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94章 正反向思维的不同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觉得秦天宝是凶手?这是猜测吗?这种猜测能提供证据吗?齐浩,我们已经打算聘用你作为刑警队的案情顾问,会给你发放正式的委托合同,以后也会以咨询费的方式给你发放工资,如果破了大案要案还有特别的奖金,这都是很正式的!就是说以后你也会成为一名警务人员,说话办事代表的是我们人民警察,可不能胡乱开口!必须要有证据!”

    关镇海有些严肃,并不是他想要打官腔,只是以前刑警队请来的顾问大多都是有身份背景有名气的,可这个齐浩的背景资料太简单太平淡了,关镇海心里有些没底,觉得还是要好好敲打敲打,以免以后麻烦。

    齐浩其实很理解关振海,他也不想卖关子,于是开始自己的推论。

    “一个不需要问我们就都可以知道的问题——幕后黑手和田贝老公陈建南之间一定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在杀死秦月确认她死亡后,陈建南会给幕后黑手一个反馈!这可能是向某个手机号发个消息,或者是告诉他的老婆田贝。对不对?”

    “恩。”

    “然而因为陈建南被假面侠打晕,一直就在悬崖边上躺着,直到中午过去的时候才被我们的刑警队员带去医院,现在还一直处于昏迷当中!这就说明幕后黑手已经知道任务失败的事,郭嘉也因此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害怕受到波及的郭嘉才会一大早就飞走了!那么我们又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郭嘉绝对和这次事有关,他是故意让秦月不带保镖去体育馆的,然后又故意支开了保镖王龙脊!”

    关镇海微微点头,这个分析也合理。

    “郭嘉我们可以不去管他,因为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事,或许只是别人许诺了他一些利益,然后他帮个小忙。毕竟秦月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利益客户,当有更大利益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为了利益推波助澜,助纣为虐!这也是他这种商人的本质,我们不去说他。就说说幕后黑手吧,从昨天的电视资料视频来看,张端平是和田贝接触过的,张端平很可能就是知情人和执行人,和田贝接触不应该是个巧合。那么问题就来了,张端平身后的人应该就是幕后黑手,既然事情已经失败,他难道不应该做出些安排吗?他难道就不怕警方从凶手陈剑南夫妇找到张端平吗?他就不怕张端平把他暴露吗?”

    “或许张端平并不是知情者?或者张端平其实也不知道主谋是谁?所以幕后黑手才有恃无恐?”

    关镇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反向思维上考虑是这样,张端平似乎没有和幕后黑手直接联系的证据。但如果从正向思维就能推断出必然的结果!假如我是幕后黑手,我是秦天宝,我需要去安排杀手,自己又不会出手,必然会挑选一个绝对信任的人去执行这件事!那么张端平是这件事的执行人,他去联络电台帮助田贝走关系,然后通过田贝来向退伍的陈建南发出指令!这里是否还存在其他执行人呢?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没有!所以我们就只能设定张端平是执行人。我所说的正向思维就是从幕后黑手的角度去考虑,关领导,这话你能理解吗?”

    关镇海思索了下点点头。

    正向思维,反向思维,这还真是新奇,虽然这件事到此为止还是没有明显的指向证据,但关镇海已经有些开始佩服齐浩的思维模式了。

    “恩,你继续说。”

    “既然幕后黑手已经知道任务失败,你说为什么他不安排张端平这个执行人撤离?他就那么有恃无恐吗?”

    “额......或许他给了很多钱?”

    “就算给了五千万!可事情出现了披露,他不是更应该让张端平跑路吗?只要张端平跑了,那么这件事就不会波及到他!而张端平有了钱难道不该跑路吗?”

    关镇海思索了一会,摇头道:“我能想出来的还是之前刚刚所说,或许张端平不是执行人,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对,你说的很对!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幕后黑手绝对信任张端平,他深信张端平不会出卖他!这还不够,他应该也绝对信任田贝,相信即使田贝事发也不会牵连到他!所以他才能有恃无恐不安排他们撤离!”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这种绝对信任的关系要如何建立呢?这很难,不是给钱能够解决的问题。”

    “是啊,绝对信任的关系到底要如何建立呢?美女,请把之前综艺频道转播的《辣味妈妈》那档节目录像调出来。”

    齐浩跟负责技术信息的女警说话,她的动作很快,几秒钟时间已经开启了视频。

    齐浩亲自过去控制鼠标快速拉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暂停,画面上的图片是田贝正和她的儿子站在一起。

    齐浩用鼠标将他儿子的头像截图后放大,接着又打开监控视频,将会议室里张端平的头像截图,最后把秦天宝的头像也调出来,三张图放在一起比较。

    “领导,将这三张图放在一起,你有什么感觉?”

    齐浩侧头去问关镇海,目光中带着闪烁的光芒。

    关镇海有些错愕的看着电脑上的三张图,看了一会之后才道:“嗯......他们三个长得倒是有点像。”

    “哈哈!不是有点像,而是非常像!只不过他们的五官布局有些差别,所以整体看上去并不会有太明显的感受!然而......”

    齐浩快速将三张人头图像上的五官分解出来进行比对。

    “看看这鼻子,这样摆放在一起能够看出差别吗?看看这嘴巴,是不是很相似?看看这眼睛,是不是并没有太大差别?”

    关镇海有些目瞪口呆了,看了电脑图片一会后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

    “齐浩!你不会怀疑他们三个有血缘关系吧?”

    “不!不是血缘关系!我怀疑张端平以及田贝的儿子,都是秦天宝的私生子!”

    齐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车的人更是傻了,全都张开了嘴巴。

    而齐浩却动作迅速,从网络上调出了秦天宝的资料。

    “之前我其实在网上也了解了一些秦家人的事情,当然都是一些八卦新闻。据说秦天宝在年轻的时候是四兄弟里最帅的,早些年不务正业还因为非礼集团员工的罪名被拘留过十五天,这件事发生在十七年前,那时的新闻不好找,我是在一个女人的博客里面看到的,她讲述了这个故事,说17年前秦天宝把她关在总经理办公室里猥亵,差点就强暴了她!而当时秦天宝所在的公司是隶属于汉东的金田纺织厂,这家厂子是秦家与日本金田会社合作开创的一家合资企业,如今企业已经不存在,七年前秦家收购了日本金田会社的股份,将纺织厂该为了帝豪服装厂!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在十七八年前,田贝是否在金田纺织厂待过,在二十七八年前,也就是九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不久之后,张端平的母亲是否也在这家纺织厂待过!”

    齐浩说完这番话看向关镇海,关镇海还在目瞪口大,发现齐浩看着自己,他才侧头对身边的人道:“去查!”

    之后,关镇海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这汗水是不经意间就流出来的,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到底是如何去想的啊?竟然可以想象出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