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4章 刚刚好女孩
    齐浩的声音很大,吸引了许多游客的注意力,其中一些人也快速反应过来,这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是在质疑那女人和孩子的母子身份,难道说女人是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一想到这上面,人们全都将注意力集中看过去。

    社会上有一种人最可恨,就是人贩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贩子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他们把人类作为商品去买卖,行为野蛮的不溶于现代社会,可是他们依然存在,这种矛盾往往会让许多拥有正常三观的人无法接受,却又无可奈何。

    那女人被齐浩一喊愣了下,侧头好奇的看齐浩,眼神竟很平静,表情也波澜不惊,对着齐浩微微一笑,却不说话。中间的那小白来确实对着齐浩一脸嫌弃的开口搭腔了。

    “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乱叫打扰大家休息?刚才我们聊过天,人家大姐本来就是到城里接妹妹家孩子回乡下去带的,不是母子怎么了?你乱叫什么啊?”

    对啊!姐姐把妹妹家孩子带去乡下这很正常,毕竟城里养孩子的成本比较高。

    人们觉得齐浩有些小题大做,但转念之后——

    不对!这个小伙子怎么知道对方不是母子?他们好像不认识吧?

    周围人还是疑惑,这时后齐浩却坐下了,心中暗道:自己真是有些神经质,人家不是母子确实正常,或许是敏感了?

    这样想着,齐浩不再说话,重新闭目养神。

    等待后续故事的吃瓜群众们全都泄气了,恨不得过去把齐浩拉起来。

    你tm倒是说话啊?

    搞一下不搞了是什么意思?逗人玩呢?

    既然你看出对方不是母子,总要给大家一个解释吧?

    发现齐浩真的不说话了,人们只能无奈的把目光集中到那女人和孩子身上,可惜孩子被抱在她怀里,距离远处座位的人们也看不到孩子的脸,所以不知道是否因为这孩子的五官与女人的五官长得非常不像呢?所以少年才判断她们不是母子,可及时这样也无法确定说孩子就不是女人亲生的啊?真是奇怪。

    火车上重新回归平静,在距离齐浩隔着六排座位的地方,秦月正一脸惊讶的用书挡着脸,在她身旁坐着的是保镖洪飞。

    这几天秦月的日子过得有些疯狂,被绑架,再次见到假面,接受警察调查,然后……案子破了?

    先后在公司竟然抓走了五六个人,他们都与绑架自己的案子有关,主事人竟然是二爷爷秦天宝,让秦月真是无法接受。

    她有些佩服刑警队的破案效率,真的太快了,她还在焦头烂额案子就已结束,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调查取证的,反正秦天宝被带走后当天就传来消息,说他已供认不讳。

    这一次的经历让秦月很累心,白天忙活了一天公司的事情,傍晚接到爷爷消息,让她无论如何去清河村一趟。

    哎,这件事爷爷应该已经知晓,他一定会很寒心吧?

    秦月觉得自己能够理解爷爷,毕竟是他和秦天宝做了六十几年的兄弟,如今兄弟虽然还不算是反睦,但亲情却不在了。

    秦月也觉得如今的自己处于风口浪尖,一天时间忙忙碌碌让公司各种业务都稳定了,与香港客户郭嘉的合作却基本告吹,只能以后去找其他合作伙伴,这个人一定参与到了陷害她的事情中,只是他参与的不多,去了香港后估计会转机去国外,想要找到他基本是难了,因此他的罪行会慢慢的不了了之,这一点让秦月恼火。

    总之公司的事暂时也就这样,秦月也认为可以去下清河村看望爷爷,消失个一天半天的缓解下压力也好。

    因此,她才出现在火车上,并且看到了咋咋呼呼忽然吼叫了一声的齐浩。

    秦月觉得很无语,自己这两天的生活已经够乱的,怎么这小子却总能跳到她眼前来?

    哎,秦月拿起高铁座位后面放置的时尚杂志遮挡了脸,可不想让自己被齐浩发现。

    “认识?”

    洪飞是个看上去很冷的男人,长得不算帅,但也不丑,身体健壮,体型自然极好,个子有一米八左右。

    “嗯……爷爷现在的主治医生。”

    “哦……他就是齐浩?上次在你公司地下车库前碰到的男人也是他吧?”

    “嗯。”

    洪飞点了点头,不太在意,一个乡村医生罢了,就算他医术高明也不足以让洪飞重视。

    洪飞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他的高傲,一般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这时的齐浩已经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这几天他确实挺辛苦,动脑琢磨事也是力气活。

    昏昏欲睡并不等于是睡着,他在脑海里还在想着那女人和孩子。

    不是母子很正常,可是……那个孩子的脸色嘴唇为什么发紫?

    这可不是好现象……贫血,心血管病,呼吸道堵塞……还有一种情况是药物中毒!

    齐浩终于再次睁开眼睛,侧头看向车窗边的妇女,开口说话道:“这孩子有毛病你不知道吗?”

    他这次声音不大,可周围一群吃瓜群众原本就在琢磨齐浩为什么知道人家不是母子,这时听齐浩又说话了,自然立刻关注。

    坐在齐浩身边的男人一直很讨厌齐浩的坐姿,听齐浩又来找女人的麻烦,立刻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自己坐的一点素质都没有,还有心情管别人的闲事!”

    “啊?你这小子……我怎么坐是我的自由,坐高铁有人规定坐姿了?还有你的意思是说,做人应该自扫门前雪是不是?即使见到可能的违法犯罪行为也不理会?小子,你这种想法不妥啊!怎么建设和谐社会?社会人民培养了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又培养了你!你怎么能如此冷漠?国家就是因为你这种冷漠的人太多,才制造出社会的冷漠气氛!不知道热心是什么东西吗?我觉得雷锋精神真的应该重新推广一下,就从你们这些冷漠的人开始都要学习!”

    齐浩的嘴巴如同机关枪,哒哒哒说了一大串。

    如果要比语言能力那真是没人能比得过他,他的普通话够好,说话吐字清晰而顺畅,声调的抑扬顿挫也恰到好处,说一长串话丝毫不会让人腻烦,还会觉得很有章法,如同是辩论赛的辩手一般。

    齐浩如今很烦这个人,他看着年龄不小也有二十多岁了,可明显是个中二少年,还以为他自己的行为是惩恶扬善英雄救美,真是二出了一个新高度!

    人可以不善良,依然能够在社会上活着,弄不好还能长命百岁。

    可一个自以为善良的笨蛋如果活在这个世界上,那tm可是会害死人的!

    齐浩因此不打算给对方面子,打击了再说。

    秦月在发现齐浩那里又起了争执后就竖起耳朵,听到齐浩说的话就想笑,竟然是将心里原本的忧郁都驱除了。

    这小子原本就是那不修边幅的,他还敢如此高调的说是别人影响了和谐社会?还雷锋精神......秦月觉得腥了一锅汤的这条臭鱼就是齐浩,没有别人。

    这样想并不是说秦月很厌恶齐浩,只是在她看来齐浩根本没那么高大尚,却偏偏如此高调而一本正经的吹牛皮,实在是挺有趣的。

    “什么和谐社会?你这样躺在座位上就能建立和谐社会了?没素质!影响市容!”

    这小子看似文静,说出的话也似乎很文弱,可他的手却很黑,在说话的时候伸手推向齐浩的脸。

    齐浩一看他竟然要偷偷摸摸对自己下黑手,立刻就更生气,从头到尾这件事应该都跟他无关,他却这样无聊的跳出来瞎搞,如果不给他些教训,那真不是自己的脾气。

    对方手伸过来已经要怼在自己脸上,齐浩随便向边上一躲,之后躲开推过来的手掌,微微用力就将他的身体转了一个圈,手臂背后过去。

    “啊啊啊,疼!”

    这小子只觉得手似乎要断了一般,冷汗都冒了出来,一个劲的喊疼。

    齐浩很是悠闲自在,他根本就没用力气,只是这个人太弱鸡了,小胳膊纤细,都赶不上那农村的好大嫂壮实。

    就在齐浩自觉得意的时候,身后忽然伸过来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放开他!坏人!放开!”

    咦?好悦耳的声音,似乎是个小萝莉?

    齐浩回转头看,之后竟微微愣住,这真的好美!

    ......

    安然六岁上小学,大岭曾推行过小学五年制试点,于是安然十一岁小学毕业,初中高中各三年,今年十七岁刚好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上大学。

    安然的哥哥安辰是汉东大学的学生,这一次安然从大岭跑来汉东是去自己的目标学校汉东医科转转,看看这里的环境。

    大岭当然也有学校,可如果说医科,在整个南方还是汉东的医学院最有实力。

    安然从小学习就好,既然对做医生感兴趣,当然是要上最好的医科大学,因此汉东医学院她势在必得。

    在这所学校看了一天,安然很满意学校的环境,可惜大后天就要高考,必须返回。

    安辰学校最近的课程不多,想要去塘东玩,这才和妹妹一起坐上了这一趟高铁。

    齐浩收拾的讨厌小子正是安辰,在齐浩身后过来的女孩则是安然。

    齐浩看到安然那一刻,真是被惊艳到。

    这女孩长得当然很美,却也并没有漂亮到成为绝色。

    怎么形容呢……?或许应该叫“刚刚好女孩”?

    个子不高不矮刚刚好,一米六八。

    五官分开刚刚算是挺好看,组合在一起刚刚好的位置,随便移动下都会破坏这张小脸的美感。

    劲部纤细,皮肤凝脂般洁白,两道锁骨停放的位置刚刚好展现了脖颈的优美和胸部上划线微微的曲度。

    胸部发育的和上身体型刚刚好搭配,胳膊的长度与身材比例刚刚好,臀线与大腿的轮廓角度刚刚好足够吸引人,大腿的修长和形状刚刚好会让人觉得很性感,还有一双刚刚好适合她一身零件的小脚。

    额......看了全部之后,齐浩终于做出了最中肯的评价,一个非常耐看,各方面都很完美的漂亮小美人,简称“刚刚好女孩”!

    女人与女人的美其实是无法比较的,不同的姿态总能给人不同的感受。

    可能一个女人没那么美,但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心情下,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笑容,身上的一丝味道,都可能成为让她美丽成灾的元素。

    而这个刚刚好女孩在齐浩眼里展现的竟是一种完美的感觉,如果不是秦月,齐浩也搞不懂自己会不会玩一次一见钟情,或者说一见而倾心。

    反正他是愣了许久,直到女孩把他推开,挡住了被自己刚刚扭了手腕的男人。

    (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更新时间:00.01、0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