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82章 假设
    秦月上一次去清河村,齐浩上午到山上修炼,下午在宿舍复习功课,一天都没见她。

    秦月走时齐浩觉得有些惆怅,送别她在村口曾经点燃过一根香烟。

    齐浩抽的烟自然很便宜,在城里根本买不到,只有在清河村这样的地方才能见,名为“大山林”,一块三毛钱一包。

    秦刚和王猛也是抽烟的人,而且抽的是好烟。

    可惜齐浩却对所谓的好烟不屑一顾,大山林这种烟就是清河村一代的小作坊产的,制作工艺不怎么样,但烟叶子却是自己种植,算是货真价实的东西,所以抽起来口感其实很不错。

    齐浩表现出的能力让秦刚和王猛越来越佩服,他们倒是反被齐浩影响,抽起了大山林。

    在秦月去清河村的前一天,齐浩曾经给过王猛一包烟。

    大山林用的是软包装,齐浩那天和王猛闲聊,拿出一包来自己打开包装,撕扯出的缺口是不太规则的梯形。

    齐浩当时低头看了一眼后就把这那包烟给了王猛,让他揣在兜里抽,一块三毛钱的东西,王猛也不跟齐浩客气。

    想到了这件事齐浩快速给王猛拨打电话,询问这包烟的去向。

    “烟?哦......那天送小姐去火车站回汉东,不注意掉车上了,小姐看到后就捡起来问我是什么牌子的香烟,怎么以前没见过。我就告诉她是你给我的,一块三毛钱一包,特别好抽。小姐皱眉思考了一会,然后撇了撇嘴,之后......她好像把烟放在她的包里了,我也没太注意。”

    齐浩听到这句话脸色变得有些发白,挂断电话去看音乐频道花火乐队的演唱会,然后把画面锁定在那个卖荧光棒的人身上。

    他抱着一个纸箱,纸箱里全是荧光棒,堆积的很满。

    体育馆观众席上面有两种灯,一种是固定的白炽灯,可是因为距离观众席比较远,光源洒下后就变得暗淡了,这人处在灰暗中无法看清脸。

    还有一种投射移动灯,是用来调节气氛的。刚好有那么一道灯光照射在这人怀抱的纸箱上,齐浩能够看到在荧光棒堆里,夹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大小与香烟的横截面应该是一样的。

    当然,如果不细心观察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或者说只有齐浩这样的记忆力和观察力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从电视屏幕上看,这个横截面左侧反光,右侧有一个黑黑的缺口,反光的地方应该还包裹着香烟外壳的硬塑料,而黑黑的缺口处则是香烟打开的地方,是一个不规则的梯形!

    齐浩快速把之前记忆里自己给王猛那包香烟打开的缺口不规则梯形和眼前这个缺口相比。

    这种比较也只有齐浩能够做到,因为他能完美记住上一次缺口的模样,哪里有棱角,哪里多出一块肉,就仿佛是被眼睛被大脑刻录了一般。

    而在比较了之后,齐浩震惊的发现两个缺口果然完全重合!

    这说明夹在荧光棒里的一包只是露出横截面的香烟,就是自己给王猛的那一包,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同样道理,也不可能有两包撕口一模一样的烟!

    如果是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

    齐浩重新拿起电话,让秦刚快速去确认秦月今晚的行程,他要知道这个女人是否去过体育馆。

    几分钟后,秦刚打回电话。

    “浩哥儿,我刚刚问了秘书处,小姐是去体育馆了,三个人去的,和一位来自香港的客户,随行带着保镖王龙脊,我们都是兄弟。不过我刚刚给王龙脊打电话没人接听......”

    三个人?两男一女?

    齐浩目光眯起落在电视屏幕上,在那身形很像是田贝老公的男人身边,东侧6排001.002座位上是两个男人,而003座位上则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会不会就是秦月?

    齐浩有了这样一种想法,这是第六感,也是因为一连串匪夷所思的线索,这些线索从电视画面中拼凑而来,却指向一个似是似非的结局。

    啊......

    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包香烟给了王猛,之后又被秦月带走,秦月今晚去了体育馆,那这包烟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边,秦月认识这个男人嘛?

    这种可能性不大,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浩想了好几种过程,最终找到了一个最可能的推断,秦月带着客户和保镖去看花火乐队的个人演唱会,这应该是客户的要求,或许他是花火乐队的歌迷。

    那么原本属于自己的这包烟一直放在秦月包里,她应该只是觉得自己抽一块三毛钱的烟很可笑,或许是想下次见面的时候拿出来打击自己。

    无论怎样这包烟丢了,或者是在秦月打开包裹拿东西的时候,或者是她的包掉在了地上。

    丢的时间很可能是在观众进场的时候,这包烟既然是秦月特意收走的,就不会随意弄丢。

    而这样一场演唱会,观众座无虚席,人们进场时一定会一个挨着一个。因此秦月在这个时候将烟弄丢,或许难以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一定会去拾取,因为后面还有其他人流,秦月如果去拾烟就要撅起屁股蹲下去,一个文雅的美女总裁怎么会在人群中做撅屁股这种事?那么为了一包一块三毛钱的香烟去麻烦保镖或许秦月也觉得不好意思。

    那么秦月在进场时弄丢了香烟,身后的人群一定会将之踩踏变形,可是在电视画面里,自己看到的这包烟横截面是完好无损的,根本没有变形。

    难道说它刚刚掉在地上就被这个卖荧光棒的男人拾起来了?

    在混乱的人流中,谁会去特意快速拾起一包烟呢?除非这个人是老烟枪,或者说他的注意力一直在秦月的身上,因此才会注意并关切秦月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有可能在跟踪秦月!

    东侧6排003这个座位,三天前田贝老公曾经坐过,而三天后他可能会没有任何目的的又出现在汉东体育馆吗?跟踪秦月的人是谁?体型疑似田贝老公的男人真的就是田贝老公吗?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有了联系,可它们彼此之间却又没毕然连续的证据存在!

    齐浩只能去想象,而想要去想象必须首先要有一个似是似非的假设结局!虽然百般不愿,但齐浩还是选择了那样一种可能,今晚之所以有人跟在秦月身后,捡到了那包原本属于自己的香烟,是因为他想要绑架秦月!

    根据这个假设,齐浩开始利用所有的信息构造事件的整体思路与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