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30章 十大奇病之一
    就在秦月发愣时,齐浩的手已经从她的肩膀上伸出,一根银针扎在了李天德的额头正中。

    而此时李天德已经距离秦月的身体不足一米,双手伸出成龙爪状,距离秦月的胸只有差不多一厘米那么远。

    秦月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向后倒退,然后结结实实完全让身体潜入齐浩的怀中,眼看着李天德翻着白眼,最终倒地!

    “嘿嘿,怎么样?如果不是我保护及时,小白兔失守了吧?”

    齐浩趴在秦月耳边说话,心中还有些遗憾,刚刚明明两个人是身体相对的,如果是那种姿势秦月冲入怀里,会有怎样一番滋味呢?

    在齐浩遗憾的时候,四周的人们全都混乱了,怎么会这样?这个主任真的发了疯?刚才大家都看到了,他忽然抬起手,疯狂的跑向秦月,如果不是齐浩及时出手,秦月可能就被扑到了。

    方磊在愣了足足七八秒后才冲上去半跪到李天德身边不停呼唤。

    “连精神病你都能提前预知?”

    秦月丝毫没注意到她还被齐浩紧紧抱着,就在他的怀里转身,之后就与齐浩前胸贴了前胸。

    齐浩立刻全身火热,这是哪位大神路过听到了他的祈祷啊?竟然让秦月正面对着他了,这可是天赐良机!

    满心邪恶思想的齐浩怎么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他紧紧抱着秦月的腰,笑着道:

    “嘿嘿,厉害吧?”

    “别闹,我问你,你是怎么看出他有精神病的?”

    “其实这不算是精神病,而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血液病,只不过它能引起神经性异变,使人性情忽然暴躁,甚至失常。”

    “那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啊!”

    齐浩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被秦月急促的轻声软语外加贴在身上的温香软玉弄得魂都飞了起来。

    “这种病叫卟啉病!”

    “补淋.....病?”秦月的总裁基因被突发事件一下弄没了,又成了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少女”,以为这是某种性......病!

    “口字旁的卟啉,这病非常罕见,是由于缺乏某种酶而引起的卟啉代谢障碍性疾病,因为这种病是需要不断输血来治疗的,早期西方也称它是吸血鬼病,病患一旦爆发,会怕光,还伴随各种不适的症状,也有可能引发精神症状,就像刚才那样。”

    “这种病我从来没听过。”

    “不奇怪,它号称世界十大奇怪病之一,比较罕见。”齐浩说到此处终于心态变得平稳一些,这病在这个世界上是离奇的怪病,而在另一个到处都是灵怨的世界里,奇症怪病简直数不胜数,自己作为一个灵医,如果没有快速诊断出各种奇病的法门,那还如何混下去。

    “既然是十大奇病之一,你为什么能确诊?”秦月依然做着问题宝宝。

    “很简单,刚才李主任的车子在进入村口之前停了一下,咱们的菜场是开放式的,我恰巧抬头看了一眼,李主任下车走到林中小便,就被我发现他的尿液是红色的,这正是卟啉病的症状之一,等他走到近前我详细查看他的行为,最终确诊他就是卟啉病,我又为他看了面向,杂乱无章,神魂失措,就知道他要疯了,所以才如此小心,保护好了咱家的两只小白兔。”

    “就知道胡说!”

    悠悠的叹了口气,秦月觉得无论怎样齐浩还是有本事的,而自己刚刚竟误会了他,真有些不好意思。

    猛然间秦月再次愣住,发现自己正被齐浩紧紧的拥抱!拥抱就算了,是紧紧的啊,这家伙明显就在吃自己豆腐!

    “快放开我!”

    秦月趴在齐浩耳边凶巴巴的说话,而齐浩占足了便宜也见好就收,让秦月获得自由。

    那边方磊已经指挥着热情的村民把李主任抬上车。

    “齐浩,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把我老师弄晕!”

    “我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到了,他发疯要来扑秦月,我就用银针让他晕过去,这一针还有安神的效果。”

    “那我老师怎么就会精神失常了呢?一定是你搞的鬼!”

    齐浩和秦月刚刚是悄悄说话,所以别人根本没听到,因此方磊不知道老师得的是什么病。

    “嘿嘿,这还真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你放心,弄不好他回去就醒了,精神也能回复正常,只是既然已经开始发病,以后怕是就不能如同正常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下了,这种病不是绝症,一时半会死不了人,但是想要治好却太难。”

    话落,齐浩不在理会方磊,拉着秦月就进了诊所院子。

    一群看热闹的村民将李主任和方磊送走,再找浩儿哥却发现诊所大门都关了。

    所有的村民再次觉得浩哥不简单,立刻决定为他去打免费的广告——你们村的医生会看感冒发烧?不好意思,我们村的浩儿哥只要扫一眼就知道你有没有精神病!什么时候爆发!牛不牛自己去感受!

    齐浩自然管不了村民们的嘴,而且现在他想的只是怎样将秦月喂饱。

    在另一个世界中,他可是和秦月过了二十年,厨艺不算好,但是征服秦月绝对没问题,秦月最喜欢吃的就是他做的菜。

    去忙忙碌碌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之后就想去诊室找秦月。

    秦月刚好从里面走出来,脸上的表情还算开心,看来老爷子的状况不错。

    “哎,也不知道李主任如今醒了没有,他也不容易,治疗爷爷的时候真的算是全心全意了,我真是想不通,你怎么就比他还厉害?”

    “祖传医术的强大,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难以想象的。”

    “切!你有什么祖传?别忽悠我,不想说算了!哎,不过你这医生当得真是轻松,每天只让王猛秦刚熬药给爷爷吃,爷爷还真的一天比一天好,你这药是神药吗?能不能把方子给我看看?”

    “那可不行,我这方子只能传给咱将来儿子。”

    “滚!”

    秦月骂了一声,第三次在齐浩面前爆了粗口,之后就看到了齐浩摆在桌上的一堆美食,好像还真是色香味俱全啊!

    齐浩很兴奋,如今约瑟夫估计还在山里研究草药,王猛秦刚一会可以打发到丁莉家吃饭,老爷子还要休息,那么太阳将要落山,自己点上蜡烛可就能和秦月在烛光下谈情说爱了,真是美妙。

    就在齐浩万分的得意的时候,诊所大门忽然被打开,村警务室的王大犊子带着两个协警走了进来。

    “浩哥儿,你心可真大!这还有心情吃饭呢?”

    看到王大犊子一脸纠结的模样,齐浩皱了皱眉,问道:

    “怎么了王哥?”

    “铁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