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235章 考古人讲故事-2
    那个笨贼的下场自然不用多说,交给警察叔叔就是了。

    可李丽师姐的这个故事,却也成功的引起了贰壹他们的好奇心,催着她再讲几个。

    特别是舒玉瑧和童幼颜两个妹子,明明刚才那个故事一点都不吓人,可她们俩还是一左一右的躲在贰壹身边,下意识的抓着贰壹的胳膊,又害怕又想听。

    “还想听?要不我讲一个吧?”

    周酬师兄突然眼珠子一转,坏笑道:“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老吓人了!”

    可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说反而让人更好奇了,想知道到底有多吓人?

    贰壹虽然也觉得,在这乌漆抹黑的环境下听恐怖灵异故事,心里多少有点毛毛的瘆得慌。

    可是舒妹子和童幼颜俩人,一左一右的把他抓的死死的,弄的他连使个尿遁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也不好意思说不听了,只能硬着头皮假装自己不害怕。

    什么?你说他一个男生怎么也害怕?

    废话!那条法律规定男生听恐怖故事就不能害怕了?

    你说他有金手指?有金手指跟害不害怕,有什么必然关系么?

    他就算是有钛合金手指,该害怕还不是一样害怕?主角就不是人啊?

    况且,这里可是磐龙文化遗址!

    说好听点叫考古的田野现场,说不好听点不就是古代人的坟地么?

    而且这片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点什么独特之处,显得格外的寂静和荒芜。

    连大白天阳光普照的情况下,都让人觉得阴气森森的,心底透着一股凉气,这气氛真不是盖的,那酸爽……

    再加上他晋阶之后,五感变的格外敏锐,感知能力也随之提升,甚至能感觉到身边其他人的情绪波动,一左一右两个妹子都已经开始吓哆嗦了,他就算不害怕,情绪上也不由自主被她们给传染了!

    “先说好!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一些是我从考古系以往的学长、师兄那里听来的,有一些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

    “所以是真是假,我不予评价,你们自己去分辨!要是信呢?就自己去琢磨!要是不信呢!就当我瞎编了个故事吓唬你们玩的,好吧?”

    “你们也别问我这些事是真是假,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也理解不了,不过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我个人觉得那些理解不了的奇怪事情,只是目前科学暂时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而已。”

    “所以我只能保证,我所说的的确是我们这些考古系的学生亲身经历过的,也的确发生过的事情……这可能跟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有一定关系,经常跑田野现场的人多多少少都会遇到。”

    周酬突然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笑容,一脸认真的道:“而且还不是我一个人遭遇过的,几乎在场的所有师兄师姐们都碰到过!不信的话你问问他们,就算我忽悠你们,总不至于所有人都忽悠你们吧?”

    李丽师姐他们都笑了笑,但是却显得异常的淡然和司空见惯,显然是对周酬所说的情况习以为常了。

    “卧槽!周师兄你还说不说了?”

    一旁的大雄被周酬拐来拐去,说了半天都没说到正题的吊胃口叙述法,给弄的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说说说,别着急啊!”

    周酬见胃口吊够了,乐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人点烛,鬼吹灯’的说法……”

    “少废话!说正题!”

    大雄和周酬虽然差了好几岁,可两人脾气相近,都是自来熟的性格。

    一搭上话没多大功夫就混熟了,再加上两瓶啤酒一灌,立马就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所以两人说起话来没那么拘谨,大雄冲周酬直翻白眼:“真当谁还没看过盗墓似的!”

    “好吧好吧!说正题!盗墓界有盗墓界的规矩,考古界也有考古界的禁忌!”

    “例如考古的人‘不收藏、不鉴定、不动帝王陵’,还有考古作业的时候‘冬不站北,夏不站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遗骨不移散,古物不进屋’等等说法。”

    周酬也不以为意,笑了笑后正经了起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见他说的严肃,贰壹他们都不由自主的聚精会神了起来,大雄还充当起了一个合格的捧哏:“为什么?”

    “嗯,我就说一个我自己碰到的事情吧……都说盗墓界讲究‘天光不破土,鸡鸣不摸金’!”

    “大概意思就是天上还有亮的时候,是不能动手挖土盗墓的,而早上鸡一叫就得立马收工,哪怕眼看就挖到宝贝跟前了,也得立马从墓里撤出去。”

    “而咱们考古界恰好相反,咱们是太阳升起之后才能出勤动工,太阳一落就得立马收工,工人那是片刻都不会在发掘现场停留的,工具往地上一扔扭头就走,中间都不带回头的!”

    周酬却故意不去解释,而是话头一拐说起了他自己经历的小故事:“那是我刚开始田野实习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是吴教授带我们去抢救性发掘一片,因为山体滑坡暴露出来的宋代古墓群!”

    “因为当时正好是降雨频繁,雨水量大的夏天,吴教授担心墓穴被雨水浸泡造成损失,所以我们不得不赶时间在现场搭建了工作站,雇佣了当地的老乡连夜开工!”

    “由于工程太大,抢救出来的文物数量众多,吴教授担心人多手杂的给弄丢了,或者帮忙挖掘的老乡临时起意,顺手摸走那么一两件小物件,所以夜里还得派人守着。”

    周酬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面孔被摇曳的篝火照耀的忽明忽暗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围坐在篝火旁的另外一个同学:“我当时和郑子奇两人值二道班,也就是半夜十二点到临晨四点的这一趟,大家轮班休息……”

    被他叫做“郑子奇”的那个考古系师兄点了点头,显然知道周酬准备说的那件事,一脸心有余悸不堪回首的惊恐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