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03章 隔壁老王是个娘们
    清河村真的太小了,短短五分钟,诊所的院子里竟然挤了四十多人,村长村委书记全部到场,就连燕环都在楚翘的搀扶下来了。没办法,村长家和诊所就是前后院。

    齐浩在裤衩外面套了一条运动短裤,赤膊着上身很无所谓的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那一边张三正在驯妻,附近的看客则在交头接耳的议论。

    齐浩真让人惊喜,以前老实巴交也不怎么和村里人说话,如今竟接连上演两场大戏,这对于业余生活缺乏的村民们来说可是求之不得。

    “臭娘们,竟然偷人,还哭?老子一刀砍了你!”

    张三看上去凶狠无比,提着菜刀对丁莉比划,丁莉吓得如同鹌鹑,哭的好似一个泪人。

    “老三,别激动,这到底是咋回事啊?齐浩,就算翘儿和你退了婚,叔自然会给你找其他的好姑娘,你怎么能让老三媳妇晚上爬你的床?”

    楚老蔫看似有些痛心疾首。

    他和齐浩的爸爸是有交清的,早些年山洪暴发,楚老蔫被大水冲走,是齐浩爸爸救了他一条性命,而齐浩爸爸却在那次山洪爆发中死去。所以三年前楚老蔫才会逼迫女儿楚翘和齐浩定亲,就是为了报恩。只是三年后楚翘归来已成都市丽人,楚老蔫意识到女儿和齐浩或许真的不合适,这才同意楚翘把齐浩叫过来当着村民的面退婚。

    其实他挺不好意思,因此下午没露面,没成想到了晚上齐浩竟然在家中搞别人的老婆,还被抓个正着,这让楚老蔫无法接受,毕竟在齐浩的老爸死后,楚老蔫是真心对齐浩好。

    “叔,别激动,既然来了这么多父老乡亲看戏,这好戏自然还在后头,慢慢看吧!”

    人群中,燕环的身体依然虚弱,再也不是下午那个脾气暴躁的小公主。

    她对齐浩的情绪有些复杂,听楚翘说是齐浩救了她,可是他怎么能把卫生巾塞到自己嘴里,还......夺去了她的初吻!燕环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可毕竟真的是齐浩亲吻她之后她才安然无恙,这让她又有些感激,当然还有就是迷茫,为什么那一吻之后她就好了呢?齐浩的嘴巴里到底有什么灵丹妙药?

    这时,齐浩从椅子上起身向这边走来。

    燕环的脸色一下变得通红,身边的楚翘也是身体颤抖了。

    她们发现这男人的上半身很美!

    那流线型的肌肉估计只有在健身房里才能练出来吧?可一个乡村的野小子,根本不可能去过健身房。

    齐浩直直的走到楚翘和燕环对面,面带微笑看了她们一眼,之后转身离去,到了她们身边王桂花的面前,猛地抓住她的手腕。

    “婶子,刚才在我家外面,扯着破锣嗓子喊捉奸的人是不是你?”

    “啊?齐浩,你说什么?我刚过来啊,怎么会是我喊的?”

    王桂花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飘忽不定,根本不敢与齐浩对视。

    “喂,你是不是有病?搞我媳妇的事怎么说?别打马虎眼拽着别人聊天!”

    张三的语气依然凶狠,不过这时看上去脸色也是有些紧张。

    齐浩哈哈一笑,放开王桂花,悠闲的走到丁莉身边,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丁莉这时看上去无比凄惨,虽然她什么事也没干,但被自己男人半夜十二点堵在齐浩屋里,她是有口难辩,以后在村上还如何见人?

    “嫂子,别紧张,有兄弟在呢。”

    村民全都傻眼了,暗道这对奸夫淫妇,大庭广众之下还如此肆无忌惮吗?

    一些脾气暴躁的已经开始出声讨伐,并让村长赶快主持公道。

    楚老蔫被迫无奈只能上前,让齐浩给大家解释这一切。

    燕环的眼中有着无尽的失望,楚翘则是一脸的懊恼。

    齐浩脸色慢慢转冷,忽然抬手指向王桂花道:“她,怀孕了!”

    什么!

    原本聒噪的村民们如同是被毒哑了一般,小院里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王桂花的老公和儿子外出打工三年都不回家了,她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怎么可能怀孕?齐浩又是怎么知道的?

    齐浩其实原本并不确定,这几天他见过王桂花几次,从她的脸色面向齐浩看出她是有孕之兆。

    刚刚上去抓了一下王桂花的手腕,只是一探便找到了喜脉,齐浩这才确定,并且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原来隔壁老王也可以是个娘们!”

    齐浩的声音高亢而富有磁性,来回走动说话犹如是在演讲。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王桂花与张三通奸,结果有孕,我想她是不愿意打掉肚中的孩子吧?于是就逼迫张三和丁莉离婚。

    在咱们村民眼中张三是个老实人,和丁莉的夫妻关系也不错,因此张三一定不想离婚,免得给人话柄。

    可王桂花的肚子会一天天大起来,她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张三比丁莉嫂子大,但却比桂花婶子小许多,年轻力壮啊,自然是嫁给他更好。

    今天我在村长家门口帮着翘儿的同学处理突发急症,王桂花也看到了,于是她就有了一条计谋。”

    齐浩再次走到王桂花对面,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她,王桂花脸红的如同是猴屁股,心虚的向后退去,竟然不敢反驳。

    “她和丁莉平日里处的好像是姐妹,丁莉告诉过她与张三半年没有房事,这原本就是王桂花掌握之中的事,因为这半年张三都是以打麻将为由离开家,睡在她的床上。

    今晚,她诱导丁莉使她觉得我是神医,并让丁莉偷偷来找我询问是否能够给张三看病,然后又叫人来捉奸,并且敲锣打鼓弄得满村皆知。

    这样张三就不得不与丁莉离婚,还落个好名声。

    王桂花与老公分居已经三年。婚姻法规定,如果夫妻因为感情不和分居两年以上,可以作为判定能够离婚的条件之一,所以王桂花想要离婚非常容易。

    那么我想你的目的就是如此吧?拆散了别人的家庭,之后偷了人家的老公!对不对?”

    “你......你怎么全都知道,你怎么可能全都知道?”

    王桂花终于在齐浩诉说的压力下崩溃,脸色苍白,声音颤抖的吼叫出声。

    燕环和楚翘这时小嘴微张,有些难以相信。

    刚刚齐浩说的这一切竟然全都是推测吗?天啊,他的脑袋是怎么长得?原本是被冤枉的死局,他怎么只是通过推断就扭转乾坤了呢?而且他一个农村屌丝青年,竟然还懂得婚姻法?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迷糊,正在琢磨着齐浩的话时,精神崩溃的王桂花忽然倒地,全身抽搐。

    怎么回事?她也癫痫了?这东西难道还能传染?

    齐浩愣了下,快速过去跪在王桂花身边把脉,然后查看她的眼底。

    “这是妊娠高血压引起的子痫!翘儿去库房把吸氧机拿来,燕环到那个房间桌子抽屉里给我拿针!”

    齐浩说话间已经动手撕开了王桂花的两条衣服袖子,准备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