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35章 狠毒的男人
    齐浩这一手算是把李岩吓到。

    看齐浩的手法,估计一定是经常在酒场上混的吧?他会不会很能喝?

    齐浩弄好了一切后就坐到沙发上,笑看李岩道:“你们明天都要考试,按理来说不应该喝酒,所以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如果现在不想和我拼酒了,我不会笑话你。如果还觉得不服气,还想坚持,那任何后果都与我无关,因为你也是个男人,任何男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

    李香兰终于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还好,齐浩不算是一个真正狠毒的人。

    她原本以为齐浩是想让李岩彻底喝多,这样的话就算明天早上起来,估计也会影响高考的。

    而齐浩现在说的这番话就已经是把可能发生的事情提醒了李岩,可是......

    李香兰将目光移动到李岩的脸上,之后再次脸色苍白。

    不对!

    没这么简单!

    李岩是小富之家的独生子,从小父母娇生惯养,因此这人是有些狂妄自大的。

    他的性格很明显,稍有智慧的人就能看破,齐浩已经在自己面前展现了聪明的智慧,那么他怎么可能看不透李岩是什么人?

    好狠啊!他就是要告诉李岩这是一个全套,然后让他也要硬钻进来!

    在这种针尖对麦芒的比拼中,又有自己在一边,李岩怎么可能做了缩头乌龟?这傲气的小子必然还是要上的,然后结局.....李岩一定会喝多!明天的高考他一定会受影响!

    天啊,这已经不是狠毒了,而是让人颤栗!

    心思不清晰的人根本不会反应过来齐浩在做的事,看似好像就是一场简单的斗酒,可齐浩却控制着所有的节奏,他根本就是要把李岩置于死地后又脱身事外!

    果然,李岩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向齐浩服软呢?

    他当先走过来,瞪着齐浩道:“哥们,别狂!我刚才说过了!还不太一定谁能把谁喝趴下!来吧!我先!”

    说话间,李岩拿起了最上边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齐浩也不废话,拿起第二杯酒喝光,李岩去喝第三杯,齐浩第四杯。

    李香兰看着他们一杯杯喝下去,双眉皱的更紧。

    虽然李岩先喝,可节奏还是完全掌控在齐浩的手中。

    他每一杯酒几乎都是在李岩喝过之后五秒钟喝下去的,从拿酒到喝酒,总共的时间只有五秒。

    在比赛之前,齐浩已经劝了李岩放弃,这根本就是在激怒李岩的火气,李岩当然不想输给齐浩,所以齐浩喝的多块,李岩就会喝多块。

    每人十杯酒下肚后,李香兰快速发现齐浩喝酒的速度变慢了,不再是五秒喝一杯,而是八秒,九秒,十秒,越来越慢。

    为什么?齐浩喝不动了?

    不!看他脸色丝毫未变,他根本就是还能喝的状态,之所以降低了速度,是因为......是因为李岩的状态正在失去,他喝不了那么快了!

    所以齐浩依然在控制节奏,他在寻找一个极限值,让李岩一直处在一个极限值上。

    这个操作太细微!

    齐浩开始的时候五秒喝一杯,李岩正是战意十足,能够跟上。

    可之后李岩跟不上,齐浩依然不肯放过他,所以放慢速度让李岩依然能够跟上,这样的话李岩就不会破罐子破摔去放弃,同时也就失去了休息的时间!

    那么如此喝急酒,李岩能受得了吗?

    答案很快揭晓,二十杯酒喝完,李岩再也喝不下去,嘴巴张开直接吐在了ktv地面上。

    齐浩到了此刻脸色终于有些冰冷,蹦极的时候他原本就吐过一次,胃部已经受损,如今又喝了啤酒与雪碧的混合物,进入胃部是会对胃粘膜有损伤的,虽然李岩还很年轻,但如此一来估计胃部也要耐受好几天了吧?忽然喝了这么多酒,胀气与酒精的影响瞬间充斥在体内循环里,明天就算能够坐进考场,估计李岩也没办法顺利完成考试。

    齐浩不觉得自己的心恨!之前在汉东相遇李岩四人出言不逊自己没有理会就是仁慈,如今第二次自己继续仁慈下去那就是傻子!

    所以他就是要让李岩受到这样的教训。

    “小伙子,我看你的酒量不行啊,要不要让你的三个兄弟帮你?”

    齐浩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毫无感情,他忽然弯腰拉起了傻愣坐在一边的李香兰,抓着她向门外走去。

    “干嘛?这就走了吗?”

    “恩,不走还干嘛呢?里面的人自然会照顾这个酒鬼,还有......”

    齐浩侧头看向一边的服务生,微笑道:“我猜他会打碎五十三个杯子,那么酒钱,包房费,小吃费,赔偿杯子的费用,一共差不多六七千吧,别忘了给他们开发票。”

    “打碎的杯子?”服务员愣住了,杯子并没有打碎啊?还是成塔的样子叠放在那里。

    就在这时,刚刚吐了一地的李岩已经动作。

    “不用别人,我还能喝!”

    他站起身想要去拿酒,可身体不稳却直接趴在上面,所有的酒杯立刻倾倒,有的滚落在地上,有的就在桌子上,劈里啪啦的响声不绝于耳......

    吐的时候李岩是弯着腰的,酒精已经开始起作用,不过还没有麻痹他的大脑神经。

    所以李岩的头脑还有些清醒,因此他听到了齐浩的话。

    这个时候李岩的神经已经开始兴奋,听齐浩说自己不行了他怎么能承认。

    因此他直接起身去拿酒。

    酒杯一共摆了七层,现在上面的四层已经差不多喝完,只有一个杯子还摆在第四层上。

    李岩当然是去拿那个杯子。

    可是他在弯腰站起后身体血液快速混流,这就让他的头部眩晕,身体失去平衡,似然手碰到了那个杯子,但却没能拿住,身子倾倒整个人压在了一堆杯子上。

    齐浩根据他的身高,体型,醉酒程度,结合ktv包房的风水布局,找出了一种他最有可能的跌倒方式,之后去对所有一百个杯子做心算的虚拟受力分析!

    这可就有写复杂了,因为本身力量来源参数就不是固定的,齐浩必须要用一种动态受力分析的算法去找出答案。

    这个答案也不是简单得来的,不单单用了物理学的知识点,还要涉及极限、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线性代数、级数、哲学,算学等等多种形势。

    最终,齐浩测算出可能碎掉的杯子是五十三个,而完成这一系列运算,大概也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

    这是每一位一品灵医具有的一种技能,名心算罗盘。

    心算罗盘的使用条件并不苛刻,只要体力充沛,头脑清醒,体内真气或者叫做灵气充足,那么就可以完成一次这样的计算。

    它的用途倒也并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只是能够让齐浩在一些关键时刻更加敏锐,能够注意到常人无法发现的细节,以及未来的一些可能,因此心算罗盘与通灵之牟一样,都只是齐浩作为灵医的初级辅助能力罢了。

    可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太过玄奇的东西。

    李香兰木呆呆的被齐浩拉出ktv,齐浩是一身轻松。

    “好了,时间刚刚好,也只有李岩喝多,结局也很完美。如果那两个女孩是你的闺蜜,你还是打电话让她们也快些撤退回家吧。高考前想要疯狂一下找刺激这种想法......说的直白一点,只有傻子才会去做的事,上了这么多年学最重要的就是高考这一关,不求你能兢兢业业对待,但最少也不能如此放纵,是时候回去好好休息了。”

    李香兰很乖巧的跟在齐浩身边,觉得此时的齐浩有些高大,身上透露出的气质让她有些压力。

    安静走了一会,李香兰收到了唐微发来的微信。

    “亲爱的,你那个齐浩到底是什么鬼?李岩跌倒后真的撞碎了五十三个杯子,就和他说的一样!靠,这也太灵异了吧?”

    看了这段文字李香兰咬紧了嘴唇,抬起头看了看齐浩的背影,很是修长挺拔。

    虽然内心充满了好奇,但李香兰还是没去问杯子的事情,她想要保留这份神秘感。

    这样一个有趣而危险又神秘的男人,自己怎么之前没发现呢?

    他教育自己的话是大义凌然的,如同一个师长,可他对李岩做的事却是狠辣异常的,估计除了自己之外也没人会在意那些细节吧?真是好手段!

    重新拿起手机低下头,李香兰给唐薇发了一段文字:“今天的游戏到此结束,你和楠楠快点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高考一定要加油哦?我们汉东大学城见!”

    唐薇和孙楠楠这种学习水平想要考上汉东医科是不可能的,可汉东医科就在大学城内,附近学校有很多,本科专科都有,那么两个人如果能考上其他学校,以后上学放学也能一起玩,因此李香兰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鼓励下闺蜜。

    接下来齐浩一直把李香兰送到宿舍门口,分手的时候李香兰微笑这走到齐浩身边,抬手擦去了他脸上的唇印。

    齐浩愣了下,然后皱眉苦笑。

    “淘气的丫头。”

    “哥,今天对你的印象很深刻,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

    “考虑什么?”

    “提亲啊?我爹可是跟你提了亲的,你还没说要不要同意呢?”

    齐浩一听李香兰提起这件事,急忙转身灰溜溜的跑了,那急切的样子让小姑娘看得直跺脚!

    真是的,齐浩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一跟他说暧昧他就这幅样子?自己的魅力就这么小吗?

    李香兰惆怅的在楼下又站了一会,这才返回宿舍去睡觉,这一夜的梦境有些奇怪,她赤身落体的躺在一潭湖水里,抱着她的竟然是个似乎也没穿衣服的男人,真是好羞涩啊!

    ......

    接下来持续两天的高考对于齐浩来说非常顺利,拿省状元估计不能,但省内前十应该差不多,去汉东医科绝对没问题。

    考完试后李香兰就给齐浩打了电话,两人同路回村。

    “李岩错过了考试,在宿舍里昏睡了一上午竟然没人知道。嘿嘿,他的成绩其实还行,考个普通的本科原本没问题,如今专科分数线都不一定能过了。浩哥儿,你可真厉害,改变了他的一生。”

    “你可别抬举我,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哼!所以说你厉害呢!赶鸭子上架,让他想要走回头路都难。”

    “小香兰,这福祸总是相伴而生的,你怎么知道这叫李岩的小子如果上了专科而不是本科,对于他来说不是好事?所以我没有改变他什么东西,他的命运依然在属于他的一条轨迹上,只要他以后不来找我的麻烦,那弄不好过几年还能混的风生水起,如果他看不开昨天的事,以后有机会再来找我,那可就不一定了。”

    李香兰听懂了齐浩的意思,他是对李岩还没有真正的下手喽?天啊,那如果他真的想要出手算计李岩,李岩还不死翘翘?可怕可怕!

    李香兰忽然有些清醒,幸好自己是齐浩的香兰妹妹,幸好自己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估计永远也不会与齐浩为敌,不然的话自己的小命可就悲催了,齐浩是这样狡猾的家伙,如果被他惦记上,生活一定过不去。

    李香兰很是夸张的颤抖了下,然后不再去想这件事,终于展现了属于她这个年龄女孩的活泼,蹦蹦跳跳的走在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