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7章 绝对是演员
    田东被齐浩训斥的脸色苍白,差点就掉下泪来。

    医生是个需要奉献一生精力才能做好的职业,每一个主动报考医学院的莘莘学子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怀揣梦想的,都希望自己能成就一方名医,然后救人无数。

    田东如今也是在实习,他还没有接触到医院复杂小社会环境的浸染,还很单纯,还有梦想,所以他有些受不了齐浩的苛责。

    然而这时候他不想解释,也没有能力解释,只能一个人走去火车夹缝的地方,终于是静静的落下泪来。

    齐浩微微叹气,然后暗自摇头,他不希望自己的一番话毁了一个年轻人,但却希望他能够痛定思痛,好好吸取这次的教训,不要犯类似的过错才好。

    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齐浩是个心大的人,不愿为了别人的过错买单,不去想这件事的前后因果,舒服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身体下滑继续半躺,准备再睡几分钟的觉,估计马上就要到清河村了。

    而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在那边几米远处一个身影正要坐到火车座位上。

    啊......

    怎么这么眼熟?

    秦月?!

    齐浩震惊,想不出秦月怎么也会在车上。

    此时的秦月其实心情复杂。

    刚刚齐浩训斥年轻实习医生田东的一幕她是一点不落的看在了眼中。

    而当时那样的齐浩好陌生。

    他的语气急促而抑扬顿挫,他的表情好认真,仿佛医生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一般!

    医事无小事!这也却是天大的错误,如果没有齐浩在场,如果不是齐浩一直给孩子做人工呼吸,那小生命或许坚持不到救援到来吧?

    哎,其实真的不怪那个年轻医生,就连自己都是被当时的场面弄得没想明白。

    孩子中毒了当然是要去解毒的,他既然没死谁又会去在意为什么会没死呢?可齐浩在意了,并且知道应该去做什么,没有浪费一点点时间,这是孩子能够存活下来的前提。

    或许当时也有人会反应过来,可面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谁能有勇气去给他做人工呼吸?万一呼吸两下死了怎么办?

    只能说齐浩的专业素养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真是见鬼,一个小村民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专业素养呢?该死的私家侦探,要不要重新在找别人去调查下?爱,她干嘛这么在意呢?去调查齐浩干嘛?

    就是在纠结的时候,刚刚坐下的秦月却听耳边很近的地方传来说话声。

    “亲爱的,你这是舍不得我啊?我回村你也要跟我回去?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下?这是一个惊喜吗?”

    秦月愣了一秒钟,之后脸色通红,知道齐浩发现自己了,而且已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秦月身边洪飞忽然动作,伸手向齐浩的胸膛推去,秦月想要阻止竟然来不及。

    齐浩过来的时候其实也注意到了秦月身边的男人,对他有所在意。

    这人气息平稳,行动之间步履无声,看着就不简单。

    而且他一直跟随在秦月身边,与秦月同行同坐,难道就是那个洪门的高手?

    奶奶个大鸡腿,自己都将秦天宝抓到了,这斯怎么还在秦月身边?

    齐浩非常非常的不爽。

    抢女人齐浩可不怕谁,何况是抢自己的女人。

    齐浩走过去说话,这小子果然出手,齐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之前打了“刚刚好女孩”的哥哥,结果乘警来了就怀疑自己是坏人,这就是法治社会的三观,齐浩因此而得到教训,所以他不想在秦月面前施展雷霆手段直接干掉讨厌的洪飞,而是凝聚气力在胸口,迎接了洪飞的一掌。

    这一掌或许洪飞没使用全部力气,但却也真的比普通成年人全力打出的一掌伤害力要大许多。

    看来洪飞并不想把自己打伤,而是要教训一下。

    奶奶的鸡腿,你以为打你爷爷是会白打的吗?

    齐浩的屌丝气息上来了,决定要让他好看!

    于是乎接了一掌的同时,齐浩脚掌用力,竟然让身体弹跳的向后倒射出去,直接飞到对面一排座位的夹缝中。

    高铁的座位前排上都是有小桌子的,这些桌子可以折叠贴在座位上,也可以放下来。

    齐浩飞去的时候这边三个小桌子都是放下来的,齐浩早就已经注意到,于是他在向下落后单手和一条腿同时用力,只听得“咔嚓”几声响,三个桌子竟然全部断裂,从前方靠椅背上坠下去。

    “啊!”

    “妈呀!”

    “啊啊啊!”

    附近的人一阵叫喊,全都吓坏了,只觉得今天坐车真是热闹,能够接连看戏。

    同时人们也全都把目光集中到出手打人的洪飞身上。

    这小子会无武术吧?这是多大的力气啊?竟然把人给打成这样。

    洪飞也是傻了眼。

    自己刚刚似乎力气没用太大吧?怎么把人给打的飞起来了?

    秦月愣了一下脸色变得紧张,快速起身走过去搀扶齐浩。

    这时候齐浩就躺在那边座位三人的腿上,正在呲牙咧嘴的嚎叫。

    “啊......痛死了,我的肋骨八成是断了!”

    “肋骨断了?齐浩,你别吓我,你......你快看看能不能站起来?洪飞,你干嘛把人打成这样!”

    秦月真是怒了,她当然知道洪飞的本事,把人肋骨打断很轻松。

    可问题是自己已经跟洪飞说过齐浩的身份了?他是爷爷的主治医师,怎么能对他下如此重的手?都tm把人给打飞了出去!

    “我......”

    洪飞真是觉得要冤枉死,他怎么知道这小子这么脆弱,如同风筝一样,碰一下就飞了,难道说是因为最近自己功力见长的缘故吗?

    在秦月和众人的努力下,齐浩终于是被从两排座位之间的空隙里弄出来,到了过道处就竖条条的躺在了秦月的身上。

    秦月无奈之下只能维持蹲着的状态,让齐浩的脖颈搭在自己腿上,然后用手搀扶他的身体。

    这时两人的动作就有些暧昧了,秦月上半身向下倾想要去查看齐浩的状态,而齐浩脖子躺着秦月的腿,头自然就是向秦月上身的方向延伸。

    一个向下倾,一个向上伸,最终的结局就是撞在一起。

    当齐浩发现自己的后脑勺垫在一片厚实的柔软中时,只觉得整个人都陶醉了,心中再也想不起“刚刚好女孩”是什么球......

    “齐浩,我轻轻碰你,你看痛不痛?”

    秦月费了不知道多大的力气,才把齐浩弄到座位上去。

    没办法,齐浩的伤有些古怪,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洪飞想要过来帮忙将齐浩扶起,齐浩立刻哇哇乱叫弄得一车厢都不消停,那之前将拐卖孩子女人带走的刑警回来后差点又把洪飞带走,齐浩在他们心中已经竖立起高大的形象,他们自然要帮着齐浩维护正义,都被打成这样了,应该要追究责任吧?

    齐浩看秦月急的额头都出了汗,也觉得做戏不能太过,于是才抓着秦月的身体爬起来,坐到座位上去的时候差点把秦月拉倒他怀里。

    秦月不是傻子,而且对男人很敏感,因为她与男人没什么身体接触。

    所以秦月能够感受到齐浩的双手在她身上来回走过的那种碰触感,这让她有些紧张。

    只是如今齐浩受了伤,她作为去搀扶他的人,身体接触在所难免啊?因为这个高大上的理由,秦月也就只能忍着。

    “警察同志,我们都是熟人,这是误会,你们先等等抓人,现在他的伤势最重要。”

    秦月阻止了乘警要把洪飞控制起来的打算,着急忙慌的来看齐浩,将手轻轻放在他的胸口上询问是否疼痛。

    如果是肋骨断了,那么自己一碰他一定会疼的吧?

    “哦......原本疼痛的,你手放我着按着,怎么就不痛了呢?”

    啊?

    听了齐浩的话秦月有些发懵。

    “姑娘,看样子他骨头没折,一定是打的筋肿了,你手按着可能起到了按摩的作用,你多给他揉揉。”

    这是附近一个自诩有经验的大妈在说话。

    齐浩听了大妈说的话立刻心花怒放,恨不得跳起来亲她一口。

    秦月无奈,人是洪飞打伤的,而洪飞是她的保镖。

    秦月可还是第一次这样照顾人,自我感觉很奇怪,有些不甘心这样伺候人,又觉得很新奇因为她从来没如此对待过别人。

    她就站在齐浩的座位边,把小手压在秦安胸膛上,来回揉动,开始时轻柔,发现齐浩似乎并无不适感,之后就琢磨着既然并没有断骨只是肌肉筋络疼痛,那么用力点揉才能起到效果吧?这样想着秦月就用了一些力气,齐浩果然没喊疼,看脸上的模样似乎是舒服了许多。

    秦月终于是放下了一点心。

    这时候乘警过来询问齐浩的状态。

    “小医生,怎么样啊?”

    “啊......没事没事,就是他太用力了,打得我全身疼,尤其是胸口。警察同志,我们都认识,这事就不用麻烦你们了。”

    齐浩表现出的大度又让秦月觉得齐浩真是奇怪,原本他是屌丝,应该得理不饶人才对啊?总之齐浩今天所表现出的种种都是让秦月有了不同感受。

    乘警看事态平息也就站到了一边,乘务员却过来找到洪飞,要他看看毁坏公务的账怎么算。

    洪飞自然不想在这些小事上墨迹,愿意承担所有赔偿,他看到秦月给齐浩揉上身胸口的模样,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他和秦月是发小,自然知道秦月的生活经历和脾气,她何曾为一个男人做过这种事?

    洪飞悔恨不易,恨不得将自己的手切下来,干嘛那么贱去打人?

    毁坏了高铁上的公用设施可不是小事,不是说要赔钱就可以的,列车员还要让洪飞去一下车长室,把发生的事件记录下来,然后在缴纳罚款。

    洪飞无奈之下只能离开,给齐浩彻底让了位。

    秦月总站在过道也不是办法,此时齐浩坐在她原本的位置上,她就只能坐到了洪飞之前的靠窗的座位。

    齐浩在秦月坐到身边后忽然有了一种满足感。

    高铁,飞逝的云,两人紧靠的座位,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