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59章 幕后黑手
    选择其实没那么艰难,因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齐浩成功了,其实这件事也没那么复杂。

    成功的关键是他看出谭晶与她的男朋友已经貌合神离。因此齐浩才出头来劝他们分手。

    当然分手可能对于外面的小子来说不算什么大事,齐浩的狠毒之处他要把谭晶送到小老板的怀里。

    可以想象外边的小子和对象分手后没几天忽然发现,前女友已经成为了之前和自己吵架小老板的女人,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或许他会跑到小老板面前告诉他,你要的不过是我玩过的东西,可这种虚弱的说法有什么用?他毕竟丢了女人,苦不苦只有他自己心里会最清楚。

    他还拍了小店视频发了微信圈,那么他的圈子里很多人都会知道这家店铺。

    既然如此这些人也会渐渐的知道这小子和女朋友分手,而女朋友成为了店铺小老板的女人,这是一个足够劲爆的花边新闻,相信只要有一个人知晓,那么朋友圈里很快就会扩散开来,被更多人知道,到时候这小子的脸面可是就一点没有了。

    谭晶的性格与面相挺符合,贪财,耳根子软,爱占小便宜。

    这也是齐浩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当然齐浩对她目前状况判断的也非常准确。

    已经不喜欢现在的男朋友,想要分手却又觉得分手之后自己无依无靠,马上面临毕业的局面,谭晶是专科生,学的环境工程。这个专业实在太冷了,而且专科学历也相对较低,在汉东这样的大城市去人才市场,没有本科毕业证,没有两三年的工作经验,那根本都不好意思投简历。

    所以谭晶真的是琢磨了一上午想要与男朋友分手,却没有这个勇气。

    齐浩对她的分析与事实接近,让谭晶觉得齐浩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而且齐浩给她指出娥这一条道路也确实不错

    人家是大酒楼的儿子,又很励志,长得也不错,年龄比自己大几岁应该会更懂得照顾人,看着性格也柔和许多,自己真跟他在一起,也是能够拿得住的。

    那么在过半个月就要放假,之后拿到毕业证离开学校。

    自己现在的男朋友根本没有娶自己的意思,还说要带着自己到北方首都去闯世界,这真的太不靠谱!

    如果她能跟这个小老板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就能如同齐浩所说,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老板娘呢?然后留在汉东拥有稳定的生活

    谭晶这样想着。终于向齐浩提出了最后的一个问题。

    “你们男的是不是都比较在乎……女孩儿是不是第一次?”

    “当然都很在乎,不过那只是一种理想,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才会非常的在乎。等我们离开了十几岁的范畴,进入到这个社会上以后,就会明白其实我们身边同龄的女孩子就算她们是单身,可她们大多也没有了所谓的第一次!或许有一些女孩会有,不过这些女孩都是不要优秀,在她们20多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一个男人闯进去过。这证明她们的销路不好,没有人愿意光顾!因此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可能会在乎这些东西,那绝不会把这些东西作为选择妻子的一个硬性的标准。我只想说,如果你能获取他的心,那么你就能成为他心目中的第一次!”

    谭晶不说话了,坐那里考虑了一会儿,看向齐浩道“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都对,可这样做有些疯狂……”

    “一点也不疯狂,而且很务实!外面吵的差不多了,如果你已经有了决定,那还等什么呢?这关系到你能否留在汉东,能否立刻成婚,能否以后成为老板年!能否去操控五十万存款!”

    齐浩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也充满了诱惑,仿佛已经把谭晶推到了悬崖边。

    她这个时候要么快速的跑离悬崖,要么就只能跳下去。

    终于,谭晶站起了身,拿起自己的包,整理了一下衣服,最后看了一眼齐浩,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这个小店的老板叫马云生,真的是一个很老实的小伙子。

    因为这两年自己做生意,所以才变得开朗了许多,在年轻几岁的时候,那跟人家说话都会脸红。

    齐浩看出了他的性格,所以觉得给谭晶介绍这样一个男朋友其实不错,最少比跟着那小子强。

    谭晶走到门口,外面已经围了好多人,她的男朋友叫左丰年。他将刚才录制的一段段视频全都发到了微信圈。之后看到四周有好多人,就继续宣传这家店铺的老板无良,不按照行业规则来,把属于他的蛋炒饭给了别人。

    谭晶看到小老板已经是有些懊恼,似乎再也不想去解释什么,因为左丰年实在是咄咄逼人。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如果真把老实人逼急了,那后果也是不好的。

    谭晶急忙走了出去,拉了一下左丰年,大声道:

    “你这人有完没完了?人家都跟你解释了,是一位重要的客人,所以先给他做,而且在你提出意义后人家也说马上给你重做一份了,还要加个蛋作为补偿!这有什么呀?不就晚这一两分钟吗?这是一家小店,没那么多规矩的!你干嘛上纲上线没完没了?”

    人们正看着热闹,看了许久,觉得其实没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忽然谭晶出来说这样一番话,大家又感兴趣了,哟!原来这小伙子的女朋友长得还挺漂亮,而且她与这个小子相比明显大度了许多。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原本大家也觉得可能是这个老板做得不太好,可如今这小伙子的女朋友一出来解释,大家就觉得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受到了一点点的不公平待遇吗?这个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如果每样都去斤斤计较,那人可就无法在世界上活下去了。

    那小马哥愣了一下,目光看着谭晶,眼神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谭晶自然注意到了他的这种关注,内心竟然有些砰砰乱跳,脸色也微红了。

    这时候左丰年不干了,他原本就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昨天晚上因为一点小事也和谭晶吵了一架,今天一早上起来就去打篮球,打了一天,其实还没消气,没想到谭晶竟然在这种时刻胳膊肘往外拐。

    “喂,男人的事你别管!”

    “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会为这点小事墨迹这么半天,和娘们有什么区别!”

    谭晶这句话说得有点生硬,算是难听的。

    左丰年立刻更火,对着谭晶道:

    “喂,你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我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墨迹什么了?”

    谭晶其实有些紧张,但是她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退缩!

    于是谭晶开始和左左丰年吵架,口气中全是偏向着小老板。

    马云生一看人家姑娘如此向着自己心里面更是感激,发现两个人吵得很凶,就过来劝架,连说自己不好,大不了以后免费给他们两个人,请他们吃一个星期的饭。

    左丰年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还是继续跟女朋友吵,继续指责小老板,这样无形之中一下就把小老板和谭晶推到了一个阵营。

    齐浩这个时候走出门,面带微笑开口大声说话。

    “你这个学生,真的不讲道理,你女朋友都说是误会了,你还得理不饶人!不就是一份炒饭吧,人家老板如此郑重的跟你赔礼道歉,你还磨磨唧唧不是娘们是什么?”

    齐浩这句话说完以后,周围的人们终于开始议大声议论,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男学生没必要再纠缠下去。

    面对众人的指责。左丰年更加愤怒,吵得更凶,最后还动手去打谭晶。

    马云生是实诚人,当然不能眼看着帮着自己说话的谭晶被打。就在左丰年抬手的时候他打算去阻拦。

    齐浩走过去假装不注意撞了马云生一下,导致马云生没能及时出手阻止,左丰年一巴掌打在了谭晶的脸上。

    马云生一看如此为自己说话的女孩竟然被打!脸上红红的出现了指印,立刻有些愤怒。他原本就是忍无可忍,如今更是推波助澜。竟然冲上去和左丰年扭打在了一起。

    现场就这样变得混乱,齐浩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看谭晶自己去搞了。

    在这次的事件上,齐浩并没有出。

    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不需要暴露人前去表现什么,为了装比而去装比的事情他不是不能做,可处理这种小事他真的不屑于出头。

    何况这是在自己家的附近,齐浩不希望让邻居民觉得这里住了一位特别的人物,早上打架估计已经让人们记住了他,齐浩觉得还低调些好。

    那么在事件的背后,能够将世界玩弄于鼓掌之家的人,也才是真正的高手!

    忙了一大圈自己还没吃饭,齐浩对这边的事情又失去了兴趣,反正刚才已经告诉谭晶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如果她有什么问题,相信会过来找他的,毕竟这一切的起因可是自己。

    齐浩离开了人群到另一家店去吃饭,匆匆忙忙吃完饭后差不多三点。在回家的路上还是要路过小马哥的店铺。

    只见门口已几个人,左丰年也已经不在,谭晶正坐在小马哥的店里哭泣,小马哥在一边安慰着,很关切的模样,折让齐浩几乎能看到他们两人的未来。

    也不知道自己给小马哥安排了谭晶这样一个女人是否正确,估计用不了多久他这软弱的性子就会被谭晶吃死吧?然后沦为妻管严,从此失去自我!

    哎,无所谓了,谁知道这样的生活对于小马哥来说是不是他想要的幸福呢?

    齐浩从店铺前走过,刚走不远,就看到楚翘正愣愣的靠在巷子的墙壁上。

    “呦!翘妞,放学了?”

    楚翘在齐浩说话的时候才看到齐浩到来,然后脸色一下没来由的红了,而且红的很夸张,让齐浩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了?发烧?还是骚?”

    “就你最坏!我早就放学了,刚刚路过这里就看到你正和那个叫做谭晶的说话!别人没注意这些细节,我可是从头到尾都看到了!人家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你可是真坏!坏心眼!”

    “哈哈!尴尬,竟然被你看到,那我刚刚去吃饭,你就一直站在这里了?”

    “恩,我想看看事态的接过,谭晶真的当众和那个叫左丰年的分手了,左丰年气愤跑掉,谭晶似乎也想要走,可却假装跌倒,我看出来了!小老板就把她搀扶到店里!哼,真是够心机的女人,都在这边哭了十分钟了,那眼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老板干脆生意也不做,就在一边安慰,都麻爪了,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我看谭晶此时恨不得这小老板能把她抱住,可惜人家是个老实人!”

    楚翘说到这里转身向公寓走去,口中还念叨着:“真是看不出来,齐浩!你怎么就这么坏了呢?坏的让人觉得可恨又可怕!”

    齐浩不觉得自己又多坏,不就是拆了一对想要促成另一对吗?这件事还会有后续的,那就是左秋年知道谭晶成了小老板的女人,那才是高潮呢!

    齐浩慵懒的迈开脚步,跟在楚翘的屁股后面也要回公寓,心里开始琢磨,到底是为了什么楚翘的脸上刚才会升起异样的红晕呢?不得不说,真是红的娇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