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25章 假面侠
    一道魅影极速接近,秦月根本没看清,只见恶人的身体已经飞出去十几米远,撞到一颗大树后跌落在地,一动不动。

    怎么会这样?

    “啊!”

    秦月惊叫出声,不知何时就在她眼前出现了一副面具,他们距离太近了,秦月甚至无法低头去看面具背后的人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你……”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这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如同午夜党的播音男主持,让秦月紧张的心一下就放松了许多。因为齐浩的特意伪装,她也丝毫听不出本音。

    “你……你在干嘛?”

    刚放松的心脏又快速跳起来,他的手正在她的腰下滑动。

    齐浩没有回答秦月的问题,手一直滑动到她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开机。

    这手机是上锁的,四位。

    在另一个世界,秦月一向都是用她的生日做手机密码,那么这个世界……齐浩想的时候输入了四个数字,手机屏幕保解开。

    “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

    秦血有些不寒而栗了,难道这是一次有阴谋的绑架?

    “喂?我报案,这里是双岔口向东五公里,大河山的中心区域。嫌疑人很可能是李广海,就是那个逃犯,这边有一位女性受害者,被绑着呢。我是谁?你可以叫我面具超人……这有点土,还是叫假面侠吧。”

    齐浩报警后重新把手机放回秦月的口袋。

    “他有反跟踪能力,竟然没把你的手机扔掉,说明已经精神不正常,有些变态,没吓到你吧?”

    齐浩无比温柔的抬起手,擦掉了秦月眼角的泪花。

    “他就是用小刀割我的裤子,一点一点……你看着更吓人,更变态,你都压在我身上了!”

    齐浩无语,没想到秦月竟然不识好人心,该罚!

    依然贴在秦月身上,这个动作极其暧昧,两人的身体间毫无间隙,秦月这辈子从来没有与任何一个男人如此接近过。

    看着眼前不安分的女人,齐浩的心碰碰乱跳。

    这可是秦月啊!连生日都和另一世界的秦月相同,绝不是巧合,而是一种命运的轮回,自己穿越或许就是因为秦月,如今秦月又转世投胎到了自己眼前,只是忘记了前生!

    因为情绪爆满,齐浩有些激动,他忽然慢慢的低下头,隔着面具吻上了秦月的唇。

    秦月的身体已经在颤抖,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了两个变态,后者明显更严重些,竟然强吻自己,幸好有面具隔着,可为什么被这一吻之后,她倒觉得似乎内心平静了一些。

    秦月当然不晓得这是来自冰魄的清心能力。

    “你的身体在发抖?”

    齐浩浅尝则止,主要是不想真的吓到秦月。

    “你能把我松绑吗?”

    “不急,我怕你四处乱跑,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有人来了我在走。”

    “你……到底是什么人?”

    “假面侠,你的守护者,你以后可以叫我假面。”

    秦月直翻白眼,还自己的守护者,美国电影看多了吧?

    “那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压的我不透气。”

    “这样呢?”

    齐浩没有离开,却抬手解开了秦月领口的扣字。

    “你……”

    秦月好郁闷,明明是被他压的好不好?胸都扁了!不过这时她却不敢多说,害怕他继续解扣子。

    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就这样相互对望,谁也不再说话。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上有些响声传来。

    “我要走了,这些特种兵很专业,几分钟后你会获救。”

    原本正在和面具对眼的秦月微微一愣,这就走了吗?没有任何其他企图和目的?只是单纯为了救自己?不对!不单纯,他隔着面具强吻她!

    “不要害怕,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会好好的。一会别人查问不要说我的奇异之处,就说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把你救了就可以,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齐浩说完这句话闪身离去,依然如同一道光影,让秦月无法看清,只有心惊。

    好快的速度!人……能有这么快吗?如同一辆飞驰的汽车一般,自己在经历的事情不会是一场梦吧?

    不多时,直升机悬停在秦月上空,一道绳索放下来,四个全身武装的特种兵滑下。

    “找寻到目标,请搜索我的定位!”

    “人质安全,发现逃犯,似乎已经昏厥……等等!怎么会这样?”

    “下手真狠,确定这边昏厥的人是李广海,四肢关节处已粉碎性骨折!”

    “竟然有人能把当年的战虎打成这样,估计一定经过了一番长时间的搏斗啊!”

    长时间?那面具男就是冲过来推了一下他好不好?

    已经被松绑的秦月如此想,之后回忆整个过程,真是离奇诡异,难道说他还真是个超人?太扯了!

    “小姐,您没事吧?请跟我们说说刚才这边发生了什么?谁救了你?”

    “我……之前昏迷了,醒来就看到劫持我的罪犯趴着,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秦月没说实话,并不是因为齐浩的嘱托,而是因为她说了实话估计也没人相信。

    “不好,我的司机!”

    秦月想起了小赵,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特种兵急忙在秦月的描述下搜索,最终发现了车子和尸体,秦月呆愣许久,终于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一时之间分不清梦与现实,唯有面具男那冰冷的吻,还在嘴边萦绕。

    ……

    齐浩在秦月彻底被救后返回诊所,洗了个澡换身衣服,秦刚着急忙慌跑过来询问秦月可否找到。

    “刚听驻扎在村上的兵说了,逃犯已经抓到,人质获救,我一打听真的是秦月,真是万幸。”

    秦刚一听大小姐真的被逃犯抓,吓得脸色直接变蓝,快速给公司秘书打电话,让她派人过来处理事情,照顾大小姐。

    齐浩是有些疲倦了,返回房间倒头就睡,他就只是个小农民,还无法以真正的姿态站在秦月面前,那么假面侠看来要存在一段时间。

    胡思乱想一会齐浩入睡,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

    睁开眼,一道淡淡的幽香飘入鼻孔,一副美丽的躯体出现在眼里,翘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你不是说一早买车票回学校吗?咋没走?”

    “爹没让,怕遇到坏人……等等,这是我昨天在被窝里小声和燕环说的话!”

    擦!

    齐浩彻底从朦胧的睡意中清醒,说漏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