过四天的时间,她应该事先就与安辰和邓峰认识,因此才能把他们约出来。

    因为两个死者身上的电话都消失了,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过联系,从移动公司那边倒是获得了一些讯息,证明有同一个电话曾经在他们来到塘东之前跟他们联系过,除此之外两个死者再无交集,没有共同的朋友圈,之前应该也是不认识的。我们查了这个电话,境外卡,无开户信息,那么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我们也在排查镇上各个旅店中女性住客的身份信息,主要关注的是单身女人,目前已经筛查出164个单独开店,并且在镇上居住超过四天的女人。当然了,如果这个女人背后还有凶手,也不排除他们是共同开房间登记,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跟两位死者发生过关系,那么既然没有住在死者那里,就应该是住在这女人那边,因此她单独开放的几率更大些。

    如今我们正在派出工作人员去走访这164个女人,可是因为这里是旅游区,很多人都并没有回旅馆酒店,不知道去了哪里游玩,我们镇上的公安兄弟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查,所以排查的进展有些缓慢,到目前还没有得到一个具体结果。”

    齐浩微微点头,刑警队不愧是刑警队,做事果然是有章法,如此一来该做的事情差不多基本都做了,自己似乎也提不出更好的意见,他也不是神仙,线索就这么多,他想到的刑警们也想到了,似乎也只能如此。

    “喂,大神探,怎么一直只是问问题?崔队可是把你都捧上天了,这是专门带着你过来破案的,你不会没有任何指教吧?”

    楚红有些落井下石,齐浩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她了,刚想把屌丝气质拿出来怼她几句,猛然间却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们说如果这个女人是凶手从犯,那她是在汉东认识了两个死者,汉东那么大,随便在哪里都可以作案,她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把两个死者引到到塘东镇来?”

    听了齐浩这个问题,房间里的人都微微愣住。

    这个问题并不会很让人注意,所以之前真的也没人在意。

    齐浩皱眉沉思了片刻,道:“走吧,我想去看看你们排查出来的164个单身登记住房的女人资料!”

    齐浩说话间也不理会其他人,直接走出这个房间,再不去看尸体一眼。

    众人急忙跟上,与齐浩一起出门,本地民警老张跑到前面带路,引导众人进入信息室,室内有四名女民警正在假扮做身份的核查,因为如今夜深,核查需要根据嫌疑人身份信息去调出她们的亲属电话去拨打,所以有些难度,进展缓慢。

    一名女民警在齐浩的收益下将所有信息同意调集到一台电脑上,齐浩看了一遍之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开口道:“就是她了,刘艾影!”

    房间内的人们全都傻了,齐浩看这些资料总共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怎么就能找出了第一犯罪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