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41章 秦氏四门
    晚饭秦天风没有参加,说是吃不下。

    齐浩估计他是因为明天的手术而害怕紧张,毕竟这对于秦天风来说是要命的事情。

    “切,老头这么怕死?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胆子都赶不上村里的好大嫂!”

    齐浩坐到饭桌上心情不错。

    心情当然会好了,得到灵兽深渊,成就二品职业,战斗力提升了一个档次怎么会不高兴?如果不是因为碎尸案触了霉头,齐浩一定早就乐不思食。

    来到客厅吃饭的人有庄雄,秦刚,蒋小翠和丁莉,大家都搬到了浮生诊所来住,吃饭也是比以前热闹了许多。

    王猛没来,估计是在照顾老头子开小灶。

    饭菜都做好了,可桌子还是空的,不知道齐浩要什么时候吃,怕凉掉所以没从厨房的保温柜端出来,这时丁莉就和蒋小翠一起忙碌着上菜。

    齐浩对丁莉的感情也就是淡淡如水,两人的差距确实很大,用齐浩的话来说,他可以去随时睡了丁莉,却不会给她一个未来。

    然而根据另一条齐浩的三观理论,丁莉是属于窝边草的范围,自己不应该去睡。

    既然对丁莉没兴趣,齐浩也就动了其他心思,秦刚这小子可还单着,而丁莉也需要一个伴。

    在丁莉去厨房的空隙间,齐浩坐到秦刚身边,贴着他的耳朵道:

    “老秦,问你个事儿,你咋还不处对象呢?”

    秦刚原本正笑呵呵,没想到齐浩跟他说起个人问题,老脸一下就红了。

    “嘿嘿,当兵退伍后我就到了老爷子这里来照顾,一直也没什么精力,没时间去考虑个人问题,要保护老爷子嘛,总不能把自己的身边人搞得太复杂。”

    齐浩暗自竖起大拇指,秦刚还真是挺有自我牺牲精神的,为了保护秦天风连对象都不找,果然够敬业。

    猛然间心思一动,齐浩觉得也不太对,非亲非故秦刚为什么要这样牺牲自己?想到此处,齐浩问道:

    “秦氏有四门,那么除了洪门之外的其他三门是什么?”

    “王,秦,李,这里面的秦家和老爷子正统的秦家血脉不同。家谱中记载,五百年前我的老祖宗是个叫花子,马上要饿死了,被秦家老爷救了性命后苟活,从此成为秦家之奴,被当时的秦老爷赐姓秦。从此我家老祖宗就在秦家扎根,娶妻生子,五代之后他之一脉已经有了百十口人,成为秦府内的大家,之后就与王,李,洪三姓家奴并称为秦氏四门了。”

    齐浩拍了拍脑袋,暗道自己真是笨,早就该想到王猛,秦刚与洪飞都应该是一样的身份,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担任这样重大的职责呢?秦家自己的子弟估计从小都是娇生惯养,也没一个能够承担保镖重任的,族内四门子弟却需要从小历练,然后承担起包围秦家的重任。

    可如果这样......

    齐浩的眼睛瞪了起来,对秦刚道:“你和王猛不会最终也想要娶秦月吧?”

    秦刚一听傻笑一下摆手道:“怎么可能呢?嘿嘿,我和王猛的功夫是还行,但在四门里都不是比较优秀的弟子。所谓之优秀不但要有一定的功夫,最重要的是拥有叱咤商场的将帅才能,是要在以后能够辅佐大小姐稳定秦家基业,开创盛世局面的男人。所以如同我和王猛这种,根本就不在选拔的范围。洪飞倒是进入选拔了,所以他从小就很刻苦,早早的离开了家族,一边要创业还不能忘记学习,如果不能成为最优秀的男人,是不可能站在大小姐身边的!”

    “算了吧,那种货色就算努力一百年也不会有太大出息。秦刚,你刚才说的这个选拔是什么东西呢?”

    “哎,老爷是独子,老夫人当年生了大少爷后就出了车祸,人虽然没事但失去了生育能力。那时老爷与夫人感情很好,所以也就没有再娶。大少爷结婚后也只有秦月大小姐一个女儿,原本想着不需要着急,总归还能生出一两个儿子的,可几年前却因为事故去世,老夫人痛失爱子也一命呜呼,留下了老爷和小姐这爷孙两个。这意味着秦家的唯一正统血脉也就只剩下秦月小姐一人。秦家作为古老的家族,有一条规矩却很开放,那就是不注重传男不传女,只要是家族继承人的血脉,无论男女都是正统,只是要求女儿家以后找了男人,孩子要算为秦家正统血脉,谁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立下了这个规矩,不过总归一直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那么在大少爷夫妇和老夫人死去的那一年,小姐夫婿的选拔仪式已经开始进行,这样的选拔仪式不是以淘汰为目的,主要是激励四门子弟奋发图强,这样才能有机会让大小姐看上眼,有能力帮助秦家继续昌盛下去。小姐每半年都要返回汉东省南方祖籍城镇一次,就是要看四门弟子大比拼,并且与他们交流感情。”

    我艹!

    齐浩听了后只觉得神经已经石化。

    原来老头子在秦月很小的时候就准备给她找上门女婿了?套它玛的竟然没告诉自己!这个老不死的!还每半年就要去交流一次感情?

    “一年二次的话,今年的第一次估计还没弄过吧?那么这个所谓的选拔会是什么时候?”

    “这个是由小姐定的,按照农历来算,最晚也就是八月底之前,最有可能是在七月以后。”

    齐浩算了下,一般大学开学都要八月底九月初,也就是说自己是有时间跟随秦月回一次祖籍镇的,mmp!这可一定要去,秦氏四门里面不可能没有青年才俊,万一其中有几个小子是让秦月动心的,自己去了就直接把他们干掉!

    齐浩的双眼瞪圆,这时也没心情想要做红娘给秦刚和丁莉拉线搭桥了,吃饭的时候都是气鼓鼓的,弄得饭桌上一群人都不明所以。

    ......

    秦老头并不知道齐浩在心中已经把他怨恨上了,依然在为自己是否能渡过难关而悲春伤秋。

    晚饭根本没吃,入夜更是失眠,早上似乎睡了一小会,王猛在天刚刚亮的时候进入卧房,他就睁开了眼睛。

    “老爷,人来了,就在外面的车中。”

    秦天风听后一下坐起,快速洗漱,然后跟随王猛离开浮生诊所,下了台阶转弯走了十几米远,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房车。

    房车前,秦刚正陪同一位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的老人站着闲聊,此人正是汉东人民医院的前任院长方大海。

    “真是辛苦您老人家了!这么一大早就过来。”

    “哈哈,无妨无妨,秦老头这房车真是奢侈,我在上面吃的早餐,味道真不错......”

    说话间,方大海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秦天风,立刻闭嘴,然后瞪大了眼睛。

    等到秦天风走到近前,方大海才惊异出声道:“秦老......您真的还没死啊?而且......而且你怎么还能走路了?”

    方大海算是秦天风故友,但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退休以后他对医院的事情管的也不多,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对秦天风的最后一次会诊治疗他是参与了的,当时与所有医院专家一样,都认为秦老头是活不成了,所以下病危通知书时他在场。

    不过之后他就出了趟国去参加一个医学国际年会,回来后又和糟糠老妻过了五十年的结婚纪念日,忙完了自己这些事后才想起关注下老友,却不想徒弟们告诉他说,秦天风已经转院,住进了一个乡下诊所。

    方大海得到这个消息叹了口气,认为秦天风也是放弃了,那么住到乡下也好,那里更安静一些,就让他思索下人生的最后时刻,追忆下以前的诸多心得吧。

    不成想昨天秦家忽然来人,请求他务必去一趟清河村诊所,一位医生要给秦天风做手术,想让他去做替补!

    这可是太奇葩了,方大海真是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让自己来做手术替补!更是想不出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难道还能把濒临死亡的秦老头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因为种种好奇,也因为和秦天风的老友关系,方大海这才在昨晚就立刻出发,接他的原本只是一个秦家商务车,走了一半路程又换了辆豪华的房车。

    所以方大海是早上五点就到了,一直在房车上睡觉,睡醒后吃了早餐,王猛这才去向秦天风汇报。

    方大海看到自己慢跑出来的秦天风已经是晕头了,想不明白秦天风怎么还能走路,而且还会小跑了?虽然一旁有人搀扶着,可这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啊!

    秦天风跑了两步有些气喘吁吁,看到方大海苦笑摇头:

    “哎,老方啊,老夫已经能走走好多天了。这一阵子也没你的消息,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不成想咱们老哥俩竟然还有这样的机缘!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哈哈哈,其实我也到如今还觉得一切都是梦一般!我不但活下来了,而且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好!那救了我命的小子还说,他保证我能活三年,甚至说如果努努力,弄不好我还能让我多活三十年也说不定!你说......这是不是太梦幻了啊?”

    “三十年......”

    方大海倒吸了一口冷气,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