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50章 福尔摩斯附体
    “这手机是需要输入密码的,答案是多少?”

    小北问曲秋年,曲秋年还是那样一句话不说,因为他的五官有些扭曲,所以人们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看楚红,还是在看齐浩。

    楚红和齐浩距离不远,总之曲秋年的目光是停在他们所在的方向。

    “是六位还是四位的?”齐浩轻声道。

    “四位!”

    “那就试试9799。”

    一群人眼睛都瞪圆了,齐浩自始至终扮演的角色都有些奇怪。

    所有人中其实最震撼的还是徐树林,因为他更清晰的知道,这个案子从他来接触到现在,一直是齐浩在带着节奏。

    从死者曲秋蝉联想到楚红的照片,

    从照片中想起那穿着印有“小陈包子铺”衣服的男人;

    从这件衣服和案发地点联想到附近的“小陈包子铺”有嫌疑;

    嫌疑人出现后又根据楚红收到的微信,以及嫌疑人的眼神等等微不足道的东西,推测出一个犯罪动机;

    如今他给这个犯罪动机假设了一些证据需要去验证;

    拿出嫌疑人手机的时候,他怎么又直接猜测出人家的手机密码呢?

    这是怪物吗?

    小北愣了一会后终于反应过来,抬手输入四位密码,9799,之后彻底傻了——

    “我艹!遇到福尔摩斯了吧?开了!帅哥,你是怎么知道手机密码的?”

    小北问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觉得齐浩已经不算是神,而是有些灵异!

    齐浩原本内心里还有些紧张,觉得自己太过臆想,有可能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毕竟毫无线索。

    可是当小北输入密码打开手机之后,他的心终于安逸了。

    微微一笑,齐浩看向楚红,淡淡的道:“9799,那日楚红小姐去清河村向我要方子,我们恰巧提到了她的生日,一九九七年的九月初九!如果我爱一个女人,应该也会把她的生日设为自己的各种密码吧?而曲秋年通过姐姐,应该很容易就能知道楚红的生日是多少。”

    原来如此!

    这下周围的人们全都服了,同时也兴奋起来。

    手机密码竟然是这位楚红小姐的生日,也就是说齐浩之前的推断很可能都是正确的啊!这真的太不容易了!让人难以想象!

    小北这时却没时间感叹,因为曲秋年手机中带来的信息,再一次证明了齐浩的猜测。

    “这手机屏保就是楚红的!天啊......手机相册里全是楚红的照片,还有......还有许多ps合成的图片......”

    小北说到这里脸色微红,因为这些图片都是光着身子的,显然不可能是楚红自己所为,一定是合成。

    楚红听到此处急忙跑过去一把抢夺了手机,拿在手中翻看后只觉得羞愧无比,气愤难当!

    天啊!

    打死她她都想不到,竟然有一个内心无比扭曲的男人,在距离她很远的这间小店里,躲在角落中对她做着无比龌龊的事情,真是丢人,真是羞耻,她真想上去给曲秋年一个大耳光。

    “指纹核实了!曲秋蝉手机触屏上最后的指纹,和从曲秋年手上刚刚采集下来的指纹完全吻合!”

    陈勇的动作很快,采集了曲秋年的指纹后立刻用机器对比,得出结论。

    “快,天佑,去检查曲秋年宿舍,不需要搜查证,只要争得包子铺店老板同意就行。”

    天佑立刻转身返回包子铺检查,没一会功夫就出来了,抱着一大堆的东西。

    楚红的放大画像,一些女性用品,一些书籍。

    楚红目光落在那些女性用品和书籍上后再次惊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使用丢弃的,怎么全都到了曲秋年这里?难道说是曲秋蝉干的?对,一定是这样!

    曲秋蝉知道了弟弟的思想,或许是出于一种姐弟的情谊吧,她明明知道这样做很变态,可还是帮着她的弟弟弄了许多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些,楚红更加觉得受了极大侮辱,眼泪都在眼圈打转了。

    其实这没什么,只是楚红扔了不要的东西,然而作为受害者她还是无法接受。

    市局刑警队的副队长崔宝山一直也没怎么说话,他在了解案情,并且关注事情进展。

    徐树林对齐浩的本事敬佩不已,并且非常震惊。

    崔宝山没有太多震惊,因为他是在兴奋,觉得自己无意间竟然发现了一个破案奇才。

    不知道有没有真正能够准确测量智商的东西,如果有的话崔宝山估计这个叫做齐浩的男人,智商可能要比人类普通的平均值高出一倍不止。

    他怎么能够那么快速的捕捉到线索,然后寻找出事情的前后线路呢?最终寻找到正确的答案。

    前几天在清河村铁蛋的死亡事件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觉得铁蛋是因为喝了齐浩的药才死的,所以忽略了凶杀案的可能。可齐浩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指出疑点,让崔宝山一群人一下就意识到他们的思维模式错了,很可能还有其他凶手,这才去详细勘察了现场,最终破案!

    太厉害了!看来自己回去队里要申请一下,请这个叫做齐浩的人做刑警队的破案顾问,如果有他在的话,或许很多积压的离奇案件也能破解吧?毕竟这个人的脑子根本就不是人脑,反应速度超出想象啊!

    案件到了此处已经告一段落,虽然不能确定曲秋年就是凶手,但他和曲秋蝉的死绝对脱不了关系,真正的调查,审讯,取证还要回刑警队去做。现在也到了下班的高峰期,不可能让人群一直堵着马路,而且马路这时候也确实被堵得水泄不通了。

    徐树林开始安排疏散人群,将曲秋年收押。

    齐浩一直站在原地,崔宝山走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笑着道:“浩哥儿,印象深刻啊!你还记得我吧?”

    “崔队,咋能不记得,刚才就想跟你打招呼了,只是怕你记不得我。”

    “哈哈!我喜欢你的聪明劲,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崔宝山看上去很是豪爽。

    “崔队,你这人真是的!人家齐浩是清河村人,距离咱五谷县更近许多,要成为朋友也是我和他成朋友,你当着我面抢人不妥吧?”

    徐树林显然看出了崔宝山的意图,也想明白了齐浩的价值,于是过来横插一脚。

    齐浩急忙笑着摇头道:“两位大队长,你们就别开玩笑了,我是很愿意和二位做朋友的,这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过今天这个案子其实最大的奇异之处我们大家还都没弄明白,那就是为什么尸体可以站立然后走路自己被车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