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3章 回村的高铁上
    这件事可不算完。

    汉东电视台的记者在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跑去了张大栓的家,调查老太太死了又复活的事情。

    而在记者到达的时候,警察也去了。

    这件事真的离奇,昨天事故后老太是被送入了汉东第二人民医院的,人民医院已经给老太开了死亡证明,这可做不了假,说明老太一定是死了。

    警察调查发现这件事家属和医院都没说谎,于是也就作罢,只能当做是离奇事件来处理,毕竟这其中没人犯法。

    而记者却不打算放过这件事!

    为此,这名记者找到了第二人民医院的相关人士。

    医院还能怎么说呢?开了死亡证明的人又复活过来,这没法解释啊!

    幸好以前有过类似的事件发生,某人死后都要下葬了,还能自己扒开棺材爬出来,这样的新闻很常见。

    于是院方给出的解释只能是假死,与身体的个人差异性有关,不具备科学统计意义。

    这在记者眼中也就算是奇闻了,自然要在新闻中报道,并且附加了之前四个女人与老太之间发生的故事。

    这则新闻似乎并不太吸引人了,为了收视率,记者只能深一步挖掘,于是发现原来这四个女人是主播,今天第一天开播竟然收到了五十万人民币的礼物。

    这可有些夸张,而且绝对是当下人们都会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

    因此,新闻报道中,这一条也加了上去,央视台同样转播了。

    于是乎,一夜之间,断剑女子组合火遍全国!

    支撑她们被传播的当然不仅仅是绯闻,还有《断剑残花》!

    这首歌一晚上就杀入了网络流行音乐排行榜的第一名,已经有经纪公司在想办法联系断剑组合,想要买到这首歌的版权!

    只可惜,他们找不到齐浩,而且齐浩也不会卖版权,他自己就是做传媒公司的,《断剑残花》的版权当然也在皓月传媒的名下。

    ......

    齐浩是摆明做了撒手掌柜。

    燕环可就忙了,因为最重要的两条消息都是以她为源头转发出去的。

    期间来了各种各样的电话询问,燕环还能说什么呢,一句话就是她也是在其他人那里转发的消息。

    如果对方不放弃继续问,燕环就只能拿出小姐脾气,要么直接挂电话,要么直接吼回去。

    断剑四女已经关播,不过她们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直播间里的贡献榜。

    我的天啊!

    这是多少钱?五十万?

    这对于她们来说真的跟做梦一样。

    “云裳,你说这要洗多少双脚才能挣来五十万?”

    “可能要洗一辈子吧!”

    云裳咽了下口水,之后又咽了一下,然后又tm的咽了一下。

    当把所有电话处理完,燕环回到房中开始琢磨这件事。

    这显然是齐浩一手促成的,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自己明明一直跟着他,却还是看不透他如何推动了这次的事件。

    燕环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她开始的时候认为,齐浩配不上自己的家族。

    如今看来,只要给齐浩一点时间让他腾飞升空,或许在不久之后,七大家族根本就不会被他放在眼中。

    这个男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自己有能力抓到他吗?

    想到此处燕环微微皱眉,很纠结的拿起电话打给齐浩。

    “你在什么地方?”

    “不是说了吗,我要回清河村,现在已经上高铁了。你们在干嘛?有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去找老师?”

    “这个好办,几个电话的事......那你什么时候再来汉东。”

    “高考之后吧,我要回村去看看我的病人,然后也有些事情要处理,明天还要去趟五谷县,挺忙的。反正既然你已经做了我的助理,那汉东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让她们不要骄傲,毕竟神豪不是天天都遇到的。只有她们做好了自己,真正成为阳光自信的女人,她们才配拥有幸福,这句话一定告诉她们,你说要比我说好,因为你就是一个阳光自信的女人,用你冰冷的口气说吧,我想她们或许会因此而不喜欢你,但她们也会把你看做偶像和目标,然后向你去看齐,去努力,这是我希望她们去做的事!哦对了,关于钱方面,这次收的礼物比较多,我会一人给她们一万元作为奖金,这不算什么规矩,也不会成为惯例,只是我这个老板心情好!还有,不要让她们与外界有任何解除,一切都要等到她们自己有真正的能力才可以。”

    齐浩交代了一大堆,燕环听后记在心里却不以为然,她不想和齐浩说这些,然而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就是这样,齐浩觉得交代完了,就主动挂了电话,气的燕环差一点电话把自己的手机扔出去。

    ......

    高铁上的齐浩放下电话后内心也平静下来。

    切,不就是一天赚了28万吗?小意思!没什么可激动的。

    这样在心中自言自语后,齐浩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觉的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呢。

    md......我承认!真是很激动,28万啊!

    这次来汉东算是收入颇丰,加上刑警队给的奖金,总算是把这阶段的花销赚回来了,非常不容易,只是他还欠了庄雄夫妇一百万,任重而道远。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齐浩的心情变好,人也就慵懒了,原本是坐在座位上,向下一滑就改为半躺,这姿势有些不雅,让隔壁座位上看着很秀气的年轻男人微微皱起眉头。

    齐浩做的一边有三个座位,他在靠近过道的位置。

    因为敏锐,齐浩发现了身边男人不满的情绪,侧头对他微微笑了笑,心中暗道:老子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你个小白脸皱你奶奶大鸡腿的眉?

    说对方是小白脸的时候,齐浩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比这小子还帅了许多。

    目光只是无意间的略过小白脸,看向了里面靠窗的位置。

    在那里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面容不错的女人,三十岁出头,而她的怀中,此时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正在沉沉入睡。

    齐浩觉得自己似乎被婴儿传染了,竟然也有了睡意。

    于是苦笑摇头重新半坐躺好,闭上眼睛准备来一觉。

    猛然间,他的双眼又睁开,并且快速坐直身体看向靠窗的女人,用很冷的声音开口道:“这孩子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