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98章 困境
    齐浩觉得庆幸,他成功见到了老叔王天宝;齐浩也觉得挺不幸,因为王天宝的下铺是个娘们。

    兴业小区对面的包子铺内,王天宝正在热情的招待齐浩吃包子,齐浩是一脸的严肃。

    “叔,可别说你出轨了?我婶子人那么好,你要是在外面搞别的女人,我可不饶你!”

    “浩娃,说啥呢?你叔是那人吗?”

    “那女人咋回事?”

    “你是说秀莲啊?她叫陈秀莲,是小区里的保洁,也是我们宿舍同事尹亮的女朋友。咱这边打工的条件艰苦,他们不想花钱租房子出去住,又想晚上能一起抱着,自然就放下了脸。其实也没啥,宿舍有人的时候他们就只是一被窝,等大家都上班的时候就请假回去搞事情。我们队长人不错,也理解他们,有些时候干脆就给他们放个一小时的假,让他们去搞,哈哈。”

    王天宝说的绘声绘色,齐浩却听得咋舌,之后平息了心中的情绪,只觉得外出打工者真是不容易。

    “浩娃,你这一见面就审讯我,我还没问你呢,你来城里干嘛?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不找你找谁?”

    齐浩听王天宝问起,就将王巧姿在家差点被杂毛老道脱光了占便宜的事情讲了出来。

    王天宝一听当时就急了,拍桌子瞪眼睛。

    齐浩急忙安慰道:“紧张啥?不是啥也没发生吗?被我给治了,估计已经送去县里派出所定罪,少说也要关个五六年。”

    听齐浩如此说,王天宝才平静下来,之后对齐浩感激流涕。

    齐浩也没工夫跟他废话,于是开门见山的道:

    “叔,这件事先放放,我这次来有其他问题要找你确认,就是你家里那些物件,都是在哪里弄得?”

    “啊?”

    王天宝愣了下,之后脸色变得苍白,眼神闪躲的道:

    “啥......啥物件啊?”

    “别跟我装糊涂!告诉你,只是挂在你家二楼的那副《麦田少女》油画价值就能达到一千万,如果来路不正,这些东西就可以让你丧命!你要是还想活着,还想看着你娃长大娶媳妇,那就别跟我打马虎眼!说出来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问题!如果不说那死了也没人再管你!回去我就让婶子改嫁去!”

    “啥少女?”

    “就是那幅画!没穿衣服的女孩在麦田里奔跑,挂在你家二楼的!”

    “......浩娃,叔没听清,你再说一遍这画值多少钱?”

    “最少八百万!”

    王天宝听到此处已经完全惊呆,张大了嘴巴。

    齐浩狠狠的咬了一口肉包子,这个傻帽,明显根本不知道这画的价值。

    “还有你那个放在二楼客房里的花瓶,康熙朝官窑出品的青花瓷,上品,几十万是有人要的!总之你房间里的东西,加在一起卖个一千多万没问题。老叔,咱们也别墨迹,你要告诉我实情,有什么难处我都能帮你想办法,如果你什么也不说,那我也懒得管你。”

    王天宝听齐浩如此说,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

    猛然间他靠近了齐浩,身体都在颤抖,压低声音道:

    “浩娃,我跟你说,你可一定要救救叔啊!”

    “快说!”

    王天宝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出了其中的隐秘,齐浩一听立刻满心纠结,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

    在半年前,王天宝经历过一次艳遇,他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叫杨笛。

    这女人住在兴业小区内,开始的时候王天宝以为她是业主,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租房的住户。

    后来的情节很简单,杨笛主动勾搭王天宝,王天宝心中虽然对杨笛有了无限幻想,但终究没忘记家中糟糠,所以几次独处的机会都没就范,直到一次喝多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就赤身裸体的和杨笛躺在了她的家里。

    正不知如河是好,忽然卧室房门被打开,竟然跑进来几个男的,其中一个还拿了和杨笛的结婚证,说王天宝偷了人家老婆。

    王天宝是个老实人,当时都吓完了。

    杨笛也是个不要脸的,竟然给她的老公跪在地上说是王天宝强暴了她,王天宝有口难辩,对方几人就要把他送派出所去。

    王天宝无奈之下只能继续求饶,之后那男的提出要求,让他赔钱。

    王天宝哪来的钱啊,将身上所有的五千多块钱给人家后他们还不满意。

    最后,他们给王天宝出了个注意,让他提供业主的信息,看看小区里哪一户人家是长期没人住的,之后他们去偷点东西也就当做王天宝的赔偿了。

    王天宝当时也是太害怕,就被他们带着做了一起偷窃。

    其实如同这种豪华小区,许多房子都是空着的。

    房主中有些都是大本事的人,弄不好长居地根本不在汉东,他们只是买了房子在这里,一年也就过来住一两个月,其他时间却在外地甚至是国外。

    所以这群人根本就是寻找这种房子下手的惯偷,只不过当时的王天宝根本不知道。

    跟他们做了一起后就成了同犯,以后也就被控制了,想要退出来也是办不到。

    王天宝在兴业小区里参与的偷窃一共只有两次,偷的都是那种房主不在的,可时间过去了半年房主也始终没出现过,所以没人报案。

    不过他偷的东西如今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那群人倒是弄了一些其他不知道在哪里弄得东西,运送到王天宝乡下的家去先放着,所以王天宝家就变成了一个藏脏的地方。

    齐浩又吃了个包子,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王天宝怎么就这么傻,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在犯罪吗?而且已经是构成犯罪了!

    齐浩能驱灵逐鬼,能医病救人,能看破生死,能揣测天意,然而他却无法在法治社会下,救赎一个犯了罪的人。

    将包子吞下去,齐浩喝了点水,然后点燃了一根烟递给王天宝。

    王天宝接过后颤巍巍的抽了一口,齐浩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

    两个人静静抽完了烟,齐浩伸手拍了拍王天宝的肩膀道:“老叔,自首吧!我会帮你想办法把那群要挟你的人抓住,将功补过之后你就是污点证人,如同这种情况也判不了几年。而如果被抓,假如从你家里搜出来价值两千万的赃物,那可是够枪毙的了!”

    “自首?”

    王天宝的脸色已经苍白,神色虚弱,看着仿佛瞬间老了好几岁。

    就在这时,王天宝的电话响起,他拿出看了下后立刻一脸惊恐。

    齐浩不用去猜也知道,一定是那个犯罪团伙的人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