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46章 楚红的朋友圈
    “想什么呢?采集指纹。”

    民警已经采集了邓小斌和王老师的指纹,在齐浩面前说了三遍话,齐浩才终于有所反应。

    “对不起同志,我想跟管事的领导汇报一些情况。”

    “啊?”

    那民警一愣,距离不远处正在与法医聊天的徐树林耳朵很好用,听到了齐浩的话于是走了过来。

    “齐浩对吧,我看了笔录,还有什么遗漏吗?我是五谷县刑警队第一分队的队长徐树林。”

    “徐队你好,对于刚才的笔录没什么遗漏,不过我有些新的想法,想要和您说一说。”

    “想法?好啊,我们愿意倾听人民群众的声音,你说说看。”

    徐树林态度和蔼,说话的时候目光还看向四周,他似乎也在思考着这个离奇案件的始末,与齐浩说话虽然并不一定是应付,但最少没全心全意。

    “我觉得凶手可能在那家包子铺。”

    齐浩说话间抬起手,指向街边不远处的小店。

    徐树林手中一直拿着矿泉水,齐浩说话的时候他喝了一口,而齐浩说完话他开始猛烈的咳嗽,呛到了。

    “咳咳咳......你说什么?”

    徐树林一脸惊讶。

    “我是说,我觉得凶手可能在那家包子铺。您想啊,尸体不可能自己站立,也不可能自己走动。之所以能站立,一定是有人把她固定在那里的,之所以能走动,一定是有人设计了某些我们还无法想透彻的机关。那么假设有这样一个凶手,他应该就是在附近把死者带过来的,这边连个摄像头都没有,我想或许凶手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那家包子铺的位置正对着死者之前站立的地方,凶手只要搀扶着死者从里面出来走几米远的路就可以到这个位置将她固定后离去,所以我觉得这家包子铺有嫌疑,凶手弄不好在那里上班。”

    齐浩说完这番话后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么说有些牵强,可根据目前的线索他只能这样说,难道要告诉这位队长,他认为凶手真正的目标是市局刑警队一位叫做楚红的女法医吗?

    哎,自己还没想明白的事情,又如何对其他人说呢?

    徐树林这时已回复平静,他双眼微微眯起看着齐浩,看了足足有半分钟。

    齐浩似乎有些尴尬,然而正是这种细微的表情变化才让齐浩在别人眼中没那么刻意,所以尴尬的表情其实是齐浩的伪装。

    徐树林眉头皱的更紧,又过了半分钟才回头叫人。

    “小北,天佑,去那家包子铺看看,问问他们是否有看到可疑的人,然后观察包子铺内人员的情况,给我机灵点!”

    两个年轻的刑警接到命令后立刻前往,徐树林这才返回来看着齐浩微微一笑。

    “你的这个想法很好,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单单怀疑这包子铺,而不是其他的店呢?这里的店铺很多,都值得怀疑啊?”

    “嗯......因为我似乎见过死者。”

    这一下,不但徐树林又一次傻了,就连林老师和邓小斌都目瞪口呆。

    “浩哥儿,你可别瞎说啊!”

    “是啊浩哥儿,你真的见过吗?”

    齐浩目光再次落到那边死者的脸上,这时已经现场取证结束,法医正在叫人把尸体弄上警车。

    “恩,有印象。我是清河村诊所的医生,前几天我们那边跑去一个逃犯,还发生了一起命案。”

    “这我知道,围捕逃犯的时候我也去了,清河村后来发生的命案市局同事在那边,我们则在附近另一个村子蹲点,后半夜还配合他们上山去抓人,那个罪犯叫什么来着?对,柳三炮!”

    “就是这么回事,那一次还去了一位刑警队的女法医,叫楚红。”

    “恩,楚红我们都认识,咱们警务干线上出了名的警花,而且据说她家庭条件还不错,不过少年,这些跟本案有关吗?”

    齐浩点了点头,继续道:

    “和楚红有些关系,那日她来的时候我被当做了犯罪嫌疑人,因为叫做铁蛋的死者生前吃了我给他熬的药,这药只是减轻毒瘾痛苦的,楚红对药方感兴趣,我答应把药方给她,只是她仓促返回县里去做dna监测,所以当天这件事被忘记。结果第二天楚红想起了这件事,于是风风火火的返回清河村找我拿药方,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这个方子很特殊,必须要用特殊的手法熬药才有用,于是我就现场熬药给她,就这样我们有了短暂的接触,她就坐在我对面,一边跟我说话,一边看手机朋友圈,我发现在她的朋友圈里有那么一张照片,是和一个女孩子拍摄的。徐队你也知道,现在的女孩拍照都用美颜,所以我开始的时候没想起来,如今想起来了却有些不敢确定,好像当时跟楚红拍照的女孩就是这个死者!”

    徐树林一下就来了精神,这可是一个重要线索,只是......

    “当时是楚红拿着手机翻看朋友圈,你坐在她对面只是扫了一眼,就看清了朋友圈里的内容,并且记住了与她合影女孩的长相?”

    “我不敢确认,不过我却记得当时的照片是在街道上排的,她们两个人很清晰,而在她们身后有车,有树,还有人!有些什么人我是记不清了,但我可以确定,有那么一个蓝色的身影!那是一件蓝色带领长袖衬衫,在衬衫的胸前写着五个字,就是‘小陈包子铺’!刚刚我恰巧又看到了那边小店牌匾上的五个字,然后结合死者的长相,我就想起了那天的照片,于是才觉得死者可能就是和市局刑警队法医楚红合过影的女人!”

    齐浩在叙述,其实也是在自己整理思路。

    这种事情除了他谁也做不到,因为齐浩的视力强悍,虽然当天楚红的手机距离他比较远,他也能看清楚上面的细节。

    再有就是过目不忘的本事,如同齐浩所说,之所以没第一眼认出死者,是因为死者与楚红手机朋友圈照片里的女人看上去真的不太一样,美颜让美女更美,自然会有差别。

    徐树林是一名老刑警,对于齐浩所说内容的真实性他是有判断的,所以信任。

    正因为有这种信任,徐树林才惊讶,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帅气的年轻小伙子不简单,最少这记忆力是真的厉害!

    那么如果真的如同齐浩所说,凶手就应该早就在注意楚红和楚红的一位女性朋友。如今后者死了,凶手又弄出行走尸体的案件,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是一个局?还是说凶手的精神不太好,故意玩出这些猫腻?

    就在徐树林和齐浩终于想到一起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附近,楚红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