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26章 悠悠我心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的耳朵是有点灵,确实听到了你和燕环在电话里说的话,还有之前......”

    在楚翘的逼迫下,齐浩无奈只能说实话。

    而不等齐浩说完,楚翘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如同一张纸,转身就要逃走。

    齐浩眼疾手快,从床上下来一把将她拉住。

    “翘儿,这不是什么大事。”

    “我......我是个坏女孩!”

    “不不不!你一点也不坏,而且非常好!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你今年21岁,女性的体征已经发育完全,是一个成熟体,体内的激素每天都在分泌,这会刺激你的大脑神经中枢,脑垂体会分泌出一种名为‘脑啡肽’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让你心跳加速,体温升高,充满幻想,因此医学上称它为快感荷尔蒙,属于荷尔蒙激素的一种!总之,在这种不可抗拒的体内循环作用下,你会想要了解年轻男性,想要了解男女之间的事,这不是罪过或错误,而是一种自然规律。比如大猩猩到了发情的季节,它们会直接了当的去勾引异性,我们人类可是比大猩猩强多了,最少我们还会穿衣服!还会去表达爱情!你只要把自己想象成大猩猩就好了!哈哈,所以真的不要害羞或是觉得你自己坏,知道吗?”

    “你......你才是大猩猩!”

    翘儿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红润,这个齐浩,竟然连“脑啡肽”这种生僻物质词汇都知道,真是难以想象。

    哎,自己太紧张了,齐浩说得对,其实这事并不大,只是看如何去理解和看待,不就是看了簧片吗?

    天啊!她怎么在和齐浩讨论这种事,羞死了!

    因为害羞所以垂头,而在头垂下后,翘儿的脸更红。

    “你你你......没穿裤子!”

    齐浩急忙低头去看自己,然后也红了脸,跑回床上用被子包裹了下身。

    “嘿嘿,不是穿了裤衩吗?这个也是身体循环规律,男孩子嘛,睡醒了自然就是这样,我可不是故意耍流氓,是你忽然出现在我的房里哦?”

    “坏人!我......我来跟你道个别,一会就回汉东了......”

    翘儿似乎原本还想说什么,现在却是不好意思,于是羞答答逃离。

    齐浩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微微叹息。

    “哎,真是好姑娘,可惜你哥要给你嫂子守身如玉,要不然吃了你个小白兔!”

    穿上衣服走到院子洗漱,诊室的房门打开,秦月走出来。

    秦月是中午到的诊所,作为受害者她去村上的警务室录了口供,之后才能来看爷爷,至于死者小赵,自然会有公司的人出面解决,给家属赔偿是避免不了的,秦月很仁义,直接开口两百万,家属那边估计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钱来总会消灾。

    精神很萎靡,看到齐浩正光着膀子刷牙,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下面光脚拖鞋,还是这幅不修边幅的样子。

    今天可一点也不热,他的身体里有火吗?以为夏天真的来了?

    秦月很不待见齐浩这模样,原本想要出来透透气的,如今却没了心情,转身准备走,却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又停下。

    “你的医术确实不错,约瑟夫大夫说爷爷状态出奇的好,或者说是一个奇迹,他最少还能活几个月,这跟省城医院专家的诊断不同,之前可是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所以我想你的那些土方子或许真的有用,我可以付你高额的治疗费,不如你今天带着爷爷跟我去省城吧,毕竟那边条件好许多。”

    可能是上午经历了太多事,所以秦月看上去很冷,如同与齐浩的第一次初见。

    “不去,这里的空气多好,有利于老头修养。而且你以为让你爷爷多活三年那么容易吗?他的命数已尽,我是在为他逆天改命!此处是卧龙聚宝之地,拥有难得的天然阵法,可以让人长寿多福,所以老头必须待在这里,这是他能活命的一个条件。”

    秦月真是傻了眼,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相信这个神棍!

    忍耐!一定要忍耐!毕竟他是真的有不少本事。

    闭上眼睛让心绪平复,秦月根本没想过假面侠与眼前的屌丝男会是一个人。

    但无论怎样屌丝男也是有用的,秦月觉得有些事她需要插手。

    “那好,你平日就待在村子里,不要四处乱走。我会让秦刚和王猛负责保护你。你可能不知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有些危险。”

    哎,这都是为了爷爷,否则她才不会管这屌丝男!

    齐浩眯起眼睛,他明白秦月的意思,看来她应该与昨晚翘儿和燕环对话中提起的齐耀阳是认识的,这并不奇怪,数百年前七大家族原本就是如同一体,只是后来才分道扬镳的。

    嘿嘿,看来老婆对自己还不错,知道护着老公,应该奖赏。

    齐浩有些美滋滋,正想说点甜言蜜语撩一撩秦月,诊所院子的大门却被推开了,铁蛋爹娘带着铁蛋夫妻一家四口走了进来。

    “浩娃,救救你铁蛋哥吧,这人废了!”

    铁蛋老爹叫李宝强,五十多岁,因为常年种地看上去人很苍老,如同六十大几,一进院就给齐浩跪下了。

    “折寿啊!宝强叔,我跟铁蛋同辈,你这一跪可是要了我的命,快起来。”

    “浩娃,你看看铁蛋,昨天从派出所回来就这样子,一直全身颤抖,脸色苍白,身上哪都疼,自己撞墙都把额头给撞破了,这到底啥毛病?”

    “爹!昨天浩儿哥不是说了吗,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在外面吸那东西!”

    铁蛋媳妇悲切切的痛哭,铁蛋娘也是哭的万分凄惨。

    齐浩将宝强叔扶起,目光落在铁蛋身上。

    铁蛋根本站不稳,被搀扶进来后就瘫软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如同失去了魂魄。

    “哎,悠悠我心,青青子衿!”

    秦月听得直翻白眼。

    这句话出自《诗经?郑风》,写的是一个女子在城楼上等候他的恋人,没上过学就是没上过,齐浩竟然不挑气氛胡乱用句,简直可笑。

    齐浩的眼睛其实一直都有扫到秦月,因此看到了她很是不屑的表情。

    微微一笑,齐浩指着铁蛋媳妇道:“这句话我是帮着俺嫂子说的,等了老公两年,却等回来一个瘾君子,真是可怜。”

    秦月皱起眉头,咬住嘴唇,有些羞愧。

    是啊,这句话用在铁蛋老婆身上真是在恰当不过。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看着那样不堪,却还腹有诗书?而且如此机灵,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好了,宝强叔,你们一家都不需要担心,正所谓医者父母心,铁蛋的病我来治疗,一副中药加一轮针法,我保证还给你们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铁蛋嫂子,今晚你就可以和铁蛋哥小别胜新婚了!嘿嘿,做那事的时候可别忘了兄弟哦!要在心里呼唤感谢兄弟的名字,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