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33章 情绪的小波动
    清河村又出了大事,铁蛋死了,因为齐浩的药被毒死。

    村民们还没消化这个消息,不久之后另一个消息传出,案子破了,杀铁蛋的凶手不是齐浩。

    齐浩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案子侦破,真正的凶手原来是附近村里有名的痞子柳三炮。市局刑警队的法医已经做了dna比对,确认了这件事。

    五谷县那边又来了许多警察到村上,正式成立以市局刑警队为首的专案组,通缉柳三炮,并且要彻查围绕在陈自强和铁蛋身上的毒品案。

    其实这件事村民们并不关注,大家只是觉得齐浩牛气!不但会看病,还会破案。

    ......

    秦月是真的着急要去见一位突然到访的重要客户,所以她是坐着高铁返回汉东的。

    一下火车就有司机来接,上了私人轿车后,秦月脸色不算太好,双眉一直紧缩。

    车上,除了司机还有秦月的秘书在。

    “小赵的家属安排妥当了吗?”

    “是的秦总,秘书处的人已经把两百万送过去,葬礼在后天举行。”

    “把这个行程安排出来,我要去看看。”

    “是!”

    秦月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觉得这次去清河村真是的经历了好多事,被绑架,司机小赵遇难,遭遇假面,然后是那个小村医。

    几番犹豫,秦月终于拿起电话给秦刚打了过去。

    “齐浩怎么样?我走的时候他被警察带走了。”

    “大小姐,浩哥儿已经回来了,他到那边只坐了一会,警察还没等审问他就把案子给破了。”

    “什么?”

    秦月只觉得头痛,明明是作为嫌疑人被抓走的,怎么去那边坐一会就给人破了案?这家伙真有这么邪门?

    秦刚之前其实一直在警务室外面蹲点,所以对齐浩破案的事情了如指掌,这时丝毫没有遗漏的说给秦月听。

    秦月越听越觉得无法想象。

    通过死者口腔有药味以及手臂上的针孔,就能推断出事情的矛盾点然后洗清自己,同时提出重新勘察现场的意见,然后又通过一根小小的头发丝就找到了真凶?这一气呵成的思维到底是如何出来的?齐浩看着也没那么聪明啊?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却能力挽狂澜?

    该死的私家侦探,竟然只是收集到齐浩一点点信息,这小子分明是深藏不露!

    秦月有些气愤的挂了电话,心情却慢慢平静下来,总之齐浩没事就好。

    这样想之后秦月立刻很警醒的在心中加了一句:都是因为爷爷,如果齐浩有事谁给爷爷看病呢?

    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

    齐浩返回了诊所,没有尝试去与楚红接触,也告诉楚老蔫不要多说话,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

    灵医有十品之说,齐浩曾经达到过八品灵医的高度,穿越返回这个世界后如今也就是一品实力。

    想要破解命格他必须提升自己,这需要一个过程。

    九阳真气能够炼化灵怨鬼魂,可这世界上的灵怨鬼魂明显很少,自然也就不容易修炼,说到头还是要慢慢来,之所以无法一下就将老头秦天风治好的原因也是因为实力不够,齐浩还没办法轻而易举的逆天改命。

    坐在院中看着一桌子的菜,齐浩又是一阵郁闷,秦月怎么就走了呢?浪费了自己的一番美意。

    纠结之时诊所的院门忽然被推开,庄雄与蒋小翠夫妻二人到了。

    “老大!你这可真好找,一打听人家都知道!我们的家具在外面,三大卡车,明天就在这买房,以后就跟着老大你混!”

    蒋小翠的热情有些让人难以消受,到了齐浩身边直接上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齐浩潇洒一笑,目光越过蒋小翠看向庄雄,依旧一副唯唯诺诺的熊样。

    还是自己的天命辅臣靠谱,这种时刻再为女人的事悲春伤秋可不是爷们应该干的。

    想到此处齐浩的笑容更加洋溢,招呼着秦刚,王猛还有正好从山上下来的约瑟夫一起围在院中,酒菜都有,那就一醉方休吧。

    吃到一半,精神萎靡的楚老蔫也来了,同样上桌喝酒。

    一群人也不知道是谁带的节奏,喝的那叫一个畅快。

    齐浩的酒量绝对厉害,到了夜里十点的时候,桌子上的人全都喝晕了过去,唯有他虽醉却还清醒。

    “哎,你们这群人真是无趣,回头还要我照顾你们?”

    齐浩晃晃悠悠的起身,先将王猛和秦刚背去了王桂花家的空房子里,之后又把楚老蔫背回他的家,最后才背着庄雄夫妻去丁莉那。

    背别人的时候都没感觉,只有蒋小翠让齐浩身体燥热。

    这娘们的胸脯太丰满了,靠在后背上如同两个小电炉,来回摩擦弄得齐浩后背都出了汗,前胸却有些发凉冒冷风。

    进入丁莉家门的时候,齐浩用一双有些迷离的醉眼打量着这个小寡妇。

    她就穿着一条四角裤,露着大白腿很是妖艳。

    “浩哥儿,你刚才背过来的男人已经在那屋,这个女的跟谁睡?”

    “那小子叫庄雄,是我的青龙猛将!这是他的媳妇蒋小翠,他们是夫妻,当然是他们睡。咋地了?这几天自己一个人睡不踏实?”

    丁莉已经从离婚阴影中走出来,这真是多亏了齐浩给她调理身体,所以被齐浩这个酒鬼调戏丁莉也不生气,依然笑呵呵的拉着他向院子里走。

    齐浩把蒋小翠放入偏房,出来后对丁莉笑道:

    “他们想要过来买房,如今咱这村子里不会有人把房子卖给他们,就先住你这儿吧,等山上的诊所盖好了再让他们搬过去住宿舍,行不?”

    “行!浩哥儿说啥是啥!”

    丁莉客客气气,笑容如花,其实很正常,可在齐浩半醉半醒的眼中,就觉得这小娘们是在向自己放电。

    这可不妥,再待下去齐浩怕会控制不住,大半夜的和一个俏寡妇独处不是好事,于是他不说告别转身就走,出门时似乎听到了院中传来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回到宿舍倒头睡觉,睡到夜里两点多,窗户外面一阵敲打声将齐浩弄醒。

    “谁啊?怎么都喜欢半夜来敲窗?”

    “浩儿,叔过来跟你说一声,柳三炮在山里被抓到了,刑侦队和县里派出所的人也走了,他们说回头会给你一面锦旗。那个叫楚红的丫头从县里回来,dna和指纹比对确认了柳三炮是凶手的事,她说你很厉害,我看这丫头怎么和翘儿长得那么像呢?本想去问你老蔫叔,他喝醉了......”

    “原来是广才叔,行啊,锦旗就放村支部吧......世界这么大,两个人连相也正常,叔你快回去睡觉吧,这都几点了还折腾,抓到一个贼至于这么兴奋吗?”

    齐浩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继续睡。

    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至于毒品案跟自己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隐藏在柳三炮背后的齐耀阳应该很恼火了吧?刑警队专案组正式成立,齐浩觉得齐耀阳有的忙了,或许不会再有精力来找清河村的麻烦,这是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