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44章 他乡遇故知
    坐在高铁上,齐浩紧闭双眼,好像是睡着了,实际上却很清醒,意识已经与灵兽深渊连接在一起。

    这种感受很奇妙,就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只鸟,正飞在天空中,向下俯视苍生。

    深渊具有灵性,能够理解齐浩意识里发出的命令。可它毕竟还只是一只鸟!想要接近秦月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此时深渊盘旋在帝星大厦的周围,能够找到这里已经算很厉害。

    意识连通了深渊就可以控制它,齐浩不打算傻乎乎的让鸟直接飞进大楼里。这样一只没有什么特殊战斗能力的鸟儿,如果进入大楼还不被人家抓住给吃掉。

    所以齐浩要做的只是控制这只鸟寻找机会去偷窥偷听。

    帝星大厦很高,一栋写字楼就是一个小社会,包罗了人间万象。齐浩跟随着深渊的视角,感受着这个万象世界里发生的小小故事。

    一个大的办公室里,领导正在训斥一些员工。训完后他就离开了,员工们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有的开始兢兢业业的工作,有的继续吹牛扯皮,甚至玩手机。

    独立办公室内,胖乎乎的男高管正在与自己的女秘书起腻,他的手已经在她的腿上来回移动了许久,女秘书是想拒绝的,一个劲的说她有老公。胖高管丝毫不在意这些东西,发觉女秘书并没有太强烈身体上的反抗,就摸得更起劲儿。

    再上几层的一个办公室内,很是吸引人的目光,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正在地上做着瑜伽运动,她的大腿修长,因为常年的健身让臀部非常的挺翘,上身更是饱满。

    更上一层楼,让齐浩差点流鼻血,因为这边竟是一个公共的淋浴间,有那么几个身材或美或丑的女人正在洗澡。最靠近窗户的身材很一般,不过她洗澡的姿势很通透,伸展开四肢,清洗着身体的各个角落,深渊双翼飞动悬空看了一会,那女人抬起头也看到了乌鸦,就叫着附近的女人过来:“你们看这只傻鸟在偷窥呢!”

    齐浩很郁闷,心道你才是傻鸟,已经被小爷看光都不知道!

    因为被骂而失去兴趣,齐浩就继续控制深渊直接飞去顶层,终于发现了秦月的身影。

    秦月正在会议室里与几个高管开着会,样子很专注,和私下里齐浩见到的秦月一点也不同。

    齐浩看了一会儿微微摇头,并不是自己大男子主义,但是他真的不太喜欢这样一个女总裁秦月。

    她在工作时就会显得冰冷,这会让她失去一些女性的特质。

    如果不是秦月真的那样完美,那样漂亮。或许自己也不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即使他们曾经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在一起。

    这里就有一个逻辑上的问题。两个世界的秦月是同人,然而却并不是完全的一样,最少性格,工作环境,世界观都不同。齐浩希望自己能够被这个秦月爱上,他也需要一个过程来爱上这个女人的内在,而不是一味的去接受她的外在。

    齐浩不想让眼前的秦月就只是自己心中的影子,这显然对她不公平。

    控制深渊在会议室的玻璃外飞动了一会儿,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

    这个会似乎还会开很久,也不知道中午要不要吃饭。齐浩让深渊锁定了秦月这个目标后就不再去管它,让它自己监视吧。

    断开与深渊之间的意识联系,身边的嘈杂声更加清晰。高铁上不安静,一群半大的孩子吵吵闹闹,都是放了暑假之后家长带着出门游玩的。

    孩子嘛,就应该天真浪漫,齐浩丝毫不觉得他们吵。

    不过因为他们的噪音确实也无法在车上眯一觉,于是他拿出自己的国产智能机,很是随意的翻阅看微信圈,不一会忽然收到一条微信。

    “浩,过的还好吗?”

    啊?

    齐浩愣了下,看看微信联系人,竟然是山鸡陈光标。

    齐浩这一代人应该更潮一些,可是清河村的地理位置限制,导致这里的年轻人没那么潮,小的时候村中倒是有一些上个世纪80年代的玩意,所以齐浩虽然是95后,却与村中一群大小子经历了80后一般的童年。

    比方说他们小的时候最爱看的就是村头录像厅里播放的那几部古惑仔电影!

    在童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齐浩都声称自己是陈浩南。

    而陈光标最崇拜山鸡,陈小春扮演的那一个,所以他的外号就是山鸡。

    陈光标比齐浩大三岁,所以小时候山鸡是浩南的老大。

    两个孩子组团一起玩,经常和其他的孩子打架,号称生死兄弟,曾经一个头磕在过地上,拜过关公,只是那时的他们还很小,不知道兄弟的真正含义。

    慢慢长大后,齐浩与山鸡的关系还是很好,毕竟磕过头,楚翘如果算是齐浩的青梅竹马,那山鸡绝对是齐浩的发小加老铁。

    在齐浩穿越到异世界之前的一个月,山鸡到省城汉东打工。一个月后齐浩就穿越去了异世界,一去20年,可重新返回时现在时空的时间点却没有变化。

    那么对于山鸡来说,他只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和齐浩联系。对于齐浩而言,则是整整20多年没见过这位发小,如果不是他发来微信,齐浩一时可能还想不起来。

    因为有这些之前的事情,齐浩看到山鸡发来的短信自然很是兴奋!他立刻找出山鸡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呵呵,你这只老山鸡,都多久没跟我联系了?”

    齐浩表现的有些过于热情,而且说话的方式过于阳光,一时之间让对面的山鸡有些接受不了,在山鸡的印象中,齐浩是一个不太爱说话,有些蔫的老实人。

    “原来是浩子!我好以为谁呢!哎,半年多了,在这边一直也没安稳,所以不愿意联系人......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过年的时候也没回村,主要是在外边挺难的。”

    在外边挺难?齐浩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很透彻,他已经见识了许多在外打工的人,例如楚相花,那是一个多么精明强干的女人啊!可是出来在外面似乎也有一段时间了,依然住在那么简陋的房屋里。所以如同山鸡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山民来说,这个大都市似乎就更难了,有更多的障碍,有更多的冷漠。

    齐浩心中升起这样一番感慨,可情绪还是愉悦的,他微笑着道:

    “你小子不实在啊,好久不打电话。一打电话就跟我说难,你是想要管兄弟我借钱吗?”

    “哈哈,你这小子,半年多不见看来是活泼了不少,嘴巴挺能说的!放心吧,你山鸡哥我就算再难也不会管你小子借钱。只不过真的好久没有联系你了,原本是刚才还想着要大大电话,没想到你却给我打来了,咱哥俩这心思果然是想通的!”

    “去去去,说着说着一会把我都掰弯了!哈哈,山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还在汉东呢,在一个厂里面上班,一个月赚不到多少钱,累得要死要活,最近不打算干了,想要换份工作。”

    “哦,那你住的地方距离汉东火车站近吗?我现在正在高铁上呢,马上就到汉东。”

    “什么?你也来汉懂了?要到这边打工?”

    齐浩微微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在自己这位拜把子兄弟面前扮猪吃老虎了,不需要保密的东西实话实说就还,于是他就将自己考学,然后管人借了一百万,搞了一个传媒公司的事情说出来。并且告诉山鸡以后自己会到汉东发展。

    电话那边,山鸡对于齐浩考大学这件事直接忽略,就当做他在开玩笑,可是借了一百万搞传媒公司这个事儿是什么意思?

    “浩!你小子是不是他妈疯了?借一百万?老蔫叔知道不?不会是高利贷吧?你可知道这一百万借来,不算本金利息有多少?就算不是高利贷,私人贷一年你也要给人家十几万的!而且在的生意多难做啊?真是胡闹!”

    山鸡的语气有些急切,听的出来,他应该是真的在关心自己,齐浩有些小小的感动,暗道:不愧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果然是够意思。

    然而回想一下,齐浩觉得自己对这个兄弟还真有些陌生,当年他们是小时候的玩伴,大了以后虽然关系也不错,但是已经没有小时候那种大家在一起玩儿的没心没肺劲儿了。而自己一瞬间穿越了20年,三观已经改变了很多,所以让他用目前的思维方式去评价自己这位发小,他有些评价不出来,不知道山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无论怎样,齐浩觉得还是应该跟山鸡见一面再说,毕竟自己来汉东了以后大家兄弟扶手相望,有什么能帮的地方也要帮他一下,如果以前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当然就算了,可是现在齐浩觉得有这个能力,不可能去普度众生,但帮助一位磕过头的好兄弟还是应该应分,并且可以信手拈来的事情。

    想到此处齐浩开口道:

    “行了行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墨迹的人,不就是借了一百万吗?小意思,你今天上不上班?如果没上班要不来接我一下,反正我中午还没吃饭,一会儿下午咱们哥俩找个地方好好喝一点。”

    “行,我去接你,等着吧,高铁车号一会微信发我,我这就去火车站。”

    山鸡很干脆。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了电话,估计是准备马上出门。

    齐浩也很兴奋,他乡遇故知,这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