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04章 医者仁心
    燕环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她发誓,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

    齐浩明明是吼叫的,可她还是身不由己乖乖跑入他指的房间,把一包银针拿到了他的面前,一脸慌张的楚翘也拿来了吸氧机。

    “子痫患者的死亡率约1%,是很危险的病种,叔你快回家把前几天我去县城给你买的降压药拉贝洛尔拿来,翘儿给病人接吸氧机保证呼吸畅通,注意口舌撕咬,燕环过来握住病人双手,不要让她用力握拳!”

    齐浩的语速很快,但却说的清晰。

    说话之时他已拿出一根根银针,在王桂花双臂上刺了十二处穴位,之后又在她的肚子上刺了十根银针。

    “这是干嘛?”

    燕环还是忍不住出声发问,她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针灸的方式治疗子痫,他是老中医吗?明明就那样年轻......英俊?燕环的脸红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英俊这个词。

    “双臂上的针用于刺激肺经,帮助病人呼吸并且减缓神经抽搐。肚子上的针是在寻找经脉,拥有固本培元预防小产的效果。”

    齐浩下意识的回答燕环,这时楚翘给王桂花接好了呼吸机,满头大汗的楚老蔫也跑了回来,拿了齐浩指定的降压药。有其他村民去房中倒了凉开水,齐浩扶着王桂花把药送入她的口中,让其吞下后重新接好呼吸机,开始在她头部用针。

    折腾了几分钟后,王桂花的身体终于平复,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双眼醒转过来。

    真危险,王桂花要是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一尸两命?这并非由灵噬引起的病症,还是需要用常规手段治疗的,倒是很麻烦。

    齐浩看到醒来的女人眼中有了泪水,嘴唇在微微颤抖,他叹气开口道:

    “婶子,现在你是做错了,但要坚强。二十年后你腹中的这个孩子会让你觉得现在所有的经历其实都不重要,恭喜你,又要再次做母亲了!”

    一边,燕环与楚翘听到齐浩对王桂花说的话,只觉得内心翻江倒海似得不平静,这个聪明的男人原来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浩儿哥,婶子对不起你,婶子对不起丁莉!”

    王桂花用手拉开了吸氧机的罩子,哭泣出声,看上去比刚刚的丁莉还要凄惨。

    齐浩站起身,回转头看了下手足无措还提着一把菜刀的张三。

    “三哥,是不是爷们?没啥大不了的,带着婶子回去吧,三天后再来我这检查一下,保你六个月后就能有一个大胖儿子!事情出了该面对就面对,明天和丁莉嫂子去把离婚证领来,不就是日子吗?该过还得过!”

    “唉!”

    张三扔了菜刀,快速过来抱起王桂花撒腿就跑,哪里还好意思停留。

    齐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看着众人。

    “杀人不过头点地,以后这事大家就别议论了,桂花婶子也挺可怜的,他男人在外三年不回来,婚姻也早已名存实亡,她是高龄产妇,你们要是议论气到她导致胎儿流产,孕妇再次发生危险那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众村民连连点头,这时都觉得齐浩有些高大上,他真的是个神医啊!就连妊娠高血压,子痫这种大家听都没听过的专业名词都懂。那么下午齐浩救了燕环的那一吻难道是什么特别的呼吸之法?气功之类的?燕环和楚翘这时候其实也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且医者仁心,王桂花陷害他,他竟然还为她治病,并且安慰开导。

    村民们在敬佩齐浩的同时心中也不明白,以前齐浩在村子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屌丝青年,如今怎么一下就牛气冲天了?他的医术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

    楚老蔫把人们驱散,让大家各自回去睡觉。

    同时他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齐浩,眼神中有着悔意。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其实并不了解齐浩,这几年齐浩都是自己一个人住,没想到竟然成了一个懂医术的大好青年。

    看他的言谈举止与翘儿还挺搭配的,一点也不像是没有文化知识的庄稼汉,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干嘛要同意翘儿退婚呢?

    这时院子里已经只剩下楚老蔫,楚翘,燕环,丁莉和齐浩。

    齐浩发现他们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很是大方的摊了摊手。

    “都回去睡觉啊,我可困得不行。嫂子,你也回去吧,看开些,从明天开始你过来我给你瞧瞧病,你和三哥结婚六七年一直没孩子,这也是导致他出轨的原因。我发现你气血不和,所以很难怀孕,三个月时间估计就能治好了,到时候再嫁一定能多子多孙!你的面向不错,天庭饱满唇红齿白,旺夫相!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爷们,到时候夜夜笙歌可不要忘了兄弟我!哈哈哈!”

    原本正心情复杂的燕环和楚翘全都满脸黑线,这到底是神医还是神棍?而且说话这么流里流气的,一点也不高大上了!

    丁莉经历这种人生变故自然痛苦,听了齐浩的话大感安慰,她觉得齐浩看相的功夫很好。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之前张三他们来捉奸,还没进院子齐浩似乎怎么就发现了?他的耳朵怎么那么好使?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齐浩最终把所有人都送走,打算滚回床上去睡觉,刚躺下窗外就有人轻轻敲打。

    “这又是谁来投怀送抱啊?看来明天得把院门锁上在睡觉。”

    “是我……燕环。”

    “啊?你来干嘛?还要哥给你做人工呼吸?”

    “你......”

    燕环气的小脸涨红,原本想要发火,可想想还是忍住了。

    “你吻我......我是说你给我做的也是人工呼吸吗?别骗人,翘儿说不是,我猜测你是不是会某种特殊的气功?吐纳之后让我呼吸平稳的?”

    “对对对,你可真聪明!”

    齐浩大喜,真难得燕环这聪明的丫头想到这个理由,免去自己麻烦解释了。

    “今天谢谢你,那时候我的态度不够好,对不起。”

    “小事,我小学都没上完,翘儿都成大学生了,看不上我正常。你是她同学,为她出头是做好事,好像侠女那种。”

    燕环的脸更红,这一次是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来是和你道歉的,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能够那么快就推断出了事情的真相?”

    “推理源于信息,然后是构建事实的模型,把所有的信息放进去!王桂花支配丁莉来找我,张三快速出现还待了十几个人,王桂花敲锣打鼓这一切一定是之前就计划好的,在加上王桂花意外怀孕这件事,其实要推测出来一个事实并不难……你这大晚上不睡觉就是来问这个的?”

    燕环咬了咬嘴唇,她只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于是随便问问,没想到又被齐浩恶声恶语的鄙视。

    燕环觉得好委屈,但此刻她真的不想和齐浩吵架。

    “那我回去了,明天就回汉东,我得了癫痫,这病......”

    说到此处,燕环再也忍不住,哭泣出声。

    癫痫虽然不是绝症,但却很难治愈,自己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如果有了这种病一辈子就毁了。

    齐浩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月下哭泣的佳人,心一下就软了,原本不想告诉她,想想还是罢了,于是笑着道:

    “你以为哥是什么人?你的癫痫不过是偶然突发性质的,已经给你治好了!”

    正在流泪的燕环愣住,癫痫也能治好?而且还是用那种流氓手段?

    燕环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她发誓,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

    齐浩明明是吼叫的,可她还是身不由己乖乖跑入他指的房间,把一包银针拿到了他的面前,一脸慌张的楚翘也拿来了吸氧机。

    “子痫患者的死亡率约1%,是很危险的病种,叔你快回家把前几天我去县城给你买的降压药拉贝洛尔拿来,翘儿给病人接吸氧机保证呼吸畅通,注意口舌撕咬,燕环过来握住病人双手,不要让她用力握拳!”

    齐浩的语速很快,但却说的清晰。

    说话之时他已拿出一根根银针,在王桂花双臂上刺了十二处穴位,之后又在她的肚子上刺了十根银针。

    “这是干嘛?”

    燕环还是忍不住出声发问,她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针灸的方式治疗子痫,他是老中医吗?明明就那样年轻......英俊?燕环的脸红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英俊这个词。

    “双臂上的针灸用于刺激肺经,帮助病人呼吸并且减缓神经抽搐。肚子上的针是在寻找经脉,拥有固本培元预防小产的效果。”

    齐浩下意识的回答燕环,这时楚翘给王桂花接好了呼吸机,满头大汗的楚老蔫也跑了回来,拿了齐浩指定的降压药。有其他村民去房中倒了凉开水,齐浩扶着王桂花把药送入她的口中,让其吞下后重新接好呼吸机,开始在她头部用针。

    折腾了几分钟后,王桂花的身体终于平复,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双眼醒转过来。

    真危险,王桂花要是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一尸两命?这并非由灵噬引起的病症,还是需要用常规手段治疗的,倒是很麻烦。

    齐浩看到醒来的女人眼中有了泪水,嘴唇在微微颤抖,他叹气开口道:

    “婶子,现在你是做错了,但要坚强。二十年后你腹中的这个孩子会让你觉得现在所有的经历其实都不重要,恭喜你,又要再次做母亲了!”

    一边,燕环与楚翘听到齐浩对王桂花说的话,只觉得内心翻江倒海似得不平静,这个聪明的男人原来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浩儿哥,婶子对不起你,婶子对不起丁莉!”

    王桂花用手拉开了吸氧机的罩子,哭泣出声,看上去比刚刚的丁莉还要凄惨。

    齐浩站起身,回转头看了下手足无措还提着一把菜刀的张三。

    “三哥,是不是爷们?没啥大不了的,带着婶子回去吧,三天后再来我这检查一下,保你六个月后就能有一个大胖儿子!事情出了该面对就面对,明天和丁莉嫂子去把离婚证领,不就是日子吗?该过还得过!”

    “唉!”

    张三扔了菜刀,快速过来抱起王桂花撒腿就跑,哪里还好意思停留。

    齐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看着众人。

    “杀人不过头点地,以后这事大家就别议论了,桂花婶子也挺可怜的,他男人在外三年不回来,婚姻也早已名存实亡,她是高龄产妇,你们要是议论气到她导致胎儿流产,孕妇再次发生危险那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众村民连连点头,这时都觉得齐浩有些高大上,他真的是个神医啊!就连妊娠高血压,子痫这种大家听都没听过的专业名词都懂。那么下午齐浩救了燕环的那一吻难道是什么特别的呼吸之法?气功之类的?燕环和楚翘这时候其实也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且医者仁心,王桂花陷害他,他竟然还为她治病,并且安慰开导。

    村民们在敬佩齐浩的同时心中也不明白,以前齐浩在村子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屌丝青年,如今怎么一下就牛气冲天了?他的医术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

    楚老蔫把人们驱散,让大家各自回去睡觉。

    同时他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齐浩,眼神中有着悔意。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其实并不了解齐浩,这几年齐浩都是自己一个人住,没想到竟然成了一个懂医术的大好青年。

    看他的言谈举止与翘儿还挺搭配的,一点也不像是没有文化知识的庄稼汉,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干嘛要同意翘儿退婚呢?

    这时院子里已经只剩下楚老蔫,楚翘,燕环,丁莉和齐浩。

    齐浩发现他们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很是大方的摊了摊手。

    “都回去睡觉啊,我可是困得不行。嫂子,你也回去吧,看开些,从明天开始你过来我给你瞧瞧病,你和三哥结婚六七年一直没孩子,这也是导致他出轨的原因。我发现你气血不和,所以很难怀孕,三个月时间估计就能治好了,到时候再嫁一定能多子多孙!你的面向不错,天庭饱满唇红齿白,旺夫相!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爷们,到时候夜夜笙歌可不要忘了兄弟我!哈哈哈!”

    原本正心情复杂的燕环和楚翘全都满脸黑线,这到底是神医还是神棍?而且说话这么流里流气的,一点也不高大上了!

    丁莉经历这种人生变故自然痛苦,听了齐浩的话大感安慰,她觉得齐浩看相的功夫很好。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之前张三他们来捉奸,还没进院子齐浩似乎就发现了,他的耳朵怎么那么好使?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齐浩最终把所有人都送走,打算滚回床上去睡觉,刚躺下窗外就有人轻轻敲打。

    “这又是谁来投怀送抱啊?看来明天得把院门锁上在睡觉。”

    “是我……燕环。”

    “啊?你来干嘛?还要哥给你做人工呼吸?”

    “你......”

    燕环气的小脸涨红,原本想要发火,可想想还是忍住了。

    “你吻我......我是说你给我做的也是人工呼吸吗?别骗人,翘儿说不是,我猜测你是不是会某种特殊的气功?吐纳之后让我呼吸平稳的?”

    “对对对,你可真聪明!”

    齐浩大喜,真难得燕环这聪明的丫头想到这个理由,免去自己麻烦解释了。

    “今天谢谢你,那时候我的态度不够好,对不起。”

    “小事,我小学都没上完,翘儿都成大学生了,看不上我正常。你是她同学,为她出头是做好事,好像侠女那种。”

    燕环的脸更红,这一次是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我回去了,我得了癫痫,这病......”

    说到此处,燕环再也忍不住,哭泣出声。

    癫痫虽然不是绝症,但却很难治愈,自己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如果有了这病那一辈子就毁了。

    齐浩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月下哭泣的佳人,心一下就软了,原本不想告诉她,想想还是罢了,于是笑着道:

    “你以为哥是什么人?你的癫痫不过是偶然突发性质的,已经给你治好了!”

    正在流泪的燕环愣住,癫痫也能治好?而且还是用那种流氓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