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45章 蜗居的蚁族
    高铁到站,齐浩从出站口走出,还没等四下看,一个热情的拥抱就把他牢牢抱住。

    齐浩哈哈一笑,也伸出手给予对方回应,然后将之推开去看,拥抱他的人当然就是山鸡陈光标。

    半年不见…...准确的说是差不多二十一年不见。

    山鸡变得洋气了很多。

    穿着一双仿真的耐克球鞋,下身是有很多洞的牛仔裤。上面穿了黑色的长袖圆领布衫,胸口处印了一个骷髅头,很潮很非主流也很屌丝,那脖子上戴着金链子,一看就知道是镀金的。

    “鸡哥,可以呀,混的人模狗样的。”

    齐浩回忆着当年的口气,对着山鸡友善说话。

    “可以个屁,我跟你说,汉东太大了。当初我出来之前也觉得自己一定能混得不错,可如今啥也不是,社会小底层,没成为人类的败类已经算是不错了。”

    齐浩哈哈一笑,没接这句话。

    他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才不会触及到山鸡的神经。

    看得出来,他的运势并不是很好,齐浩相信他没有说假话,在汉东混的一定很艰难。

    齐浩过来随身只有一个小背包,所以也不需要山鸡帮着拎什么东西,山鸡就拉着徐浩的手,上了一辆出租,然后一路回到了他住的区域。

    这里距离汉东医科大学并不远,不过却并不属于大学城,而是在位于大学城南大概一公里处的一个地方,名为百花巷。

    相传在清朝的时候,这里本身是一个烟花之地,有各种各样的楼阁,楼阁里有各种美妙的姑娘,曾经也是声名远扬。

    只是多年以来在历史的一次次洗礼冲刷中,如今的百花香落魄了,沦为汉东的贫民窟,也就是汉东最穷一批人聚集的地方。

    汉东本地当然不会有穷人,因此所谓的穷人都是外来的打工者。基本是刚刚到汉东不超过一年或者两年的人。

    那么在汉东这样一个大的城市里,想租一套非常便宜的房子不容易,百花巷就是能够满足外地人这种需求的所在。

    穿过一个个狭窄的巷口,终于到了山鸡的房子,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院落里是一间间堆叠在一起的小屋,一共四层,齐汉不进到里面就能知道这些屋子非常小,因为那些屋门距离太近,一个门与另一个门之间可能只有差不多两米的跨度,就是说这些小屋打开门以后,里面的空间可能也就只有两米多一点的宽度。

    当山鸡终于打开了他住的房门,齐浩向里一看,果然如此,这个房子真的太小了,里面堆的东西倒是不多,依然已经拥挤得不像话,齐浩甚至没有迈开脚进去的欲望,因为那一块两米长度,差不多八十公分宽度的地面,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更里面就是一张小床,这张床虽然不大,也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的空间,就是说这个房间还不足十个平方米。

    房间是没有窗户的,只是在棚顶有一盏灯,看上去落满灰尘。

    四周的墙壁都已起皮,齐浩觉得自己一跺脚,可能会掉下来满墙的灰尘。

    这样的地方也能住人吗?

    齐浩在心中有了这样的疑问后,脸上快速出现了对自己无知的嘲笑。

    看来他还是不了解这世界,他以为不能住人的地方,其实住了好多人,百花巷的居民很可能打到十万!而且在这个区域里住的这十万人很可能已经在这边住了几年之久!

    齐浩忽然就想起了两个词,蚁族与蜗居!

    眼前的山鸡和这间房子或许就是这两个词最好的佐证。

    “哈哈,别笑你鸡哥,哥混的不太好,这边房子便宜,当初找过来以后一直就没搬走,城里花钱的诱惑太多,每个月挣那几个钱都不够吃喝玩乐的。”

    “笑啥,出来打工不就这样吗?房子多少钱?”

    “一个月一百,水电另算,不过我们这边的电费贵,一度一块钱。我估计这电表是被房东调过了,一个月我们也不怎么用电,基本上电费也要五六十。”

    “哦……”

    齐浩的目光终于看清了房间内摆放的物件儿,然后有些意外的道:

    “山鸡,你找对象了?”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齐浩看到了那些女性用品,几双高跟鞋散乱的扔着。还有几套应该是洗过的女性内衣,整齐的摆放在床的一侧。

    “嗯,处了四个月,我们厂里一个女工,老家不是汉东的,外省人……”

    “鸡腿!可以呀,竟然干了件这么大的事儿,厉害!”

    齐浩真的为山鸡高兴,觉得可能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无论一个人落魄到什么程度,他总是能找到合适的人在一起相处,正因为这种人和人之间的互动,人们才能在这个社会上活下去,无论生活有多么苦。

    然而现实总不像齐浩想得这样完美,山鸡拿出了一包烟,自己抽一根递给齐后一根。

    齐浩也不客气,拿过来点上。

    抽烟讲究的是情绪。

    齐浩自己抽烟时,抽的是压力,是忧愁。

    与山鸡一起抽烟,抽的则是回忆和友情。

    记得当年小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钱去买烟,于是就偷大人的烟,偷出了一根两个人一起抽,抽的不亦乐乎,还会为最后一口谁抽争抢,那是很屌丝的状态,但是也很快乐。

    山鸡在狠狠抽了一口烟后,向齐浩展现了他面对的现实。

    “分手了,她说今天过来拿东西,我……不怪她,因为我养不起。跟着我她只能在这小屋里,如果跟了追求她的那个老乡,她就能住大公寓……我们是和平分手的,我不怪她!”

    山鸡的脸色这时已经很差,似乎再也无法在齐浩面前装作坚强,没落下泪来已经算是有骨气。

    齐浩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到来还能遇上这种事儿。

    他深深的看了山鸡一会儿,在心中反复的思量着。

    自己虽然穿越回归成为了一个比较厉害的人,但却从没有想过做救世主,而且凭借自己的本事,也他妈做不了救世主。

    所以齐浩不会去随便管闲事,可如今面对自己的发小儿,曾经一个头磕到地上拜把子的兄弟,这事儿能不管吗?

    当然不能,人一生里不会遇到几个兄弟,那么在齐浩的生命中如果说有一个的话,那只能是眼前的山鸡,齐浩觉得如果自己此时不管,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问题是怎么管呢?山鸡的这个未曾出面的女朋友,是因为山鸡的贫穷而离开他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这个女人的品质也不是很高。

    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山鸡分了就分了,妹子大把的有,找一个更适合他自己的也好。

    然而在女人方面,齐浩的三观其实不是很正,或者说跟如今的社会主流不同。

    就拿齐浩自己来举例子,假如说秦月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一旦齐浩是真的很爱秦月,那么她爱慕虚荣,自己就给她虚荣好了,如果没有能力给,那不是人家的错,而是自己的错。

    所以齐浩如今才要努力,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以后在面对秦月的时候,无论秦月要什么,他才都能给得起;无论秦月有什么困难,他才都能帮助她解决;无论秦月有什么虚荣心,他都能满足她。

    齐浩觉得这才是一个成功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说我很爱这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虚荣,看我没房子没车就不喜欢我了,那我就不去爱了,因为我没有办法满足她这些条件,这种男人最后只能是弱者,因为无法满足别人,也就无法真正的让自己强大。

    既然齐浩在内心里有这样的想法或者说是认知,他这时候就在考虑如何来帮助自己的好兄弟呢?思索了一会儿,齐浩决定还是跟山鸡沟通一下好了。

    “鸡,看你要死要活的表情,你是很舍不得人家了?”

    “他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也是她第一个男人,其实我们两个挺合适的,唯一一点就是我太穷了,她也太穷了,我们两个不可能有未来……什么两个人捆在一起奋斗啊这种事儿,不可能发生在我和她的身上。因为她真的很优秀很漂亮,只需要找个好男人就能安逸,我有些配不上她。”

    齐浩有些无语,看来山鸡对这个女人的爱还挺深,这已经是要牺牲自我成全对方了。

    “山鸡,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的话,假如有一点点可能你能够留住这个女人,能够给她幸福,能够不让她走,你就会挽留她,因为你很爱她对不对?”

    “兄弟,这还用说吗?我爱她爱的都要疯了!算了算了,不提也罢!你今天刚来,自己身上还有好多事儿……嗯,咱们等一会儿吧,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等那男的跟她一起把家里的东西都拿走,我就陪你……不对,应该是你就陪我去喝酒,咱们今晚一醉方休!正好她走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挤吧挤吧,也能在我这屋住,你跟我好好说说,借了一百万的事到底是怎么搞的。”

    齐浩看出来了,山鸡是不想让自己烦心,只不过自己来的巧,刚好赶上了这件事儿,山鸡没办法,只能去先把自己从火车站接回来,然后再等待他的女朋友过来搬东西,跟他彻底说拜拜。

    嘿嘿,真的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哇,看来今天这闲事儿自己是一定要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