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16章 走出一片天
    秦月终于忍无可忍,冲到齐浩身前怒目而视,却用很小的声音道:“你这个疯子,到底要干嘛?”

    齐浩看着被气的小脸通红的女人,心情更好了,终于放下总裁那副冷冰冰的架子了吧?小样,治不了你?

    不搭理秦月,齐浩移动脚步到了一边,继续看着约瑟夫道:“我可以用事实证明,我没跟你开玩笑。”

    “事实?好啊,如果你真的能证明自己,我可以把这个病人让给你。”

    “病例上应该写明了吧?病人因为脑卒中诱发了身体半身不遂,已经半年无法行走。”

    “是的,我刚才也检查过,认为病人腿部的问题是由大脑的病变引起,没有康复可能,脑部恶性肿瘤切除后,腿部有非常大的几率病情会加重,出现神经坏死,腐烂等恶性情况,或许要截肢!”

    听约瑟夫如此说,原本正在生气的秦月愣住了,如果切除了脑瘤,爷爷的腿要截肢?这对于一位快死的老人是不是太残忍了?为了多活半年……这真的值得吗?

    到了此时秦月终于有些崩溃,眼中涌出泪水。

    “看到桌子上那碗中药了吗?是我调配煎制的,病人只要喝了他,用不了十分钟就可以下床走路,从此双腿再无忧虑,你信不信?”

    又来了!秦月现在掐死齐浩的心都有。

    “哦上帝……我是说zidane,中国的中医我了解,草药我甚至也知道很多,所以不要在开玩笑了好吗?”

    “约瑟夫先生,这是一个赌局,如果我做到了,只用这一碗药就让病人双腿能够站立行走,你就要放弃这个病人,把他交给我,并且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如果能做到,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一个,两个,三个,更多,都可以!”

    好脾气的约瑟夫也发火了,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太不可理喻,或许是个疯子。

    齐浩很满意约瑟夫的态度,之后侧头看向秦月。

    “这对你来说也是个赌注,如果我赢了,就把你爷爷交给我,并且以后对我好点?怎么样?”

    “你是疯子,我不会拿爷爷的性命和你赌!”

    病床上,秦天风的英语水平比初中生强不了多少,因此不知道齐浩和约瑟夫说了什么,于是焦急的叫秦月给他翻译。

    秦月不敢忤逆欺骗爷爷,就把刚才的对话一五一十的翻译给爷爷听。

    秦天风立刻大笑。

    “哈哈哈,好好好,秦刚,快把药拿来,月儿来了我都差点忘了小哥给我煎的药,我要喝,喝了好去外面散步,好久没有散步了!”

    “爷爷……”

    “月儿,我不要失去双腿,如果切除肿瘤之后我还要截肢才能保命,那我宁愿现在死!所以,我要喝小哥给我煎的药,秦刚,把药拿来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月再也无法开口阻止,她只能侧头,任由泪落下,让它们串成珍珠,顺着脖颈流去胸口。

    齐浩挪到秦月身边,小声道:“小妞,没有大悲就不会大喜,哭的更凶点,我等着看你笑话。”

    “滚!”

    秦月的声音很小,她恨死齐浩了,说出了人生第一句粗话。

    这时,秦刚已经把那一碗药拿到了秦天风眼前。

    齐浩微微眯起眼睛。

    昨天已经用九阳真气开发了老头的一小部分大脑应用,今天又特意用九阳真气注入药材里煎药,使那些普通的中药与九阳真气结合,反应生成更有效力的药物成分,从理论上说是一定能让老头站起来的,可不要掉链子!

    终于,秦天风将已经凉了的中药一饮而尽,房间里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等待着结果。

    一分钟后,秦天风迷茫的坐在床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

    第一个发声的人竟然是方磊。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他是骗子,吃一副中药就能把半身不遂治好?如果这样医院就都不用开了!都去卖中药吧!我还说了,秦爷爷要是能好,我就去吃屎!”

    秦月在方磊话音落下的时候快速跑到秦天风身边。

    “爷爷,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约瑟夫看着齐浩耸了耸肩,脸上分明写着:“怎么没有反应”这几个大字。

    齐浩很是郁闷的摇头道:“你们可真是没耐心,以为我的药是印度神油吗?吃完了还会面色通红张嘴能吐火?这是治疗腿部的药,当然要让老头子站起来走走了。”

    大步上前到了床边,见秦月挡在自己和秦天风之间,齐浩很不耐烦的抬手轻轻拍了拍秦月的屁股。

    “让开让开,屁股碍事,怎么这么大?”

    秦月身体一颤,如同猴子一样跳到一边,脸色涨红,已经要疯了。

    这小子竟然拍她的屁股?还说大……

    秦月决定,她要立刻扑过去抓花他的脸,什么女总裁身份,什么淑女大气,全都抛在脑后。

    就在她马上就要行动的时候,齐浩已经将秦天风从床上拉下来,而秦天风……竟然……神奇的站住了!……?

    “嗯,腿还有点抖,毕竟那么久没用,需要一些时间恢复,明天再喝一副药吧。走几步看看,对对对,别害怕我扶着你,很好,走的不错,老头你加把劲锻炼,过几天就能和我们村里的娃子踢足球了。”

    说话间,齐浩已经搀扶着秦天风去了院子,消失在诊室的房间里。

    “不!这不可能!假的……一定是假的!”

    方磊眼睛瞪得滚圆,眼底似乎都有了血丝,咆哮出声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默。

    秦刚王猛动作迅速,几个踏步就窜了出去。

    “神医!神医你快坐下歇歇,我来扶着老板就好!”

    “浩儿哥,你真是神!对了,之前你答应给我写的方子别忘了啊,我给钱!”

    房间中,犹如石头人一般的约瑟夫终于也反应过来。

    “哦不!我的上帝啊!请您告诉我,中医到底是什么?不不不,我要留在中国!我一定要弄懂中医,这简直太神奇了!法克!”

    激动的约瑟夫说了句脏话,也冲了出去,抓住齐浩的胳膊就要拜师。

    房间中只是剩下秦月一人,她用很慢很慢的速度走到门前,伸手扶着门框向外看去,只见这时候爷爷已经没人搀扶,秦刚王猛只是在他身边小心防备着,秦天风一步步的向前走,竟是越走越坚定,越走越硬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