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53章 你可曾做过
    齐浩本性善良,聪明的智慧又让他足够狠辣,知道做什么事儿才是对自己有利的。

    他也是一个喜欢在规则内去玩游戏的人,如何不触碰禁忌却可以置人于死地,是齐浩追求的一种艺术,一种挑战,一种刺激。

    既然实力还不足以抗衡七大家族,齐浩也没想过要用武力把齐耀阳怎么样,因为武力一旦开启,后续的很多事也就是自己不能去掌控的了。

    然而对于一个曾经派人来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齐浩又不可能放任不管。

    以前在清河村也就算了,现在要来汉东发展,这个齐耀阳他就必须找到,了解他的弱点,做到知己知彼,之后不出手就罢了,一旦出手就让他没有还手之力!

    其实对齐耀阳如此在意的另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个朱雀郭香玲,齐浩想要得到这个女人,让她成为自己的天命辅臣。

    要找到齐耀阳并不很难,齐浩给崔宝山打了个电话,然后从家门走出,30分钟后就站到了汉东奇商大厦的楼下,按照崔宝山提供的地址,齐耀阳的公司就在这座商厦的顶楼,创办的公司叫做耀阳房产,属于齐氏集团的下属。

    七大家族在南方的势力盘根错节,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地盘,而每一个家族在外省其他家族的地盘上又在经营着各自的生意。

    所以七大家族既是合作伙伴,也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在南方这块土地,上演着七雄争霸,尔虞我诈的精彩剧目。

    眼前这座大厦的规模与秦月的帝星大厦自然比不了,帝星大厦是一栋综合性的集团建筑,从上到下里面所有的生意都是帝星集团的,经营的种类五花八门,上面是办公楼,下面就是各大卖场,各种美食餐饮娱乐集散地,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租赁出去的,不过这也算是集团的生意,收入是算在集团财政之内的。

    而奇商大厦是一个提供租赁办公楼服务的楼盘,从一楼到二十四楼全部是租客。

    小公司租赁一两间作为办公室,大的公司比如耀扬地产这种,则直接租赁了两层楼作为办公室。

    齐浩并没有直接进入公司内部,他原本只是想先在附近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接触到郭香铃。

    走来走去最后却驻足在了大厦对面的广场边缘,那里的地面上有一个看上去年龄四十岁左右的老乞丐正自己和自己下象棋。

    之所以被吸引,是因为双方的棋路都很野,而杀伐果断之间却又都不失章法,这种棋力估计就算是拿到比赛上也不会轻易落败吧?

    所以齐浩走过去了,就蹲在乞丐一边看着他下棋。

    所谓的旗子是旗子,而棋盘只不过是乞丐用粉笔在地上画出来的。

    足足看了十分钟,一方被逼入了绝境,看似已经无路可走,老乞丐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边的危机,于是就坐在地上皱眉思索,一动不动。

    “小卒过河炮回撤,危势可解,并能反杀!”

    齐浩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提出自己的意见。

    “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哈哈......咦?不对不对!小子,观棋不语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能破了我的棋局?”

    乞丐先是高兴,之后又大怒,抬头瞪视齐浩。

    这一局棋已经没必要继续下去了,齐浩一语道破结局。

    “哈哈,老哥,我是看你思索的太累了!你这个乞丐真是做的666,阳光如此明媚你不去要饭,却在这里自己下棋玩?不务正业啊!”

    齐浩说话间,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坐了下去。

    乞丐看了齐浩一会,脸上的怒气终于散了,反而又挂上笑容。

    “小兄弟,你可真有意思,我这老乞丐席地而坐不管四周的眼光,是因为没人会注意我!而你穿的如此干净却也这样随意,是不是想要吸引人的注意力啊?”

    齐浩微微楞了下,之后暗自竖起了大拇指!

    这犀利的乞丐,他的这番话可是很有深意而且耐人寻味啊。

    不过......齐浩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是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只是被你吸引了而已,老哥,我看你不像是贫困相,怎么就让自己沦为了乞丐?”

    “哈哈!你的用词很不好,我可不是沦为乞丐,二十年前我也曾是天之骄子,一身的才华!可就是一个如同今天这样晴朗的日子,我忽然就想透彻了,之后就自己主动做了乞丐,以乞讨为生,走遍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如今二十年整我才回返汉东,看看曾经的故乡。”

    “竟然愿意主动做乞丐?是不是受了什么挫折?”

    “哎,年轻人,你还是不懂!为什么要受挫折才去做乞丐呢?老人家我只是自愿。而且做乞丐有什么不好?乞丐可是有特异功能的!”

    “我去,你越说越玄乎了!你有什么特异功能?”

    “切!你看着!”

    说话间,乞丐忽然起身,小跑着到了广场的另一侧。

    那里有个小的游乐场,都是给孩子们玩耍的,什么跷跷板,滑梯,秋千等等。

    来这里玩的孩子年龄都不大,四五岁到七八岁。

    那么在孩子身边自然跟随了大人,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辈分的,也有孩子的亲妈陪同的。

    一共有那么大概十几个小孩,十几个大人。

    乞丐跑过去后,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脱了裤子,竟然直接去撒尿,齐浩看的眼睛发直。

    他微微皱眉,再次去看那边游乐的人。

    孩子们依然在玩耍,大人们相互说话聊天。

    乞丐距离他们也就五六米远,可是乞丐穿着太破烂了,皮肤黝黑一看就是许久不曾洗过澡,所以一看就是乞丐。

    因为他的这种身份,那些家长似乎并不太在意,有两个被吸引的,也只是对着乞丐的背影笑了笑,其他人则继续聊天。

    就仿佛乞丐如此不文明的当街尿尿是很合理的事情一般,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脸上和眼神里,出现惊奇或不能接受的神色。

    乞丐尿完了之后就跑回来,重新坐到齐浩对面,看着齐浩笑道:“怎么样小兄弟,是不是隐形了?我去撒尿没人会理,你敢吗?”

    我艹!

    齐浩石化了,没想到乞丐有此一问。

    看看那边,几个老太太老头子还好,可其中还有几个二三十岁的小妇女呢,自己过去到她们身边尿尿,一定会被人说是耍流氓吧?这他妈的怎么敢去!

    可问题就是老乞丐敢!而且去了之后无人理会,就仿佛他真的只是一个隐形人一般!

    齐浩心中忽然有了些许的感悟,些许的赞叹。

    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神奇的生物,思维意识会主动将同类去划分出各个等级,然后区分对待。

    看似是同类,其实在人们的心中,早就将身边的人划分成了不同种类。

    比如这个乞丐,在大多人眼中可能与流浪狗没什么区别!谁会在意一只流浪狗在身边撒尿呢?最多就是看一眼罢了。

    思索了一会,齐浩摇了摇头道:

    “你这种价值观是错误的概念,这样有意思吗?没人在乎你在他们身边撒尿,真的能够让你自己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年轻人,我并没有因为什么事情获得过满足,我满足的是自己可以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而不必要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那倒是真的厉害了!老哥,如果你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愿不愿意帮我做一件事?”

    “嘿嘿,小子,我看你很滑头啊!是想要利用老乞丐是不?可以!人生在世难得糊涂难得知己嘛!不过你想要利用我,也要让我爽快是不是?刚才你已经看到我撒尿了,不如你也去撒上一泼让我看看?我这辈子还没遇到过什么可能让我敬佩的人,觉得你好像是这么一个,如果你能去尿上一泼,那我就让你做我的知己,做我刘汉东人生里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好友!”

    刘汉东?这个名字倒是很大气!

    刘乃帝王姓,汉为民族脊,紫气东来东入海,东山日出东如来!

    此人命不能说多富贵,但只要他想,最少不会如此落魄,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命贵”却不惜“贵命”的江湖高人,他之贫困窘境并不是他落魄成这样,如同他所说,真的只是他的选择。

    齐浩得出了一个结论,与之结交倒是有利无害的。

    “哈哈哈!我齐浩做事其实有些章法,这是我能被人取信的一个原因;可曾经却没人敢得罪我,就是因为当我疯魔起来,要比疯子还疯,比魔鬼还要魔!不就是撒泼尿嘛,这天地之大不过是我藏身之地罢了,爷们如果不敢尿这一次,还真就被你个老家伙给看不上眼了!好啊,等着!”

    说话间,齐浩起身,向刚刚刘汉东尿尿的地方走去。

    刘汉东的双眼微微眯起,他这一生走过许多地方,见人无数,之前这个小游戏也是做过无数次的,然而最终却没有一个人会去模仿他撒尿!

    所谓中庸者只是感叹他的洒脱,所谓智慧者只是一笑置之觉得去做这样的事太不智慧,而那些愚钝的人则根本不会来和自己这样一个乞丐相谈,因为正是在这些人眼中自己才是隐形的,才是流浪狗,就是他们明明能够看到自己这个人,却依然放不到心中!

    那么这个少年,难道今天能够打破这个游戏固有的结局,敢去那边的大庭广众之下,大大方方的尿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