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236章 考古人讲故事-3
    “当时我们白天又是雨又是泥的已经累了一天了,所以到了半夜三点钟左右的时候,已经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我就跟郑子奇商量,没必要两个人都熬着,干脆让一个人守着,另外一个人可以在临时搭的雨棚下,用来保管文物和遗骸的保管箱上躺一会,其实也不算睡觉吧,就是躺着休息一下,人会轻松一点,没那么煎熬……”

    周酬幽幽的道:“说好我先躺半个小时,然后起来换他,可我刚躺下不到五分钟,就听到身下装遗骨的保管箱里,传来咯吱咯吱磨牙的声音……”

    “嗷~”

    贰壹惨叫了一声,把一圈人都给吓了一跳!

    正听的聚精会神的大雄,更是一蹦三尺高的都窜到胖虎怀里去了,死活都不敢下来。

    “小二!你瞎叫什么?”

    周酬一愣,不禁怒道:“我还没说到精彩的地方呢!”

    “又不是我想叫的……”

    贰壹龇牙咧嘴的揉着两只胳膊,一脸的委屈。

    舒妹子和童幼颜本来就蜷缩着身子挤在贰壹身边,双手把他的胳膊抓的死紧。

    周酬用低沉的声音,徐徐渐进的刚说到关键地方,可一听到保管箱里传出磨牙的声音,两个妹子就情不自禁的一哆嗦,抓死了贰壹的胳膊,指甲都掐到肉里去了,你说他能不叫么?

    被贰壹这么一打岔,周酬营造了半天的气氛算是白费了,不过到也不是没有惊悚的效果,最起码吓到了两个妹子……呃,还有大雄和胖虎两人。

    大雄胆子小就算了,没想到胖虎这个牛高马大的家伙胆子居然也这么小,这会儿两人还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呢,乍看上去像头猩猩搂了只猴似的。

    小夫倒是个胆大的,先是嫌弃的瞅了丢人的俩人一眼。

    还把随手捡来坐着的木墩子,往周酬身边挪了挪,好奇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爬起来,把保管箱的盖子掀开!”

    本来想吓唬一下贰壹他们这帮学弟学妹的周酬,被贰壹一叫给破坏了气氛讲不下去了。

    索性直接解开了谜底:“从一颗骷髅头里,揪出一只跑进去躲雨的山老鼠给扔了,然后一觉睡到天亮!”

    “切~!”

    一群人大感失望,听周酬酝酿半天的气氛,说的煞有其事的,还真以为他要讲什么超自然的灵异事件呢。

    “你说你们这些人多奇怪?又害怕又爱听,怪我咯?”

    “我慢慢给你们铺垫气氛吧,你们嫌我啰嗦!我直接告诉你们答案吧,你们又嫌不刺激!”

    周酬被一群人嘘了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道:“这是典型嫌剧情慢,直接看大纲吧又觉得没意思!”

    “那你刚才还说的一套一套的?”

    大雄脸色难看的从胖虎身上跳了下来,别扭的扯了扯裤子:“什么不收藏、不鉴定、不站北、不站南的?”

    “废话!考古不收藏,那是为了避嫌!”

    “你说我们学考古的,要是家里摆几件古董,被别人看见了,我特么说的清楚来历么?”

    “不鉴定就更好解释了!我们是学考古的,又不是学鉴定的!研究的是物品的年代、工艺和历史价值!”

    “例如说我们从一座古墓里,发掘出了一尊宣德炉,它是宫廷真品,还是同时期的官仿、是明中期的民仿,又或者是明末仿、清初仿、清末仿、民初仿……对我们来说,有区别么?”

    “考古没有‘假’这一说,所以玩古董的跑来找学考古的鉴定,要么是个人傻钱多速来的棒槌,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的奸商!你跟他一说这东西是什么什么年代的,他就敢出去打着你的招牌说这玩意是‘真’的!”

    周酬没好气的道:“这特么能是一回事么?可问题是外面的民众,不知道这其中的概念区别啊!”

    “不动帝王陵……那些皇帝的墓,也是随便谁都能动的?”

    “没有国家的命令,你随便动一下试试?考古不是盗墓,也不是随便那座古墓,你想挖就能挖的?”

    “至于说那些顺口溜就更好解释了,所谓的‘冬不站北,夏不站南’,指的是开棺的时候根据墓穴朝向,冬天不要站在棺椁的北边,夏天不要站在棺椁的南边,为什么?”

    “咱们姑且不论那些玄学方面的言论,作为一个鉴定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科学神教信徒,傻子也知道冬天刮的是西北风、夏天挂的是东南风,墓室里面的气流流动方向多少会受点影响。”

    周酬吐槽道:“你特么开棺的时候站在下风头,一棺材闷了几百上千年的老咸肉味扑你一脸很过瘾么?”

    “还有所谓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是考古的又不是盗墓的!”

    “启坟开墓那都是奉旨而行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如果不是为了抢救性发掘,谁闲着没事还挑灯夜战啊?”

    “而且我们这些考古人员,都是拿朝九晚五死工资的,到点不下班,你还指望谁给你发加班工资不成?”

    “而‘遗骨不移散’,指的是你要是弄散了、搞丢两块,到时候还得你自己再去刨一遍,不嫌累啊?”

    “最后的‘古物不进屋’,我们出勤考古,大多是租住在当地老乡家里,你背一麻袋死人骨头放人家家里试试?”

    周酬翻着白眼解释道:“文物古董倒是让往家里拿,问题是丢了算谁的?贵重文物一出土就被文物局运走了的好吧?”

    “我去!”

    大雄抱怨道:“被你这么一解释,考古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了啊!”

    “考古有个毛的神秘感啊?除了枯燥就是辛苦!”

    “风吹日晒、雪打雨淋不说,还得耐得住找不到女朋友的寂寞!”

    “当然了,你要非把我说的这些,往灵异的角度上去解释也不是不行!”

    周酬耸了耸肩道:“信则有,不信则无,按照当地的风俗,放歌鞭炮、烧个香、祭祀祷告一下的事也不是没有,不过主要是安抚当地民众的情绪。”

    “李师姐?你一个女生学考古,不害怕么?”

    缩在贰壹身边的舒妹子,忍不住好奇的道:“而且真的没有什么比较灵异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