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24章 秦月遇险
    “你那么小声,哥啥也没听见。”

    “骗人,看你的表情,一定是听到了!”

    “大姐,怎么可能?你那么小声说话,手机也那么小声,你以为我是顺风耳啊?”

    齐浩可能是有些紧张,不小心说了这样一句话。

    楚翘的脸一下就紫了。

    “还说没听到?你都知道我在玩手机?”

    “没有!翘儿,你要相信哥,哥从来不骗人!”

    齐浩决定打死不承认,要是被翘儿知道她躲在被窝里看簧片的事让自己听了去,以后可要羞死了。

    磨磨唧唧好久,齐浩也没招供,可楚翘还是认定齐浩一定听到了什么,眼睛水汪汪的,那脖子和秀气的小手都是羞的通红。

    齐浩看着好笑,看来这姑娘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但应该没经历过什么男人,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羞涩呢。

    就这样在村子外面站立整整一个晚上,特种部队把清河村里里外外扫荡了七遍,估计找只老鼠也找到了,却没找到李广海。

    无奈之下,所有的布置只能解除,最终他们认为,李广海很可能在进入清河村的第一时间就直接穿行而过离开了村子,毕竟那时候包围圈还有漏洞,凭借李广海的本事离开也不是不可能。

    这可有些麻烦,失去了目标的范围,再想找到谈何容易。

    部队散发开去,向其他地方搜索。

    村民们返回各自的家,一夜没睡自然都很疲惫,就连齐浩都急吼吼的跑回诊所宿舍,打算睡上一整天。

    只是他刚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院子外面秦刚正在接的一个电话。

    “总裁是昨晚十一点多走的,小赵给她开车,她说过来看望董事长,之后待一天,后天回来。”

    “晚上十一点?就算慢点开五个小时走高速也能开到,现在可是都八点了!”

    “就是说啊,我给她打了六七个电话,手机关机,司机小赵的也打不通,这是不可能的!总裁的手机从来不关机,小赵的更不会!我有些担心,听说昨晚清河村在抓一个危险的逃犯。”

    “是的,开始说逃犯跑到村里了,结果没抓到......”

    听秦刚说完这句话,齐浩腾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跑到外面。

    “怎么回事?”

    秦刚这时脸色有些凝重,看了眼齐浩道:“大小姐的秘书打来的电话,说联系不到大小姐和她的司机了,这有些奇怪。”

    “别说话,让我想想!”

    齐浩的双眉紧锁,让九阳真气流转全身,原本的困意立刻消失。

    秦月应该是从五谷县方向过来的,而那些特种兵说逃犯是从另一个方向进的村,如果他在村子里穿行而过跑去的方向就应该五谷县。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说秦月竟然刚好遇到了逃犯李广海?

    齐浩的眼神一下变得凌厉,快速道:“老爷子的中药你去煎,上午十点准时用,这不能耽搁,我去找秦月。”

    话音落下,齐浩跑出了院子,速度越来越快,当他离开村子到了没人的路段时,速度已经如同奔驰的轿车,如果被人看到一定吓死。

    就这样一路跑出五公里,高速出现两个路口,一个是通往清河村,另一个却是向山上走的。

    如果秦月遇到李广海,车子绝对不会向清河村开,要么原路返回,要么就是去岔路。

    齐浩无法准确找出秦月如今人在何处,只能根据推测碰运气。

    进入上山路口跑出一公里后,齐浩终于有了一些信心,他发现这一路上跑出百米就会出现一颗小小的珠子,非常有规律。

    常人发现不了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齐浩却可以,因为他的视力其实也异于常人,虽然还无法做到透视,但广角范围的观察能力却非常强。

    这显然是秦月留下的标记,齐浩知道这些珠子是她手链上的。

    将珠子一颗颗捡起收好,就这样一路前行到了进路口三公里的地方,高速路已经消失,入山的小路出现,继续向里跑了一千米,齐浩发现了一台轿车,轿车上的司机已经死了,被人扭断脖子,手法十分暴力残忍。

    这个死者他见过,正是秦月的司机小赵。

    奶奶个鸡腿!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齐浩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抬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薄薄的如同是面膜一样的东西。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制造的唯一一件特殊物品,名冰魄,具有清心安神的能力,也能起到面具的作用。

    齐浩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越普通人,他担心自己有些时候不得不展现武力解决事情,而他的身份是不能曝光的,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旦让人知道他有特殊能力,绝不是好事。

    将软趴趴如同面膜一样的冰魄贴在脸上后,九阳真气快速透出体外,遇到了面膜,就将之定型为了一个紧紧贴在脸上的面具。

    这幅面具很生动,如同一件雕琢的艺术品,齐浩的五官全部被遮挡,只是他的眼睛还可以透出面具看清外面的事物,这也是冰魄的特殊之处。

    秦月他一定是要救得,如今自己的奇异之处也不能让秦月知道,毕竟对她而言自己还是陌生人,她没有义务保守秘密。

    带上面具的齐浩行动更加迅速,没一会功夫就把这山林转悠了一大半,终于找到了秦月和李广海,看到那边的情形,齐浩立刻杀意更浓。

    秦月被绑在一颗树上,而李广海拿着刀,已经把齐月的裤子切成了裤头,齐月身体颤抖,眼中含着泪水,拼命叫喊却没什么用。

    “这个地方偏僻,我侦查过附近没人,你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来,虽然我喜欢听你的叫声,但别叫了,再叫我就不玩了,立刻把你剥光!”

    “你……你别这样,我可以给你钱!”

    “钱?我杀过10个人……哦不,算上那个人质,我杀过11个人,是一定会死的,钱对我来说毫无用处……看看你这大腿,怎么这么白净?不知道你身上其他地方是什么色的?粉的?黑的?我想看!”

    李广海如同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的说话,提起了刀,打算把秦月已经变为短裤的职业装继续破开。

    秦月有些绝望,这种时刻她再也不是什么女总裁,就只是一个无助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