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0章 亲已丧而子若狂
    齐浩之前交代过,无论公屏骂什么四女都没必要回复,只坐在哪里发呆就行,就像是个新手一样,说的台词也很简单。

    “我们是断剑组合,刚刚做直播,欢迎大家到来,给大家放歌听。”

    简简单单就是这么几句话,毫无新意。

    下面的游客不能说话只能打字在公屏上显示,评论五花八门,不过总路线就只是谩骂。

    “畜生!”

    “垃圾女人,滚下去!”

    “是爹妈生的吗?”

    “猪狗不如!”

    “大家都走别看她们!”

    四个女人这时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她们还从没被如此谩骂过,即使她们曾经身份卑微。

    燕环躲在直播间角落里,那个地方摄像头照不到,所以她就没出现在直播视频当中。

    她有些搞不懂齐浩了。

    现在确实炒作成功有了人气,可这样有什么用呢?一个负面情节的女子团体,会火几天?谁会成为她们的粉丝?而且这样做是不是对四个女人太残酷了?她们原本就是见不得光的,齐浩却要把她们曝光在太阳下晒,这要是搞砸了估计断剑组合可能会就地解散。

    原本想要和齐浩聊聊,可齐浩这时已经出门,只是告诉燕环等他的电话。

    燕环原本还觉得她已经有些了解齐浩,如今却又发现自己还是看不透他,他的行事作风太出乎人的意料。

    ......

    齐浩离开家后就去找老太太。

    直接打车,下出租后发现这里是一片老住宅区,和石头巷有些相似,不过空间却大许多,巷子里的小轿车是能开进去的,石头巷那边的路车子根本开不进,只能停在外面。

    找到了老太家齐浩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果然是灵堂都摆上了,四处放着花圈,院中放了七八张桌子,一群人正在喝酒吃菜。

    气氛总的来说还挺热闹,汉东的老户人家也讲究红白喜事的操办。

    所谓的灵堂就是在大门侧面搭个棚子,棚子里停放着一口棺材。

    灵堂旁边大门的对面,一个戏台子搭起来,一些民间艺人正在吹拉弹唱,曲的调调很古怪,不算凄凉当然也不可能喜庆。

    齐浩在外面等了许久,看看时间差不多,于是就守在灵堂边上,发现里面没人的时候偷偷进去,只用一分钟就收服了小灵,将之吞入自己的灵识里。

    精英级的小灵还是厉害,齐浩吞了一个就觉得灵力提升了不少,估计现在自己也到了一品的中等水平,再努努力吞几只小灵九阳真气就能达到二品境界。

    做好这一切后齐浩并没有立刻走,而是等在门口看戏,拿着手机随时准备录像。

    这时,只见老太的儿子,昨天在超市里遇到的那个男的出来了,他的媳妇跟在他身后。

    “哭哭哭,就知道哭?我问你,隔壁老郭过来给了多少份子?”

    “好像六百。”

    她媳妇似乎对婆婆的感情还真不错,眼睛上这时还带着挺多的眼泪。

    “这老东西,他爸死的时候我给了八百,他给我回了六百?我就看那信封太薄了嘛!”

    “这你也能看出来?”

    “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我可是会计,跟钱打了一辈子交道!不行,我要找他去。”

    说话间他转身就向院内走。

    齐浩冷笑连连,他想起了一句话,叫做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句话自然忧伤,可如今的状况似乎更是让人心痛,亲已丧而子若狂啊!真是最为讽刺的人间画面。

    拿出一根烟点燃齐浩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嘴角扬起邪魅的笑容。

    他看到那老太太已经晃晃悠悠的从灵棚里走了出来。

    其实在灵棚外面一直就有几个年轻人,都是跟老太有些亲属关系的年轻后生,负责看着灵棚,却一直在外面看大戏,很不尽责,对故去的人并不敬重,这可能与老太儿子的表现有关吧,亲生儿子都只知道手里钱而没有更多伤悲,还能要求别人怎样呢?

    “小杰,你们这是干啥呢?”

    老太很虚弱,声音也不大,她不知道自己家这是怎么了?门口为什么会有人唱大戏?花圈是给谁摆的?老头子可死好几年了啊?

    叫做小杰的后生只有十五六岁,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去看,之后——

    “诶丫!姨奶奶!你......你活了?”

    这小子的喊叫声有些大,惊动了许多人。

    “我去,刘大妈怎么活了?”

    “艹,见鬼了!”

    “啊!闹鬼了!闹鬼了!”

    “大栓,你妈活了,你妈活了,快出来看看!”

    外面的混乱吸引了里面人的注意力。

    老太儿子气冲冲的跑出来。

    “谁tm叫的,你妈才活了呢!吓唬谁呢?”

    张大栓出来后四下看,看到自己亲妈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妈......妈妈啊,你咋活了?”

    老太太可不糊涂,如今已经看出丧事是为自己办的,立刻气的嘟嘴唇瞪眼睛。

    “你个白眼狼!你是想你妈死是不是?死了我的房子就归你了对不对?养不熟的白眼狼!”

    老太太力气还挺足,脱下鞋子上去给她儿子一顿好打。

    这时来吃酒的人也都出来了,一看老太太活过来全都火起。

    一个死了一天一夜的人怎么可能复活?妈的,一定是张大栓要骗大家伙钱!

    人们这样一想全都闹起来,嚷嚷着要退钱。

    张大栓坐在地上直接哭出来。

    “妈啊!你怎么能活呢?我这买棺材,买寿衣,买花圈,请酒席花了不少钱啊!还想着礼份子都收回来,你怎么能活呢?”

    老太太一听气的也坐在地上哭,感叹儿子不孝顺。

    那儿媳妇急忙上来劝说,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老太太哭了一会觉得胃部难受,她的身体毕竟是饿了一天一夜,于是不哭了,叫喊着要吃东西。

    儿媳妇赶快叫人去屋里弄出一碗稀粥来给老太太喝。

    齐浩在一边用手机记录着全部过程,嘴角邪魅的笑容更浓了,在老太太喝粥的时候,他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西边的天际,那里太阳正在下落,一片火烧云已经攀升。

    “ok!非常圆满!”

    齐浩结束录像,之后把这段视频传给燕环,让她在朋友圈发布,并且写上一个标题:神秘醉酒女亲吻死亡老太,祝福她第二日黄昏时复活喝粥,结果......老太太活了!真的在黄昏时喝了一碗大米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