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93章 他就是凶手
    科技车内外的几个人也都有些晕头。

    齐浩发出的是什么问话指令啊!人家妈妈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崔宝山毕竟也是经历丰富,虽然惊讶却也表现的并不明显,一愣之后笑道:

    “张先生看着不大?竟然就能在帝星这样的大集团里担任外联部的办公室主任,真厉害!”

    张端平看着确实不大,二十三四的模样,如同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哈哈,崔同志客气了,我只是运气好,工作也确实努力,这才能到这个位置。”

    “不不,我觉得这一定与家族的培养有关,不知道张先生的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

    崔宝山问的很含蓄,这毕竟不是讯问,而且崔宝山也没亮出刑警的身份。

    “哦,我父亲是厨师,母亲是咱们集团下属服装厂的一个女工,只是一般家庭,不过他们对我的教育是很上心的,因此我从小还算懂事,各方面能力一直不错。”

    张端平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展现了他年龄之上的城府,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

    崔宝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水,慢慢的用嘴吹走杯中水面上漂浮的茶叶。

    科技车内,齐浩快速走到负责设备技术的女警身边。

    “同志,秦氏家族如今的成员相册和信息收集好了吗?”

    那女警点点头,然后在电脑上展示给齐浩看,关镇海原本是坐在车上的,这时也走过来查看。

    这台科技车有点类似于房车,后面的空间很大,而且足够高,关振海的身高只有一米七可以站直,齐浩倒是需要弯着一点腰。

    “秦氏家族如今的当家人是秦天风,秦天风有三个弟弟,秦天宝,秦天奇,秦天辰......”

    “他们的年龄资料有吗?”

    齐浩不等女警继续说直接问话。

    “嗯......秦天宝六十六岁,秦天奇六十三,秦天辰六十。”

    “他们谁有儿子,各自多大?”

    女警被齐浩问的有些糊涂,不知道这些东西跟案子有什么关系,看了一眼关镇海,关振海也是一脸迷茫。

    微微停顿了下,女警才整合出资料回答道:

    “秦天宝有三儿一女,大儿四十三.......”

    “好了,秦天奇和秦天辰呢?他们有儿子吗?最大的一个多大?”

    “哦,秦天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四十;秦天成有一子一女,大儿子三十八。”

    齐浩点了点头,然后快速拿起话筒对崔宝山道:“问一下张端平今年多大了。”

    崔宝山已经是无语,虽然越来越糊涂,但他是毫无头绪的,也就只能让按照秦安吩咐的去问。

    “哦,我看着长的小,今年其实已经二十八岁了。”

    二十八!这个年龄意味着他的父亲最少也要四十六岁以上!

    齐浩双眼放光,对女警道:“同志,我想看秦天宝,秦天奇,秦天风三个人的资料照片。”

    “哦,都在这里了,我一条条调出来给你看。秦天宝也是帝星集团的执行副总,前些年在管理一些帝豪集团下属工厂,最近几年回到汉东帝星大厦内上班,负责管理零售快消这一块,也监管帝星超市,酒店,娱乐场所等等,只不过他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因此实际上管事的是他的三个儿子,他只在幕后......”

    女警还要继续说,却发现齐浩看完秦天宝的照片后已经转身离开,开始来回踱步。

    崔宝山那边一直没有获得齐浩的指令,只能跟张端平聊些有的没的,东扯西扯,实在是尴尬。

    张端平原本挺淡定的,可因为崔宝山奇怪的聊天方式变得不淡定了。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什么中午吃的啥啊?有没有结婚啊?父母在哪里住啊等等稀奇古怪的的问题。

    关镇海也有些没耐心了。

    到底不是刑警,这讯问的问题都是什么?丝毫没有技巧没有深度,这样问下去别说找到罪犯,估计嫌疑犯都找不到。

    就在关镇海打算提醒一下齐浩,要抓住重点的时候,齐浩忽然侧头对着关镇海微笑。

    “领导,我觉得凶手是秦天宝!”

    这一句话,让全场震惊,戴隐形耳机正细心倾听的崔宝山差点把手上的茶水弄撒。

    什么节奏?

    一个正经问题没问,没有任何的证据信息,齐浩竟然就说凶手是秦天宝?这是为啥啊?

    关镇海只觉得有些打脸,刚才还想着齐浩不会套路呢,不知道如何提问题呢,这怎么他却直接给出了答案?

    难道真有真么神?

    ......

    齐浩到底是不是神没人知道,只是在燕环的心中,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了死鬼!

    “哼!讨厌的死鬼!说好了在家里住的,人哪去了?一夜都没回来!讨厌讨厌!”

    燕环连班都没去上,就在家里,一夜未睡,一个上午也没睡觉,此时顶着两个黑圆圈,躺在床上诅咒齐浩。

    忽然电话响起,燕环急忙接通,却是楚翘。

    燕环一下就紧张了。

    “环儿,你怎么没来上班?”

    “我......”

    只是短暂的几秒,燕环就在心里琢磨了许多事情。

    到底要不要把齐浩来了的消息告诉楚翘呢?

    如果说的话,就也要告诉楚翘,昨晚齐浩差点就住在自己家!

    不行不行!这一定不能让楚翘知道,当初可是自己游说楚翘退婚的,如果让楚翘知道自己反倒是要留她的前未婚夫过夜,这成啥了啊?

    燕环脸红的透彻,咬着嘴唇,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才回答。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正想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帮着请假呢。”

    “啊?身体不舒服?怎么了?要不要我去看看,昨天住在哪了?”

    楚翘知道燕环的房子有好几个,所以她的住处一项不是固定的。

    “额......住在城外的别墅里......翘儿,我昨晚没怎么睡好,就不跟你说话了,你放心,我这边有人照顾,家里的佣人在呢!真的不用担心我,忙着备考吧,可别在挂了科,我......我挂了。”

    燕环有些狼狈的挂了电话,心跳加速!

    天啊!她竟然因为一个男人跟自己最好的闺蜜说了谎,这是她第一次跟楚翘说谎!

    燕环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个这么坏的女人!

    “天啊天啊!到底该怎么办?怎么会这样呢?”

    燕环觉得自己要哭了,却欲哭无泪,然后没骨气的又想起了齐浩,这个死鬼到底去了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