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03章 其实挺美好
    除了人生最大的意外,燕环也正在经历人生最刺激的事情。

    齐浩躲在了官山塘小区5312号住房的楼道内,而燕环则返回了车子上与齐浩开启了微信视频对话。

    齐浩带的是燕环的电话耳机,燕环在车内自然不需要,直接开启免提就行。

    “齐浩,你就要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恩,当然。”

    齐浩对着耳机用很小的声音说话,楼道里黑漆漆的,反正他这身衣服也是邋遢的不像样了,齐浩干脆坐在地上,背靠着墙,然后点燃一根烟。

    他真不是烟鬼,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他甚至都不抽烟,可到了这个世界他的眼抽的有些多了,一天五六根。

    男人总是有压力的,齐浩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所以他这时就有压力,一定要抓住这个团伙,让王天宝获得更多的功劳,这样才能将功补过,少判几年啊。

    所以说在体制里生活的人,一定不能触犯体质的规则,这才是一个成年人正确的生活之道。

    当然了,齐浩其实不爱管闲事,他只是挂念当年王天宝从城里打工回来给他带过的那几年新衣裳。

    抽了一口烟,齐浩的记忆之门打开,想起了三十二年前的事情。

    其实在这个世界里,时间只走了十二年。

    相依为命的爸爸被泥石流冲走了,他就在附近一块大石头上站着,抱着他的是楚老蔫,而自己和楚老蔫都是被爸爸推上石头的。

    齐浩哭叫着喊爸爸,可风雨中他根本看不见爸爸去了哪里,脚下一滑,他一下掉落石头,双腿已经浸在了泥石流中,强大的力量似乎要把他抓走。

    楚老蔫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手,用力的喊着:“娃,你别动,你别动!”

    齐浩好像是吓哭了,或者是伤心的哭了,也或者是风雨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当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水珠是什么东西,只是害怕并且伤心。

    眼角向四处看去,在不远处的一大片空地上,许多熟悉的乡亲们都在。

    刘广才叫喊着:“快点拿绳子!拿绳子扔过去!那几个后生你们去砍树!快点快点!”

    老李头叫喊着:“老齐八成是没了啊!老蔫,你可抓住孩子的手!把他带回来咱们一起养!”

    楚翘在那里只是哭,嘴里面似乎也喊着什么东西,可口齿不清听不清楚。

    王天宝已经把裤子都脱了,穿着裤衩子举着一根长度五六米的大竹竿,站在泥石流边缘向这边伸着:“孩子你别松手!抓住你老蔫叔!我给你推上去!”

    竹竿子还是太短了,根本够不到齐浩,可齐浩还是印象深刻,他匆匆瞥了王天宝一眼,而这一眼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后来他被救了,成了孤身一个人,于是村中的婶子大爷们就都成了他的家长。

    十二年前的清河村更穷,楚老蔫虽然是村长但家中有些时候都揭不开锅,他其实很有责任感,经常会把家里的一些东西拿出去给村子里比他更穷的人,这就导致他也变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穷人。

    那时候齐浩和楚翘都吃不饱饭,于是村子里的很多好心人,都会叫上他和楚翘一起去家里吃白面馒头。

    齐浩记得,他去过最多的就是王天宝家。

    王天宝出去的早,算是村子里面第一批富起来的人。

    在农村想要挣点钱太难了,根本就没有可以打工的地方,农民们依靠种植庄家养活自己,到了年底把多余的粮食卖出去,也就能换来几千块钱的存款。

    而十二年前的物价已经挺高,几千块钱在家里放着是钱,拿出去就不算是钱了,村子里迎来送往之后家家都成了困难户,想进城买点生活用品都需要精打细算。

    一年又一年之后,齐浩忽然发现自己挺喜欢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城里打工的老少爷们都会回村,带回来一个个新奇的小物件。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两个人,一个是王天宝,他每年都给他带新衣服回来;另一个就是老律师冯远山,他当年还在城里开着律师事务所,并没有退休,年底回来就会买许多书,给村子里面的娃娃们看,各种各样的书,那也是齐浩童年最重要的知识来源。

    齐浩依稀记得老爸还在的时候说过。

    男人活一辈子不容易!

    爱上了什么女人就要为她遮风挡雨,即使自己万劫不复也要去爱!

    有了仇家不能放过,即使身败名裂也要去复仇!

    有了恩人一定要报答,即使倾其所有也在所不惜!

    当年的齐浩并不理解这三句话,直到异世界,他的老师给他讲了狼回头的故事,他才猛然醒悟,老爸和老师所讲的完全是一个道理。

    男人吗,如果不活的通透一点,对不起天地安排的那一道中通笔直!

    其实齐浩觉得老爹和老师可能都有些大男子主义,不过他却也接受他们的说法,并且这么多年为人处世一直都是这样的。

    “喂!齐浩!你想什么呢?问你话呢?有没有动静啊?”

    齐浩对着手机摇了摇头,然后又吸了一口烟,慢慢的吐出烟圈。

    此时楼道里是黑暗的,燕环觉得手机画面里的齐浩很奇特。

    在手机灯光的照射下,视频显现的效果有些曝光,并且缺少颜色。

    而这样的齐浩,当他把一口眼圈吐出,让他的一张脸被烟雾环绕的时候,竟然有一种燕环从未见过的颓废之美!

    他的眼神还是那样温柔,目光中不带一丝惊慌,不带一丝紧张,就仿佛他根本不担心今晚会发生什么事!

    这真的是个好奇怪的男人!

    为了一个老乡,他能这样在人家楼道里一直蹲守,这份热情或者说是热心,到底来源于何处呢?

    “燕环,你和楚翘是好姐妹,你们长得这么好看,在学校里没人追吗?”

    齐浩不想继续回忆了,回忆这东西一点也不好,会让人软弱。

    所以他用很低的声音去和燕环说话,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而他随意的一句话却让燕环纠结。

    什么意思?

    这句话中问的是自己和楚翘两个人,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他的前未婚妻楚翘吧?

    想到此处,燕环不自然的就崛起了小嘴,然后震惊的发现,自己竟华丽丽的吃了楚翘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