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38章 神棍还是神算
    楚红之所以会这样问,主要是齐浩对她的态度,很不好形容,就感觉他好像没把自己当外人。

    这时天是黑的,夜空上有星,药炉里有火苗,齐浩抬起头能清晰看到楚红娇俏的脸。

    这是一张与楚翘一样的容颜,可两者也有不同。

    短发,浓妆,野性,

    楚翘则是长发,素颜,含羞带怯。

    愣了一下神,齐浩摇头道:

    “我没见过你。”

    “那为什么总觉得你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一种熟人的感觉?”

    “可能因为我会算卦吧,所以看谁都不会陌生,因为我是神仙,哈哈哈!”

    “瞎说!”

    “不信试试,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我就能算出你的其他事来。比如......你如果告诉我你母亲的名字,那我就能算出你的生日。”

    “好啊,不过你要是敢骗我,别怪我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妈妈叫楚若兰。”

    “楚若兰?这定然是一位美丽端庄的夫人,我想你应是一九九七年农历九月初九所生,五行来说你命中有火,此火气旺,应为午时,这个时间段是中午的十一点到下午一点,对不对?”

    楚红瞪大了眼睛,真的不敢相信,齐浩说的完全正确。

    神棍其实有些心虚,这可不是算出来的,因为楚翘的生日就是那天,自己比楚翘大三天,比楚红自然也是大三天。

    “还有什么?你在问我其他问题!”

    楚红有些急切,齐浩想了一会,才道:

    “我知道云冈有个楚家,你可是楚家嫡系?”

    这句话问出口,楚红的脸色一变。

    不用说了,齐浩通过她的表情已经得到答案,果然是楚家嫡系,就是说楚红和楚翘的妈妈楚若兰很不简单,楚老蔫运气不错,竟然和这样的一个女人有过一夜情缘,并且还有了一对双胞胎。

    “恩,是的,那你说,又算到我什么了?”

    “大姨妈。”

    “什么?”

    “我说,你的大姨妈这两天应该在身上吧?”

    “啊!”

    楚红的脸色一下红了,因为齐浩说的很对,她是昨天来大姨妈的,这也太诡异了吧?这种事还能算出来?

    楚红有些不敢相信,低头看了看裤子。

    她穿的是牛仔裤,裤裆没有破啊,不可能露出来东西,怎么就被这小子给知道了呢?

    齐浩这个医生可不是普通的医生,加上他五感的灵敏性。通过看脸色,闻气味,观察楚红走路的姿态,齐浩就能确定个八九不离十。而且让齐浩也有些意外的是,楚红与楚翘的生理期差不多。

    “不行不行,这个不算!你重说一个!”

    “既然说对了就没有再说的道理,除非你继续回答我的问题。”

    “好,我就不信邪,你问!”

    齐浩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可不是真的神棍,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灵医。

    楚红天生富贵之相,九月初九午时出生,命中有火,如今身上带血。

    在齐浩的相学中正有这样的一种命格,为飞火流星。

    虽然此时齐浩开启通灵眼看不到太多东西,但通过生辰八字以及诸多迹象,齐浩还是有所得。

    飞火流星为人之命,影响着楚红此时此刻的命数。

    她从汉东而来,到达镇海之地,相书中有记载:

    飞火流星天点灯,镇海撕夜百家明,若是香君过夜客,命里应有身外财!

    每一个人在不同时刻做不同事都会有不同的遭遇,

    然而有些特定的人,在特定的地点做特定的事,就会遭遇特定的结局。

    微微一笑齐浩摇头道:“不需要再问了,我已经为你算得一挂,今夜过后你会有飞来横财,等待受之吧。”

    “呵呵......”

    楚红一阵傻笑,觉得自己真是傻子,竟然在这听一个神棍胡说八道。

    可如果说是神棍,他又怎会知道自己的生日呢?难道是昨天过来的时候崔宝山或者王志透露的?

    对,一定是这样!

    至于大姨妈......这个也不难解释,他是医生,医生看出女人来事应该不是很难吧?

    楚红最终得出结论,齐浩就是个江湖骗子。

    虽然有些生气,但楚红觉得也挺好玩,于是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齐浩扯起闲话来,说话时她还翻看着手机朋友圈,上面都是俊男美女的靓照。

    齐浩偶尔会撇上那么一眼,目光也会扫到微信,看到了楚红的一些照片。

    时间慢慢流逝,齐浩开始专心煎药,将一丝九阳真气再次融入药罐中。

    他做的很不显眼,似乎是在抬手对着药罐的盖子扇风,实则是释放了九阳真气。

    楚红找不到话题了,也不愿意在玩手机,就坐在齐浩的对面左看右看。

    猛然间,她发现数十颗流星从静夜中划过。

    “天啊!你快看!流星雨?那是流星雨吗?我第一次看到啊!”

    楚红兴奋的站了起来,在院子里又跳又蹦。

    约瑟夫一直在诊所院子里搭帐篷,原本正在睡觉,被楚红的大嗓门吵醒,从帐篷钻出来。

    “哦上帝,好美丽的流星雨,这真是罕见。”

    他说的是英文,楚红在美国上的高中,英语说的很不错。

    “嗨,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你也不吃亏,如果不是我你看不到这么美丽的夜景。”

    “对,美丽的小姐,你的英文说的真棒。”

    “那当然,真正的美式英语,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小农民的家中?”

    “我是约瑟夫,齐浩的朋友,或者说是徒弟,我在和他学中医。”

    齐浩忍不住笑,他可没什么教给约瑟夫的,中医固然博大精深,但对于现代医学来说西医往往用处更多一些。

    目光微微眯起,齐浩知道命运的齿轮正在转动,与别人无关,只是涉及楚红。

    飞火流星天点灯,镇海撕夜百家明。

    这清河村在远古更久之时是一片海,附近几座大山为镇海石,所以这里就是镇海之地。天空上流星飞过,好似天上点灯,撕开了夜,让天更加明亮。

    如果楚红在此处留宿一夜,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飞来横财等着她呢?齐浩却是算不出的。

    药煎好,齐浩拿出塑封袋,把药过滤倒进去后用封口机塑封。

    这时楚红与约瑟夫也看完了星星,结束了谈话。

    约瑟夫继续钻回帐篷睡觉。

    “浩二哥,我这几天已经认识了许多草药,山上蚊子太多,明天打算休息一下,你给我讲讲药方怎么样?”

    他是问话,但却没有等齐浩回答,人已经回到帐篷里,没一会功夫传出打呼噜的声音。

    看得出来这家伙天天爬山是累到了。

    楚红回到齐浩身边,齐浩将药包装入一个塑料袋挂到围墙的钉子上。

    “我这里没有地方睡,现在也没回城高铁,你可以去警务室凑合一夜,药方和药都给你了,若有缘,以后汉东见吧。”

    齐浩说完返回宿舍,不打算和楚红深入沟通,因为他怕和楚红走的近了,会让她们姐妹两个提前见面。

    双凤争鸣的命格也是挺罕见的,在能够化解之前楚红与楚翘最好还是别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