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61章 碎尸案起
    齐浩认真回想了一会儿,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女人,不过这张脸看着确实有些熟悉,难道说是曾经见过女人的直系亲属?所以才会有这种熟悉感。

    “救护车叫了吗?”

    “叫了……这女人什么情况?是谁的家长吗?”

    “我们宿舍一个同学的母亲,那学生出事死了,她过来拿儿子的东西,可能是因为太伤心出门就晕倒,好可怜!好像说她的老公也已经病发身亡,受了太大的刺激。”

    “天呀,死了儿子又死了老公,这么惨!”

    “是啊,说良心话他儿子以前在我们宿舍人缘不好,我们都不愿意搭理他,一身的酸腐气息,跟所有人都不合群,可……这忽然死了还是觉得惋惜!”

    “怎么死的?”

    “去塘东玩,被人家给碎尸了。我们发现这小子失踪,比较关心就告诉了导员,导员就联系了家长,他们家长才从外省过来到汉东报案,结果去认尸一下就认出来那被缝合起来的无头碎尸就是他儿子!她男人当场心脏病发死了,剩下这么一个人。”

    周围的学生们小声议论,齐浩心惊!

    东塘碎尸案?难道说这女人的儿子就是自己在清河村附近山岭中见到过的那一袋碎尸?

    叹了口气,暗道缘分还真是不浅,齐浩推开人群走过去,蹲下身给女人把脉。

    问题不大,思虑郁结导致的暂时性昏迷,不过女人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应该也有三高类的疾病。

    糖尿病这东西很难搞,它不属于灵怨引起的疾病,齐浩能够采用一些手段让其不会发展的很快,但想要根治也没办法。

    为她按摩了几处穴位,齐浩的目光也一直落在女人的脸上,终于有所顿悟!

    他想到为什么看着这个女人觉得面熟了,因为在眉眼之间,她其实长得有点像自己前几天在高铁上遇到的刚刚好女孩!

    不会这么巧合吧?难道说被碎尸的人是刚刚好女孩的哥哥?曾经被自己打的鼻孔流血的男人?

    那列高铁是要先到达清河村的,之后在塘东也要停靠,然后转向掉头一直出省进入大岭地界。

    从时间上来看刚刚好女孩的哥哥完全有可能出现在塘东,而碎尸案件的疑似案发现场或者说是投尸点,齐浩也曾怀疑过是在塘东!

    这时有救护人员赶来,将女人放在担架上抬走,齐浩在女人离去后抬头仰望星空想要占卜出一二来,然而测算一途最好算的还是人,对于事物的推算更加复杂,就算是高品灵医如果没有很大机缘也未必能算准一件事,何况是齐浩。除非他此时使用全相术能力去占扑或许能够得出一些结论,当然也可能得到的东西对于事件本身并没有实际的意义,还要弄的自己筋疲力尽,实在不划算。

    而且有了上次的经历,齐浩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打算在开启全相术,他不能让自己失去了战斗力,那可是置身险地,这个世界似乎也没想象的那么安全。

    就在这时,齐浩的电话铃响起,来电话的是崔宝山,他与齐浩提起的正是这个案子。

    ......

    半个小时后,齐浩坐上了崔宝山的车,开往塘东。

    公路上天佑开车,崔宝山坐在前排副座,齐浩则独自一人坐在后排。

    “那女人早上报案,我们只是给她看了照片,她就认出那是她儿子的尸体,之后老公心脏病促发,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挺悲的,如今这个案子是归属塘东公安局办理,尸体还在那边。但报案人是在咱们刑警队,而且又是手段比较凶残的凶杀案,所以我想着还是去看看,上午已经让王志,小北陪楚红一起过去了,楚红验尸的报告在这里,你先看一下。”

    说话间崔宝山回头给了齐浩一份报告,齐浩拿出来快速浏览。

    这个碎尸他是第一时间看过的,而楚红的这份报告与自己的推论有一部分相同,却更加详尽。

    她检验出死者在死亡之前饮酒过量,喝了许多酒。

    死者左侧肩膀处有三处伤痕,怀疑是被指甲所伤,而这个指甲一定是长而锋利的,应该属于一个留有长指甲的女人。不排除死者在死亡当晚曾经与某个女人有过床上行为,那么伤口是在两人激情过程中,女方抓扯他背部所导致。

    齐浩微笑摇头道:“楚红的尸检报告好不专业。”

    “也别这么说,她却是喜欢在报告里掺杂一些她的推测,这丫头对办案感兴趣,不过她的身份似乎有些特殊,上面三令五申告诉不许她去现场办案,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她是请了那尊神,上面才松口,偶尔可以让她出下外勤,这才有了外出到现场验尸的机会。反正不要小看她,她写在报告里的这些私人推测有时候还挺准的,我们也作为参考。来,这是王志整理的案情报告,你也看下吧。”

    说话间崔宝山又将另一页传真纸递给齐浩,齐浩接过来看了一眼后脸色微红。

    尸体发现地点是清河村附近山岭,入海河边。

    与尸体一起发现的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乞丐,这乞丐送去医院后醒来没有提供任何有意义信息,他有些精神失常。

    那么从第一案发现场的痕迹来看,乞丐是与人激烈大都过,然而奇怪的是现场除了乞丐的痕迹外,另外一个人的痕迹却被掩盖了。这个人与报案者一样都很神秘,目前是这个案件的疑点之一。

    齐浩只能说抱歉了,因为如果当时他直接保安还要解释为什么和乞丐打架,齐浩觉得灵怨这种事还是不暴露好,毕竟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灵怨是个什么东西,第七科估计存在好久了,可到国家编制里去查这个部门,根本也是查不到的。

    估计是为了避免恐慌故意遮掩了灵怨存在的事,齐浩也不想通过自己的口去告诉人们这件事,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幸福和安逸。

    王志的报告中其他也就没写什么了,只是说怀疑案发现场是塘东镇,这个案子目前也归塘东管,如今他和小北,楚红都在塘东,准备住下了解情况。

    崔宝山原本手上有其他案件,所以其实想要晚点过去的,可就在晚饭的时候,另一场案件在塘东发生,一袋碎石在河水中被发现,还是鲜活的,估计死亡时间不差过两个消失,与之前一样,无头碎尸案!

    这一下省厅震动,要知道塘东可是景区,一个景区接连发生两起同类案件,第一起还好,最少无人知晓,可第二起已经是被穿的风风雨雨,新闻都播报了一条简讯,这要是消息继续扩大,那么对塘东古镇的旅游产业一定是有影响的。所以城省里直接责成市刑警队立刻组织经历去协助塘东公安局侦破此案,越快越好。

    崔宝山这才着急忙慌的赶过去,考虑到案件难度,破案时间的限制,于是就把齐浩找来,让他做入职以来的第一次出勤。

    “刚好你在汉东,咱们就一起开车过去吧,对了,上午你问我齐耀阳的事情,你打听他干嘛?”

    “恩,有些原因......你帮我查了吗?他在齐家是什么身份?”

    崔宝山如今已经是把齐浩当为朋友,几次接触也感到他绝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民,如今听他打探齐家的事情,更加有了诸多想象,只是人家的私事崔宝山也不想要过问。

    “泗水齐家的基础产业在泗水,就好像汉东秦家的根基在汉东一样,齐耀阳既然被派到汉东来,当然也就不算是齐家的厉害角色,虽然也是正统血脉传人,但应该是没有机会进入齐家中枢的。这也正常,毕竟齐家人丁兴旺,老太爷的孩子多。我到时候托人在帮你问问吧,毕竟不是省内的事,我也没找到太多信息。”

    齐浩微微点头,有些小失望却也并不太在意,继续低头看这两份报告。

    总的来说从两份报告中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没有嫌疑人,没有真正的犯罪现场,而第二宗碎尸案的报告还没有送去刑侦队,所以只能等他们到了现场在了解。

    就这样,一辆不放警笛的商务车在高速路上疾驰,终于是在晚上的九点多赶到塘东古镇。

    这个镇子不算大,数据统计本地常住居民只有八千多人,而每日的客流量却能打到差不多一万,小镇居民以旅游辐射行业为生,生活倒也过得去。

    那么既然是一座旅游景区镇,这里最多的当然就是饭馆和旅店,车子开到镇子中心位置的北海宾馆门前停靠,宾馆里电话沟通过的王志,小北,楚红三人走出来相迎。

    齐浩又一次见到楚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主要是想到了那让她琢磨不透的楚翘。

    咦?都说双生姐妹之间有些会有心电感应,比如说打了其中一个人的肚子,另外一个人的计算相隔千里肚子也会不舒服。

    这种说法当然没有科学依据,不过现实里却是存在这样的状况。

    以齐浩对楚翘的了解,她应该是一只小猫咪才对,那么对楚红齐浩接触的比较少,感觉她似乎不太好招惹。

    会不会两姐妹之间的性格也会有某种连锁反应呢?楚翘大多时候会是楚翘,而有些时候却会成为楚红?

    其实在另一世界中的双胞胎倒是会有这种情况,尤其是那些双子星命格的双胞胎。

    提到双子星命,齐浩忽然想到以前在灵医学院里,看到的一本古老书籍上记载的八十八星魂之命!

    据说星魂之命是唯一,一旦出现意味着星魂降世,凡是显露出星魂命格的人,都会便显出极大的奇异之处。

    只是齐浩在异世界的二十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所谓的星魂之命。

    思想正溜号,忽然听到了楚红带有一丝鄙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哼,上次在队门口见面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成了刑警队外聘的顾问!冷血男,你不是很厉害吗?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尸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