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10章 诊室内的夫妻
    “我......”

    庄雄,三十岁,老家西北农村,医科大学毕业后到经济发达的汉东市谋求发展却不得志。后来认识了蒋小翠,六年前做了她家的上门女婿,落户汉东下面的五谷县城。开始的两年夫妻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虽然蒋小翠脾气暴躁但吵架也是床头床尾的屋内事。只可惜一次车祸让庄雄伤了腰肾,从此一蹶不振,这两年更凄惨,夫妻生活基本没有,导致蒋小翠变本加厉对他越来越没奈心,日子过得简直是水深火热,猪狗不如。

    此刻他面临了一个不知道结果的选择,眼前的男人很高大,他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炯炯有神的双眼。

    “你什么?只要认我做老大,跟着我混,你的人生将会完全逆转!信不信?”

    齐浩说这番话的时候体内九阳真气运转,让庄雄感受到了一种从未经历过的震慑与威严。

    “我......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用呢?”

    “你一点用处没有,但只要跟了我,几年之内必将成为人中之龙!”

    周围的人这时都有些呆傻,这是干嘛?演话剧?忽然出现的男人到底搞什么鬼?他以为他是伯乐?就算他是,那软蛋男也不可能是千里马啊?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庄雄的老婆蒋小翠此时都觉得齐浩的行为很可笑。

    庄雄却一点也不觉可笑,他到了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他都想要自杀,只是没有勇气!他需要一个人拉他一把,他需要一双手搀扶着他。

    “好!好!我让你做老大!老大,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没法活下去了!”

    庄雄的性格确实很软弱,他把齐浩看做是精神压力的释放点,又一次痛哭不止,已经完全崩溃。

    好了!

    齐浩面带笑容,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要他承认自己是他的老大,那认主就算是成功一半,日后真正让他心悦诚服的时候,他将腾云升空,一展雄风,前提是齐浩没看错,他真的是青龙之命。

    在众人的注视下,齐浩拿出了一根银针,刺入庄雄的后腰穴。

    刚刚与庄雄身体接触,齐浩已经为他把脉,知道他的腰肾亏损严重,想要彻底治好是需要用传统手段治疗一段时间的,九阳真气对灵怨鬼魂效果奇佳,但对于真正的疾病却大多是只能治标,无法治本。

    不过这已经足够,齐浩首先要做的就是为庄雄树立自信,这也是治疗男人疾病的一个重点。

    这时的庄雄太脆弱,再伤一丝就会心死,反而受到鼓励就会有希望。

    所以在用银针打开肌肤通道后,齐浩将九阳真气灌入他的体内。

    齐浩的这个功法刚烈无比,对男人有着极大的好处,为了让庄雄在短暂的时间内暴走,齐浩很下功夫,注入真气的时间足足差不多三分钟才结束。

    把银针拔下来时,庄雄已经全身都红了,身体燥热难忍。

    齐浩呼出一口气,嘿嘿一笑,拉着庄雄推开已经围成一圈的看客,到了元和堂侧面用来针灸的一个诊室门前。

    所谓的诊室里面并没大夫,只是偶尔才会有县城医院的老专家过来坐诊,给病人刮痧针灸,或者贴膏药推拿。

    今天应该刚好闲置,早就被齐浩注意到。

    “我已经给他治了病,他需要休息,借你们这个诊室用用应该没问题吧?”

    附近有服务员急忙过来道:“这是可以的,不过先生,你刚才只为他针灸了一下就把病治了?”

    四周人们议论声起,觉得这骗子太不专业,你多少做的像一点啊,如果一针就能让男人振作,那这世界上的男人可就不难了。

    蒋小翠终于忍无可忍,迈开修长的大腿快步走了过来。

    “喂,你这人有病吧?”

    齐浩很会把握时机,看到蒋小翠过来,直接拉住她的手,把她和正一身燥热的庄雄一起推进诊室内,快速将门反锁。

    自己可是消耗了不少的功力。现在庄雄体内被九阳真气充斥,两个小时内他绝不会消停,等着看戏吧!

    “你这变态,姑奶奶出去弄死你!”

    里面的蒋小翠嗓门很大,喊叫声外面的人全都能听到。

    就在大家认为暴力的美女会立刻冲出来干掉齐浩的时候,忽然诊室中又传出蒋小翠的喊声。

    “喂,干嘛?是不是疯了?想死是吧?干嘛啊?庄雄,别这样!你真疯了?别脱裤子!吖......这是怎么了?我的天啊,你行了?”

    咦?

    怎么搞的?女人的声音由高到低,又从低到高,之后没声了?一群人全都围了上来想要一探究竟。

    齐浩就站在诊室门前,微笑的看着人们,阻挡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秦刚干活,我们的时间很充裕,慢慢弄就好,先去买茯苓,当归,雪蛤,鹿茸这几味药,说多了怕你记不住。”

    秦刚原本还和别人一样跟在齐浩身边看热闹,也好奇到底诊室里面会发生什么事。

    听到齐浩指挥,虽然不太情愿,也只能离开去找人买药了。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元和堂内除了齐浩偶尔吩咐秦刚去买各种药材,其他人全都鸦雀无声。

    他们竖起了耳朵,隐约听见诊室内传出了女人有些压抑的抑扬顿挫之音。

    这是在办事?难道说原本被大家认为是骗子的男人竟然真有如此神通?一针就把那软趴趴的废物弄得龙精虎猛了?不会吧?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后,房间内女人的声音变大了一些,祈求庄雄别再来了。

    可之后又一个小时过去,房间内才终于安静,鸦雀无声。

    “哈哈,差不多结束了。诸位,偷听人家夫妻墙角可是不道德的,你们买药的,卖药的都不做事了吗?”

    做事?谁tm还有心思做事啊。

    安静的一群人忽然爆发,全都跑到齐浩身边。

    “大哥,留个电话啊,你家是哪的?”

    “大兄弟,一会去姐家吃饭呗?姐家就在对面那个楼。”

    “小伙子,大爷我才六十三,在县政府旁边有两套房,要不给你一套吧,你看能不能帮我看看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