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75章 蜻蜓点水
    “什么?”

    燕环长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齐浩的身体对药物极其敏感,吃了之后立刻就感受到了饺子中的药物成分,这也算是灵医的一种特质.

    虽然敏感,但药物对于灵医来说很难起到效果,所以齐浩不会被迷晕。

    “饺子谁弄的?”

    “我哥的小情人谢敏,我哥家就在对面,这边的房子早买了,我先买的,我哥就搬了过来,说是为了保护我,其实就是想脱离我爸的管控,这是我们兄妹从小到大一直都有的愿望。”

    燕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思维有些开小差,于是磨磨唧唧说了一大堆,心中想的却是就算这饺子里真有药,齐浩怎么就能一吃就知道呢?那药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嘛?

    “猪肉大葱,里面的葱有些多的过分,你不吃葱还是不吃饺子?”

    “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不喜欢吃葱!”

    “所以谢敏为你哥包的饺子里放了很多葱,因此你不喜欢吃就一个没吃......我想她的目的应该只是要迷昏你哥,并不想波及到你。这说明她至少对你没有恶意,也不是想要做什么仙人跳一类的事,或许是因为感情吧。”

    齐浩不再去吃饺子,开始吃菜,就算迷药不能对他起作用,但吃太多也不好。

    他刚才听到了外面的对话,知道那所谓的谢敏是催促着燕环他哥要快速离开的,这说明她知道药物成分快起作用了,燕白将要昏迷,所以才着急要走。

    这件事不难去想,何况是齐浩的智商,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大概。

    燕环却难以置信,原本她坐在齐浩的对面,这时起身就向外走。

    “别着急,不是说了吗,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你们燕氏是大家族,想要进你家做儿媳妇一定不容易吧?无论是你还是你哥,都觉得谢敏只是一个小情人对不对?所以你们不认为她能嫁入燕家,就算这个女人其实还不错。我想谢敏之所以要迷晕你哥或许并不是要伤害他,而是有其他目的......如果你想知道现在就别过去,或者......你刚才说两间房是对门吧?阳台距离近吗?在哪个房间?”

    “阳台?两个主卧的阳台不算远,可这里是二十四楼......”

    “恩,我虽然虚弱,但带着你跳过去偷看的力气还是有的,我们走阳台吧。”

    “啊?”

    二十四楼啊,就算两个阳台距离很近估计也有一米多远,齐浩看着病怏怏的,还能跳过去吗?自己可是不敢。

    正发愣呢,齐浩已经不吃了,起身拉起燕环快速到了主卧室的阳台,看了一眼后笑了,原来也就距离一米半,齐浩正常情况下三四米也能跳过去,如今虚弱了,但刚才睡了一觉恢复了好多体力,一米五对他来说不算难。

    “走吧,咱们过去,悄悄地!”

    “齐浩......”

    燕环还想说点什么,齐浩却并不耽搁,把她抱起来一脚踩踏阳台腾身而起,一跃就轻轻落到对面。

    燕环的心跳又加速了,这次是吓得。

    二十四楼的高度啊,一失足就能成千古恨!怎么跟齐浩在一起总是这么刺激呢?

    落地后,齐浩放开燕环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这边的小区阳台与卧室之间都是落地窗,现在天色已晚,燕白家的落地窗门是关闭的,里面有窗帘遮挡,齐浩走到落地窗最边上,那里刚好留了一道缝隙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好劲爆!”

    齐浩弯着腰偷看,声音非常小,就连在他身边的燕环都听不清。

    燕环只能凑过去也趴在小小的缝隙中向里面看,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沙发,只见燕白已经晕倒,而且还被捆绑了起来。

    “这是要干嘛?”

    燕环学着齐浩一样低声说话,只是她趴在齐浩的耳朵上,声音显得大了许多。

    齐浩也觉得应该咬耳朵说话,阳台和里面就隔了一层玻璃,就算很隔音稍微大声一点也会被察觉,因此齐浩的脸向侧面转去。

    燕环很尴尬,趴在齐浩耳边距离太近了,燕环可以透过室里面射出的一点亮光和天上的月光看清齐浩的脸,很好的皮肤,流线型的脸颊,和淡淡的男人气息,这种感触燕环很不适应,她准备向后一点远离齐浩。

    两个人同时有了动作,齐浩快一些,燕环慢一些,这就导致一个谁也没预料到的事件发生,齐浩侧头的时候嘴唇轻轻摩擦了燕环的唇......

    燕环傻了,木了,发烧了,腿软了,向后轻轻退出一步,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人石化。

    如果上一次齐浩给燕环做人工呼吸算是初吻,那么对燕环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她当时是昏迷的。

    而这一次不同,她非常清醒,而且对齐浩的心思正在发生复杂的化学变化,所以情绪是异常敏感的。

    燕环有了一种要窒息的感觉,紧张的不能呼吸。

    齐浩到还好,心里还美滋滋的。

    这小丫头的嘴唇柔软而轻弹,靠近之后味道清新似乎带着一点甜味。

    哈哈,运气真不错,竟然占了便宜。

    齐浩可不觉得有什么亏欠的,因为他问心无愧,这就完全是一个误会,不小心碰撞,快速离开,最多算是碰瓷,总不会让自己负责吧?

    看着小丫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模样,齐浩想笑又知道不合时宜,只能重新转过头去,继续认真看里面的状况。

    过了许久燕环终于冷静下来,只是表面冷静,内心还是澎湃的。

    燕环在害羞之余也很生气,齐浩什么态度啊,他的嘴巴是石头吗?没感觉吗?碰了自己黑不提白不提,竟然又去偷窥?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燕环知道齐浩是不小心擦碰到自己的,所以她也不可能就让他负责,或者是为此付出什么代价。

    可那tm是自己的嘴唇啊,这辈子谁都没碰过,凭什么白白的让同一个人碰了两次?

    正在纠结时齐浩对着燕环做出手势,让她快点起来看卧室里面。

    燕环郁闷了几秒种后慢慢爬起来,现在也只能放下,还是看看里面的状况吧,毕竟关系到燕白的安危。

    谢敏已经和燕白在一起两年了,是燕白相处时间最长的女人,她到底是为什么要把哥哥迷晕后捆绑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