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11章 死亡事件
    离开元和堂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齐浩很懊恼,他的衣服都被一群疯狂的人给撕破了,差点就没出来。

    秦刚开着车,依然昏昏沉沉的庄雄与蒋小翠坐在后排座位上,主要是为了等他们两人,要不这时可能已经返回村子了。

    奋战两个小时,庄雄夫妻直接在诊室里面睡着,睡醒出来发现外面还有一群人围着,差点没害羞的死过去。

    这真不怪他们,庄雄是被九阳真气冲昏了头脑,蒋小翠两年都没吃过饱饭,饕餮盛宴忽然出现她如何能抗拒,真怕错过一次又要等两年。

    “秦刚,先别出城,找个地方吃点饭,肚子咕咕叫。”

    “听你的浩儿哥,你医术真是神了!”

    秦刚对齐浩佩服的五体投地。

    车后座,睡了好几个小时的蒋小翠虽然还全身乏力但精神却很好,听到二人对话忍不住插嘴道:

    “是啊小哥,你的医术真神!我家这口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药,偷偷看了多少男科医生都不行,怎么你一针就给扎成这样了呢?今天真丢人,在那药房诊室里......哎呀,羞死了!”

    我艹,这女人太善变了。之前还叫废物呢,如今就变成“我家这口子”了!

    齐浩撇了撇嘴,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庄雄,他已经再次入睡。

    “你叫什么来着?哦,蒋小翠,你家这口子的病其实还没治好,今天下午我只是向你证明我有本事治好他的病。”

    “是是是,小哥......不对!老大!你要是能让他天天这样,我们全家都感谢你。”

    “别激动,说了还没彻底治愈,我是清河村诊所的卫生员,我们诊所马上就要正规化,需要一名工作满五年有行医资格证的医生,还需要一位正规的注册护士才能挂牌营业,你老公做医生几年了?”

    “他比我大五岁,都做六年了,至今还是个小主治。”

    “嗯,那愿不愿意让他跟我去清河村?去了之后我可以慢慢的调理他的身体,估计半年时间吧,就能时时如同今天这样。”

    “行行行,我明天就让他辞职,我也辞职,我就是护士啊!然后明天晚上就和他一起过去,到清河村买房,以后老大在哪我们就住哪!”

    齐浩真不适应,蒋小翠简直便若两人,这是吃的多饱啊,让她如此顺气顺心。

    正在开车的秦刚忽然插嘴道:“浩儿哥,之前你不是说给我配几幅中药吃吃吗?你可别忘了!我付钱!”

    齐浩彻底无语,只叹人间正道是沧桑,何苦偏偏为床伤呢?

    ......

    五谷县城有一条美食街,通宵营业生意火爆。

    别看五谷县不大,可因为汉东经济的繁华,这些下面的县城也被带动着发展,县城中本地人口只有二十万人,外来人却达到五十万。这导致如同清河村这样的外围农村倒是格外贫穷了,因为生产力都进了城乡,下面就只剩下老弱妇孺。

    庄雄真是废了,车停泊好后他也不下车,继续睡觉。于是齐浩就只带着秦刚,蒋小翠去吃饭。

    不得不说女人的韧劲其实要比男人强,蒋小翠经历了大风大雨,可恢复的很快,除了走路看上去还不自在之外,她已经彻底复活。

    “老大,这家的炒菜最好吃,那边摊位上还有烤羊腿,我已经点了,千万别和我客气,今天我请客!”

    “额......小翠,叫我浩哥儿就行,村里人都这么叫我,我听着习惯。”

    “行浩哥儿,你说啥是啥!”

    齐浩有些腻歪,决定要慢慢的给庄雄治病,免得小翠太过得意乐极生悲。

    没一会功夫一大桌菜就上来了,还有几瓶啤酒。

    秦刚开车不能喝,齐浩就与小翠喝,然后听她讲述这两年的不容易。

    齐浩频频点头,觉得小翠还是很爱庄雄的,要不然他们可能早就离了婚。

    总的来说心情不错,医生护士都已经找到,还意外收获到青龙,这一趟县城没白来。

    齐浩自饮了一杯酒算是为自己庆功,就在这时附近座位上烂醉的男人走了过来。

    “美女,我们在玩诚实勇敢游戏,哥哥输了,任务是过来咬一口你的舌头!嘿嘿,把舌头伸出来让我咬一下吧?”

    这要求显然很无理,小翠一听就火了,起身把杯中酒泼在醉汉脸上。

    “回家咬你妈去!”

    醉汉被泼酒后立刻也暴走,抓住小翠的头发拖着她甩到一边。

    秦刚是军人出身,怎么会怕流氓,看到自己桌上的人被欺负,立刻起身走到已经坐在地上的小翠身前,抬手推向冲过来的醉汉。

    齐浩在秦刚出手的时候很随意的开启了通天眼,向那醉汉面相看去后吓了一跳。

    所谓的命格之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显现出来,有的人可能一出生就有,有的人可能要几十岁之后才有,也有的可能白天有晚上无。

    齐浩开启通天眼看那醉汉时,他刚好是有的。

    只见黑色烟雾团盘踞在他头顶,印堂发黑中隐隐透着血光,这是必死之相,在他的胸膛处隐隐还插着一把透明小剑!

    正所谓胸中有剑无兄弟,死于非命兄弟安!

    醉汉应该会被他自己的兄弟害死,如今正是死期,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让秦刚吃了官司!

    相术一学是灵医们的辅助工具,不是特异功能,因此就算齐浩精通相术也不能随时预测未来。

    “不要”两个字到了嘴边来不及吐出,秦刚的手已经推在了醉汉的胸口上,醉汉踉跄倒退几步跌倒在地,身体抽出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艹,敢推我们大哥?”

    “妈的,找死!”

    “兄弟们搞他!”

    那一桌吃酒的四个小混混围了上来,另外一个漂亮女人则去搀扶醉汉。

    “色鬼,自己有娘们还要去咬其他女人的舌头,摔死你!咦?左丹?这怎么还晕了?陈晓东,你们快来看看大哥,好像是没了呼吸?”

    原本冲上来打算揍秦刚的四人被叫回去,他们检查了左丹的状况后全都傻眼,真的没呼吸!

    “报警!报警!杀人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附近立刻乱了起来。

    秦刚站在原地有些发傻,死了?自己没用力啊!

    齐浩在桌面上倒了三杯酒,然后笑道:“秦刚过来喝酒吧,今晚估计回不去了,放心,由我在保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