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002章 嫂子来敲窗
    采药是齐浩的日常,去后山忙活到夜里十点多,背上的竹篮里装满了金银花,枸杞,还有两株小灵芝。

    算是满载,那就归去吧。

    他原本在山顶,正常人下山怎么也要一个小时,可齐浩只用了不到十分钟,速度惊人。

    到了山下走在小路上,齐浩不再使用特殊身法,距离本就没多远,不一会功夫也就进了村。

    “浩儿哥,采药才回来?下午你可是出尽了风头,竟然救了小姑娘的性命,听说你只是亲了她一下?”

    “小事一桩,嫂子咋还没睡?没人给暖被窝?”

    “这小子,以为你是老实的,说话却这么坏。”

    张三的媳妇叫丁莉,二十六岁,经营了一家小卖部,齐浩路过时她正在门口嗑瓜子。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也老大不小了,晚上睡不着就琢磨自己怎么没个婆娘,所以想变坏点,看看之后有没有谁家的娘子半夜去敲我窗户,爬进我的被窝里。”

    “不听不听!鬼才会去敲你窗户。”

    丁莉觉得齐浩说的话是一种暗示,所以自己被调戏了,脸色微红,搬起小板凳回了食杂店。

    齐浩嘿嘿一笑,继续向前走,绕过几个胡同就到了诊所。

    这里是个小院,有三间砖房,分别用作诊室,库房,宿舍。

    把药材弄到库房放好,在院子里用井水冲了澡,齐浩回宿舍倒头就睡。不知过了多久却被窗户外的响声弄醒,揉眼睛看了看手机上,夜里十二点?继续倾听果然有人敲窗。

    不会吧?难道还真是小媳妇送上门?

    “谁?”

    “是我!”

    齐浩有些意外,急忙去开窗,只见外面月光下站着的俏丽女人正是丁莉。

    “嫂子?你还真来?”

    齐浩着急忙慌的找内裤套上,然后才重新看向窗外。

    “你可别误会,我就是有点事想问你,先拉我进去。”

    晕……还要进来?以为老子是柳下惠吗?

    齐浩有些火大,但转念一想送上门的俏媳妇怎么说也要占点便宜,要不然怎么对得起“爷们”二字。

    想到此处齐浩伸手去拉丁莉,他的床与窗口是挨着的,这一拉就把她拉上了床,丁莉跨过窗框时身体不稳倾倒压在齐浩身上,齐浩双手随便一搭就抱住了丁莉的屁股,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你怎么不穿衣服?”

    “你家爷们穿着衣服睡觉?再说我又没光着,不是穿了个裤头?”

    “啊!别捏我屁股。”

    “不好意思,手抽筋了……”

    丁莉着急忙慌的从齐浩身上爬起来,齐浩倒是淡定,躺在床上没动,房间里黑漆漆的,就算有灯他其实也不怕,又不是没资本,最主要这可是自己的床。

    丁莉猥琐的到床尾坐着,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兄弟,今天你给那个女学生治病了,可真神奇,亲她一口癫痫都能治好。”

    “哦……刚才在你家门口不是夸奖过我了?说的还是一样的话。”

    丁莉脸色微红,鼓足勇气又道:

    “后来女学生果然就醒了,哭的跟泪人似得,翘儿把你救她的事告诉她,她羞得脸通红,但还硬气的说要找你算账呢,现在住村长家里修养,可能明天才回城去。”

    “哦……”

    “那个……我来就是想问问你,你真的会看病吗?男人的病会不会看?”

    齐浩总算醒悟,原来小媳妇并非投怀送抱,而是来求医问药的。

    “咋的?三哥不行?”

    “嗯……我们都半年没那个了,他说不行,让他上医院他又不去……你要会看病能给他看看不?”

    齐浩没说话,走下床倒了两杯水,自己喝一杯,端着另外一杯走到床边递给丁莉。

    这时月亮就在正空,适应了房间的黑暗后,月光下视线其实还不错,丁莉发现齐浩穿的是件黄色的裤衩,三角的,就在自己脸的对面。

    “兄弟,你快拿走,嫂子看着头晕。”

    齐浩低头看了眼,才注意到自己此时的状态,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把水杯塞到丁莉手中,侧身爬上床。

    “我和你爷们一起去过公厕,器质结构方面他很正常。我也碰触过他的脉搏,五脏六腑都很健康,所以他没问题。”

    “没问题晚上睡觉不抱老婆?半年啊!”

    齐浩犹豫了下才慢慢的道:

    “眉毛是情缘宫位,男人左眉代表妻子,右眉代表妾室。张三大哥左眉色泽晦暗,妻运正衰,右眉光亮整洁,说明妾运正浓。此外,他眼角鱼尾纹攀升,右眼偏大,鼻子向右倾斜,两腮终日潮红,下巴短平,为桃花附身之相,我觉得他在外面可能有了女人。”

    “你就瞎说,被你说的我男人好像口眼歪斜一样?”

    “嫂子,面相这东西普通人是看不出区别的,兄弟我眼睛雪亮,刚好不是普通人,所以能看到你们看不出来的东西。”

    丁莉听齐浩这样一说,倒是有些相信他了,想想张三这半年确实有问题,天天晚上出去打麻将,一打就是一夜,回来白天就睡成了死狗!

    难道和开设麻将馆的刘寡妇有一腿?

    “不行,我要去麻将馆看看,大兄弟,你跟我一起去吧,我有点害怕。”

    齐浩无语,他招谁惹谁了?大半夜难道还要与人去捉奸吗?作为一个无忧无虑无所事事的农村屌丝大好青年,齐浩认为自己还是不去为妙。

    就在他想要回绝丁莉的时候,身体却颤抖了下,之后双眉立起,目光变得阴森。

    “嫂子,是什么人让你来找我问病的?”

    “啊?”

    “我说在你来这里之前,就是刚刚,有没有见过其他人?”

    丁莉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道:“隔壁王婶子,她老公儿子都在城里打工,晚上没事会来坐坐。刚才我在家门口遇见你被她看到了,她随后来我家出主意,说你可能是个神医,让我来向你询问男人的事。咱村我就和王婶子聊得好,有什么话都对她说,她知道张三已经半年没碰我,也是替我着急。”

    “哼,原来如此,嫂子,你中计了!”

    “中计?”

    丁莉还是不明白齐浩的意思,这时齐浩诊所的院门忽然被推开,丁莉的老公张三拿着把菜刀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十多个村民,院子外面人已近四十却风韵犹存的王婶子躲在角落里,拿着一面破锣用力的敲,捏着嗓子尖声喊叫:“捉奸啊!张三媳妇和小卫生员搞在一起了,大家快来捉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