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33章 楚翘的心思
    可就只是这一声叫喊,齐浩已经带着李香兰坠落到最低点。

    之后绳索开始发力,猛地拽着他们的身体向上升高,这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在绳索的牵引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四处漂移。

    他们的身体紧紧贴着,脸与脸相对,李香兰因为害怕已经把脸贴在了齐浩的脸颊上!

    这当然是李香兰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对于李香兰来说还很特殊。

    当惊恐的情绪退去,当李香兰心情平静了一些,她开始感受到齐浩脸颊上传来的温度,感受到齐浩有些急促的呼吸。

    精神恍惚之间,李香兰也想起了过去。

    那时的齐浩显然与现在不同。

    村子里年轻的后生们聚在一起时都会胡吹乱说,齐浩总是站在一边傻傻的笑。

    李香兰那时也不是很大,不过却聪明伶俐。

    因此她非常看不上齐浩,觉得这个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少年有点傻!一定是傻的,否则怎么会傻笑呢?

    因为这种原始印象,让李香兰把齐浩列为了不需要去关注的对象,之后的几年里她几乎忘记了村中还有一个叫做齐浩的少年。

    一直到齐浩和楚翘订婚,楚翘去上了大学,李香兰才想起了这个人。

    她和楚翘从小是认识的,因为楚老蔫和李广才都是村干部,所以小时候两家走动的很密切,楚翘还经常带着李香兰一起玩过家家。

    楚翘扮演妈妈,李香兰总是扮演女儿。

    长大后在李香兰眼中,楚翘就是一个非常需要去尊敬的大女人,楚翘可是她小时候游戏里常年的妈妈。不过这并不是说李香兰就很喜欢楚翘,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可以很复杂,李香兰即把楚翘当做尊敬的大姐姐,也看成是闺蜜,更是一个比较的对象。

    因为这种关系,当李香兰知道楚翘竟然和齐浩那样一个人订婚后,立刻觉得万分可惜。

    一个那么漂亮的姑娘,就要跟村子里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结婚,是没有未来的。

    李香兰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的未来一定要跟楚翘不同。

    在上高级中学的时候,李香兰有这样的愿望,希望有一天她能考去汉东那种大城市,如同楚翘一样。

    然后在大城市里安家落户,找一个看上去很洋气的男人,或者其实也不用很帅,只要顺眼就好,但他一定要有经济实力,能够给自己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李香兰真正的目的其实不是钱,她只是觉得到了那个时候,她就是城里的女人,可以去找楚翘一起去做按摩,做头发,健身等等。

    而这些东西是李香兰自己的没有意识到的,她真正想去汉东的目的只是想要和楚翘一样,只是如此简单。

    齐浩再次进入李香兰的视线,就是他与楚翘的退婚了。

    李香兰在学校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非常兴奋,觉得这是一种必然。

    而且她的关注点有些不同,她非常想要知道退婚后齐浩是不是郁闷的要死,那样一个大美妞就离他而去了,原本会成为他的老婆,以后却会作为其他男人的老婆,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因为这种兴奋,李香兰终于开始在周末反家,听到的故事版本却不同,齐浩竟然一下成为了神医!

    “我艹!怎么会这样?”

    这是当时李香兰当着她爹李广才说出的原话,让李广才很是郁闷,训斥小女孩不要说脏话。

    李香兰立刻脸色羞红的跟老爹道歉,在熟人面前她一项喜欢扮作乖巧的,只有她的同学才知道,她骨子里到底有多么妖艳。

    后来的后来就是那次齐浩挽救了村中的房产,村民们给他摆下庆功宴。

    宴会上,李香兰没想到老爹竟然私自做主要让她和齐浩订婚!

    当时可是吓得她差点死过去,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娇嫩嫩的小姑娘,齐浩一定会猛扑过来吧?

    可意外又发生,齐浩竟然仓皇而逃,与此同时李香兰也注意到,楚翘竟然因为老爹的提亲而异常紧张,如同是......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松鼠,正在吃东西,忽然受到惊吓,于是开始一动不动的倾听,好像石化了一般!

    李香兰快速确定,楚翘是害怕齐浩答应他和自己的亲事。

    这真是太好玩太奇怪了!

    齐浩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化学变化,让楚翘在退婚了一个月后,又对他恋恋不舍了?

    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李香兰彻底对齐浩有了好奇感。

    可惜她是高三,在县城学习很忙的,难得回去村子里一次,想要了解齐浩也不容易。

    直到她听老爹说齐浩要来参加高考,这一下真是把李香兰震惊的差点怀了孕!

    尼玛!一个傻帽还真的要参加高考?原来他当日宴席上去找林老师不是完全的想要逃脱定亲的事!

    这怎么可能呢?他不是小学初中都没上吗?

    因为种种的疑惑,李香兰就上了心,一直等着齐浩来县高中,要亲自好好的和他独处一下,看看他怎么就鲤鱼跃了龙门,一飞冲了天!

    只是李香兰没想到,她与齐浩的这次相遇竟然是这样的,就处在了如此尴尬的境地,随着绳索晃来晃去,她与他之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系列摩擦,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或许也有些紧张,李香兰可以感受到他的力度。

    被人拥抱的感觉竟是这样的,很特别,很深刻!

    绳索晃动的慢了许多,齐浩打了和哈气,然后皱眉,将自己的脸向外拿开了一点。

    “小妞,你口水都弄我脸上了。”

    “啊......?”

    李香兰被齐浩忽然说话的声音吓到,眼睛向下一看,只见齐浩脸上果然是有着水渍,还有着她的口红!

    天啊,刚才蹭来蹭去的竟然没注意自己的嘴巴也蹭到了他的脸,而且还流出了口水。

    这真的丢脸丢去了姥姥家,而齐浩怎么能够如此淡定的说话,他难道不因为蹦极而惊恐吗?看他一脸口红的模样,真是好丑......

    在复杂的情绪下,工作人员终于出手,把李香兰和齐浩从安全绳索上弄下来。

    原本李香兰是想要立刻过去把口红擦掉的,可看到齐浩一脸瞧不上她的模样,李香兰决定还是不要了,并且拿出手机,给齐浩拍了一张照片,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心中坏坏的想着,不知道楚翘看到了这样一张照片,会是什么感受呢?

    ......

    楚翘这几天真的忙坏了,学校医院两头跑,有些疲惫。

    中饭过后,她原本想去睡会,又想着不知道燕环是否来了医院,她都请假几天了?难道病还没好?

    这样一想楚翘有些担心,于是拿出手机给燕环打电话。

    “环儿,今天来上班了吗?也就是你,如果是别的实习生连续请假这么多天,估计早被老师骂回学校了。你的病怎么样?我还是过去看看你吧。”

    “我......我病好了,翘儿,这几天之所以没过去,是因为我遇到了齐浩。”

    “啊?”

    楚翘微微一愣,之后皱眉,良久没说出话来,不知道为什么,听燕环说完这句话后,她的心里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对面的燕环也好久没说话,不过最终还是她打破了沉默。

    “翘儿,我也是不小心碰到他的,他过来办事,原本我想要叫你,他怕影响你考试,所以就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这几天发生了挺多事情,齐浩......他搞了一个传媒公司,到汉东租了一个工作室,就在咱们学校旁边,距离非常近。我觉得这个公司可能挺有发展的,就和他说好了,以后你和我去他的公司做助理,当然只是兼职的,如果真能赚钱,那咱们也有点零花的对不?”

    “哦......是啊。”楚翘机械的回答,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恩,今晚你下班我去接你,那边有地方住的,既然要给齐浩打工,那以后如果有机会就住在那里吧,今天过去安顿下。”

    “好......”

    “恩,那就这样,晚上见。”

    楚翘可以感受到,燕环似乎是很急促的挂了电话。

    女人都是敏感的,楚翘与燕环这三年来一直都在一起,同进同出同吃同睡,算是相当了解。

    所以楚翘觉得这一次的对话很不平凡,她能够感受到燕环的紧张。

    她为什么要紧张?为什么齐浩来了不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也就是说她之前对自己说谎了?

    为什么会这样?楚翘有些想不明白,于是更加懊恼。

    她拿起手机,也不知道想要干点什么,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无意间翻微信朋友圈,忽然看到了那张照片。

    齐浩正站在阳光下,一身修长,仰着头看向上方的位置。

    照片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而这张脸五官的界面曲线很奇妙,额头,眼眉,眼睛,鼻梁,嘴唇,下巴,脖颈......这个侧脸真是很帅气。哎,是否因为三年不见呢?感觉齐浩发育的有些夸张,当年自己上大学离开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模样的,五官没那么显眼,皮肤没那么光滑,肌肉没这样细腻而挺拔饱满......

    等等!

    这是香兰发的朋友圈!?齐浩和香兰在一起吗?为什么齐浩的脸上会有口红?

    楚翘眉头锁的更紧,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

    说吃醋一定是不算的,因为她和齐浩之间的交集并不多,如今还退了婚。

    可不在意却不可能,毕竟齐浩对于楚翘来说的意义非凡。

    小姑娘就这样抱着手机在医院病区的楼道里来会走动,一直纠结到上班,午觉也没睡,但却仍然没想明白,自己内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