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37章 她想要的
    齐浩离开了秦天风,就去弄草药熏房子,然后让丁莉,庄雄,蒋小翠准备搬家。以后这里就是庄雄和蒋小翠的聚集地了。齐浩上学后,诊所将主要交给他们两人打理。

    当然了,两个人可能还不够,因为后期清河村会变成东海县,这附近可能会住上很多人,那么浮生诊所也将成为这一带具有不错实力的医疗站。

    到时候还需要招人,齐浩不打算去找一些非常有经验的医师过来,因为有他在,就算是遥控庄雄,他也能很轻易的治疗各种疾病,而且一旦把庄雄培养起来,他应该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毕竟是自己的天命辅臣。

    所以齐浩的目标就是去医学院找一些还没毕业或者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当然是普通的小医学院,如同汉东医学院这种级别的毕业生,估计是不会到乡村来工作的。

    将山上的新房彻底祛除味道后,又是一天过去,到了黄昏之时,村里人都来帮助浩哥儿搬家,意味着诊所已经能够投入使用,就差一个开业大吉。

    齐浩其实一点也不着急。反正只不过是换个地方,以前清河村诊所存在的时候,他也是给人看病而已,现在依然如此,因此形势上的东西无所谓,何况自己的诊所名称叫做浮生诊所,如此清闲的名字,不搞开业大吉也无所谓。

    浮生诊所里的员工宿舍那是非常豪华,简直如同档次较高的酒店,不得不说有钱真好!老头子给清河村诊所的装修真的是舍得花钱。

    蒋小翠和庄雄也很高兴,因为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

    虽然房子的产权不归他们,但是使用权可是完全归他们所有,以后还会成为这里的主管,这样也就是在清河村正式落户了。

    对于蒋小翠而言,更让她高兴的是庄雄已经有所好转。

    在昨天晚上,他们小夫妻竟然过上了一次夫妻生活,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还是让蒋小翠兴奋不已,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立刻觉得生活过得去了,对人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好,见到齐浩的时候,给齐浩的感觉是,这女人是不是要潜规则自己,或者是想被这自己规则呢?

    晚饭后,齐浩早早就上床,忙碌了一天还是挺累的,而新家的环境也好。

    五十平方米的大房,家具家电全都齐全,松木地板,高档床帘,可以让自己滚来滚去的大床,真是舒服!打开窗子后则可以看到远山,看到良田,空气清新的程度是城里人无法想象的。

    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齐浩拿出了手机,想着要不要给秦月打个电话,或者是联络一下燕环,看看娱乐公司那边这几天有什么新的状况?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微信的视频聊天弹出。

    啊?

    齐浩有些意外,这小娘们儿怎么会给自己发来微信视频呢?

    不可能不意外,因为发来微信视频的不是别人,而是在汉东遇到过的精品男装店导购员,楚项花。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8点,她难道还在上班吗?想要给自己介绍新品?

    齐浩知道一定不会这么简单,楚项花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单纯想要推销自己店里的衣服来给自己发消息?

    有些猜不透,齐浩干脆就不去猜了,接起电话打开视频。

    “我操!你穿的是啥?”

    齐浩的眼睛差点没掉出来,画面中。楚项花只穿了一个小背心,那胳膊,脖颈,胸前的沟渠全部露在外面,看上去很是诱惑。

    她的姿态是趴在床上的,齐浩也能看到她藏在身后的一条雪白的大长腿,真是白的桑了良心,怎么就能这么白嫩?

    “齐先生你好……嘿嘿,我现在在家里呢,因为无聊所以给你发个微信。”

    “哦,还好吧……”

    齐浩终于冷静下来,不就是穿的少一点,人家在家里穿的少也很正常啊,而且也没有露出什么关键的部位,只不过就是胸部的曲线丰满一点,大腿白嫩一点,自己又不是没看过,秦月的这些部件可都是极品,有什么啊?

    齐浩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眼睛确实离不开人家那没什么的沟渠……套尼玛,真是好刺眼睛,好像会发光一样!

    反正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齐浩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种时刻要是被一个女人给方住了,那可真面子!

    你都敢如此暴漏,老子要是不敢看,以后就不要做爷们了。

    有了这种不蒸馒头争口气的想法,齐浩更加坦然,于是变得大大方方,眼睛直勾勾看着该看的部位,一本正经的道:

    “这是你在汉东自己的房子吗?”

    “怎么可能呢?您说笑了。汉东的房子要好贵的,像我一个从外地过来的打工女人怎么能买得起属于自己的房子呢?我是租的房子,一个月300块钱。”

    “300块钱,这也太便宜了吧?你在哪租的?”

    “在大学城,这边有很多民房,小小的一间,然后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厨房。给你看看……嗯,就是一个小房间,等会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就可以了……”

    楚项花话说完就起身,把手机的摄像头调整后转了个圈,给齐浩看房间中的布置。

    有些心酸,这可能是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房屋,放了一张床,放了一个柜子,柜子里全是衣服,在柜子旁边放了一个鞋架,鞋架上全是看上去品质不错的皮鞋,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部件等等。

    总的来说这个小房间的布置是温馨的,只是结构太简单,空间太小,而且看的出来墙壁上贴的都是墙纸,估计在墙纸下面应该就是这房子的破旧墙皮吧?

    这种出租房估计都最少用了几十年,房屋湿气重。在这样的房子里住久了人的身体会慢慢变坏,运势也会慢慢的降低。

    楚项花这样的女人当然不应该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齐浩可以预见,在不久之后或许楚项花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她离开的代价可能会很高,或者是住到了男人的床上去,或者是其他男人拿钱包养在一个豪华的单身公寓里。

    那么这个男人可能是自己吗?

    如果楚项花是楚翘一样的性格,或许齐浩也愿意出点钱来一亲芳泽,金屋藏娇,毕竟这真的是个妖娆让人可以动心的女人。

    可是楚项花不是楚翘,这个女人是养不住的,她的心比天高,她的手段也可以比蝎蛇还要恶毒,把她养在身边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被她吃掉。

    这女人不知道是为什么对自己有了兴趣,自己应该根本就不是她的目标,最少目前不是。

    齐浩忍不住苦笑摇头,打消了对楚项花的兴趣,不过想着如果有机会,或许也可以帮帮她,毕竟这是个能够让自己产生心灵波动的女人。

    齐浩这时依然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微笑道:

    “房子太小了,有机会换个大的吧。”

    “看你说的,这房子哪能是说换就换的?我一个月的工资,都用在健身啊,美容啊,保养啊,护理呀,买衣服等方便,根本没钱租房子,还不够花呢。所以估计还要在这里住很久。”

    “像你这种姿色,随便找个男人,你就有花不完的钱。”

    楚项花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道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这钱始终会花完的,只有自己的钱,才一辈子也花不完,其实我也想找个男人啊,一直都在找,我可以不在乎他的相貌,也可以不在乎他是否有情人老婆,甚至可以不在乎他有没有钱!”

    “哈哈?你说的是真是假?连钱都不在乎?”

    “当然是真的!我一点也不看重钱,钱只不过是身外之物。所以我如果找一个男人,唯一在乎的是他能给我什么,不要说什么钱啊,爱情啊,婚姻呀,稳定啊,安全感啊,这些我都不需要。”

    齐浩翻了个白眼儿,这楚项花的心真是太大了!

    钱,爱情,婚姻,稳定,安全感,这些包含在一起,难道还不够让一个女人满足的嘛?可是楚项花明显不满足于这些,那么她到底想要什么?

    微微思索了会,齐浩明白了,摇头叹气道:

    “你想要的东西太虚幻。你要的是一个精彩的人生;你想要的是一个属于你的社会价值,社会地位;你想要的是由你来主导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不得不说,这些东西没几个人能给你。或者说得再直白一点儿。其实所有人对你来说可能都是踏板,他们给你的东西可能永远不能让你满足。最后,你将放弃所有人,走上一条属于你自己的孤独之路。”

    视频那一边,楚项花的眼睛一下变得雪亮,许久之后她终于微笑道。

    “呵呵!记得你是叫齐浩吧?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在意了,这几天总是会想起你。因为你是第一个能看透我的男人,并且把我形容的如此准确,我想在你的心中,已经对我有了一个定义吧?因为你对我的这种定义,让我会很在乎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一个知音有多难吗?尤其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句话是怎么讲的来着?哦对了,‘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却总想睡我。’呵呵!对于我这种女人,是不可能有蓝颜知己,有知音人的,因为跟我接触的男人,他们都想睡而已!齐浩老板,说真的,你有没有兴趣想要睡我一下啊?我可以打破自己的原则,对你毫无目的,只是跟你睡。哦对了,我这样说希望你不要觉得我是很脏的,因为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女孩,最少到目前为止。”

    齐浩歪了歪脑袋,看着视频里的楚项花。良久才又叹气道:

    “说实话,你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我是真想睡了你。可是我觉得还是跟你君子之交比较安全一点,你我之间不需要走得太近。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远山相望,各自安好,如此甚好!”

    视频那边的楚项花撅起了嘴巴,似乎很不爽。

    她摇了摇头,看向齐浩轻声道:

    “哎!齐老板,刚才我还说你了解我,如今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呀。我从来都不会轻易出手的,出手之后必然要为自己付出的代价赚取相应的利益。先前我既然对你付出了,你如果不让我占些便宜,那我会时时刻刻的想着你。”

    哟,这小妮儿竟然还敢威胁自己,齐浩觉得很意外,而且也认为很有意思。

    “那你倒是说说,你在我身上付出了什么代价?我怎么不记得?”

    楚项花慢慢的移动脚步,把手机固定在了梳妆柜上。这样她就不需要拿着手机,也就能照到整个身体。

    现在的楚项花穿的真是很性感,只有一件红色的背心,下身是黑色的四角短裤,虽然这条短裤是四角的,可是它非常紧身,完美的勾勒出了楚项花的曲线,非常的漂亮。

    在空旷的地面上摆着一个瑜伽垫,楚项花或许是刚刚做完瑜伽,因此身上有一些湿漉漉的感觉。这当然更加平添了一些美艳。

    齐浩就平躺在床上,舒展着身体,眯着眼睛,很是慵懒的用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距离自己的脸可能只有15公分远。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想要看一看楚项花到底要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