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191章 痒.为Achilles加更
    “嘶~~~”

    贰壹倒抽了一口冷气,激灵了一下,舒服了!

    “二师兄?你还会催眠?”

    原本被贰壹严肃的表情和有些诡异的气氛,弄的屏气凝息不敢吭声的摸虾皇他们,见贰壹出声,终于忍不住好奇的开口询问。

    “催眠?不会吧?”

    其实仅仅只是在贰壹烙印【秘法印记】和【门徒】术式的时候,被【摄心目光】弄的恍惚了那么几秒钟而已,但他自身的意识却是始终保持清醒的。

    所以除了觉得那里好像有些怪怪的之外,他并未察觉到有什么异样,甚至不觉得自己被催眠了,所以被摸虾皇这么突兀的一问,反而开始觉得心里毛毛的了。

    “是啊!骚瑞,你刚才被二师兄催眠了将近半小时来着!”

    旁边的大漠黄沙见骚瑞一脸的惊悚,眼睛叽里咕噜的一转,使坏的道:“咱们来的时候是八点半,你向二师兄拜师的时候差不多是十点半,你看现在几点了?”

    骚瑞一惊,下意识的抬头往宠物小楼一楼客厅墙上挂着的时钟看去,发现果真已经十一点多了!

    他顿时呲溜一下,蹿出了一身的冷汗来,这是因为从未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给吓的!

    “我我我……”

    骚瑞惊恐的道:“二师兄你对我干了什么?”

    贰壹差点没笑出声来,大漠黄沙这哥们也挺蔫坏的嘛?

    其实他们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九点多了,到宠物小楼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半左右。

    可是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彼此身上,谁会去在意时间啊?

    特别是他们这些习惯于夜间修仙的人,更是下意识的觉得时间还早,所以通常不会特意的去注意时间。

    就连贰壹也是回来之后,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才注意到确切的时间点。

    而且大漠黄沙还蔫坏的,故意将骚瑞拜师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

    其实刚刚贰壹在发现骚瑞具有“魂能聚集体”体质,开始对他实施“催眠”到结束的过程,总共不过才两三分钟而已。

    这么一来,大漠黄沙所说的“被催眠了半个小时”,时间点正好就跟现在的确切时间对上了号,弄的本来就没什么时间感的骚瑞信以为真,莫名其妙失去了半个小时的记忆,他脸都被吓白了!

    “能干的,我们都干了……我们干了什么不重要!”

    贰壹一边强忍着庞大的魂能洪流灌输,所带来的强烈精神快感,一边故意面无表情的幽幽道:“重要的是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哔数么?”

    “我不信!”

    骚瑞差点被吓哭了:“我干什么了我?”

    他明明感觉自己一直都是清醒的啊?咦?好像的确有点不对?刚刚他好像的确幌神了那么几秒钟,难道说……

    “你不信问虾皇、比利,或者胖虎、大雄,还有舒妹子她们啊?”

    大漠黄沙添油加醋的道:“再不信,这直播还开着呢!你问水友们呗!这么多人都亲眼目睹,总不会是假的了吧?”

    骚瑞下意识的扭头往超管陈姐他们走后,接下了现场摄录工作的胖虎和小夫、大雄他们看去,只见三人都憋着笑点头。

    而舒妹子和童幼颜俩人已经快忍不住了。

    舒妹子还好一点,不好意思直接笑出声来,用小手捂住了嘴,而童幼颜已经憋漏气了,不断发出库库库的闷笑声。

    骚瑞冷汗淋淋,差点没绝望了,这帮人怎么都这副表情啊?

    “骚瑞,认识这么久,没想到你的内在,竟然是这样的人!”

    就在他打算去看弹幕的时候,摸虾皇板着一张圆脸,面无表情的道:“从此以后,咱们友尽!”

    “哧溜~我倒是挺喜欢的!”

    高比例突然在旁边吸溜了一下口水,嘿嘿笑道:“骚瑞,晚上咱俩一起睡呗?”

    “卧槽!”

    “老子刚才到底干了什么啊?”

    骚瑞吓疯了,扑到用来显示弹幕的屏幕前,只见不计其数的弹幕都在刷:

    “哇~骚瑞哥的@@好大!呃~不是,是骚瑞哥的##好白!”

    “骚瑞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骚瑞哥!”

    “请问最近的眼科在那?我要去换一双没看过刚才那半个小时直播内容的眼睛!”

    “没想到骚瑞哥的舞跳的这么好?是专门练过的么?”

    “我觉得肯定是,最少也是职业级别的!不然动作和表情不可能那么生动的!”

    “骚瑞哥!你在那家店兼职上班啊?我们去给你捧场呗?”

    “就是就是!骚瑞哥我们不会歧视你的!我们一直支持你!”

    “刚才那一段谁录屏了?借一部说话!”

    “虽然是无音乐尬舞,但是从舞姿来判断,我猜骚瑞哥刚才跳的肯定是《痒》!”

    ……

    自古弹幕比直播内容好看!

    也亏得一帮人明明都没有商量过,可是包括几个直播间里的水友们,全都默契的跟排练过了一样!

    特别是骚瑞他自己的直播间里,一排排的“痒痒痒痒痒痒……”已经刷屏了!

    趴在屏幕前的骚瑞僵硬的扭过脖子,眼神中透着绝望的问道:“我刚才跳《痒》了?”

    “嗯……”

    一群人默默的点头:“你要脱衣服来着,还好我们把你摁住了!”

    “不过我很好奇啊?”

    “骚瑞你什么时候还学过舞蹈了?”

    大漠黄沙还一脸“好奇”的道:“跳的还挺专业啊?”

    “我没学过跳舞啊?”

    “我就是上次请超管去喝酒,看人家小姐姐跳过一次来着……”

    骚瑞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喃喃道:“我特么那知道我看过一次就会跳了呢?难道我塔玛德还有舞蹈天赋?”

    嗯?这句话的信息量好大?

    众人不由自主的一愣,在什么地方喝酒,可以看到小姐姐跳《痒》?

    而且最重要的是,骚瑞这家伙还是跟超管一起去看的?

    正说着,显示骚瑞直播间的显示器,“啪!”的一下黑了!

    众人不由得集体一阵大汗!这好像是被超管把直播间给封了吧?

    问题是,你不封我们可能还不知道是谁,你这一封……大伙都觉得负责骚瑞的这位超管,可能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