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099章 送鹦鹉-3
    一听老邢教授给取这俩名。

    贰壹顿时汗了一下,看来老教授的取名风格跟他所见略同啊?

    “大绯!小绯!”

    “快跟爷爷说说,你们都会什么啊?”

    乐的忘乎所以的老邢教授,这是真把俩鹦鹉当孙子了。

    用逗小孩的语气宠溺的问:“快给爷爷表演、表演,爷爷让你们爸爸一会去给你们买好吃的啊!”

    老头自己说的开心,一点都不在乎旁边原本也一脸惊奇的邢教授的心情。

    弄的邢教授一脸懵哔的,不明白这怎么一眨眼,自己就成了鸟爸爸,还多了倆鸟孩子。

    “大绯会屙粑粑!”

    公鹦鹉很是卖力的拍着翅膀。

    “会屙粑粑……呃,好好!”

    老邢教授楞了一下,也反应过来自己跟个鹦鹉较真什么,便干笑着哄道:“大绯好厉害!”

    贰壹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包餐巾纸,抽出一张来走远了几步铺在地上,然后嘴里打了个弹舌音,“嘚!”的一下引起了大绯的注意。

    大绯一回头看到地上的纸巾连忙飞了过来。

    可拍打翅膀鼓动的气流,却将纸巾吹的滚动了起来。

    落在地上的大绯蹦跶着跳过去,用自己的钩子嘴把卷起来的纸巾给铺平了,然后蹲在上面“噗~”的拉了泡粑粑。

    完事了还知道叼着纸巾一角,把自己拉的臭臭给盖起来,然后叼起纸巾飞起来,空投到不远处的塑料垃圾箱里去。

    “我的天呐!”

    “这俩鹦鹉怕不是成精了吧?”

    一群老头都惊了:“这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众所周知,鸟类都是直肠子,再聪明的鸟也管不住自己的屁股。

    所以大绯的“屙粑粑”表演,顿时惊艳了一群老头,连不远处的一群老太太都给吸引过来了。

    那个垃圾桶,还是她们向半山小区的物业管理处申请的。

    就是为了方便平时在小公园,摘豆角聊天时扔剩下的蔬菜垃圾。

    “哎哟!”

    老邢教授手忙脚乱的伸手接住了“投弹”之后,飞回来拍着翅膀悬停在他面前的大绯,笑的眼睛都没了:“大绯你是怎么知道,拉完了粑粑要扔进垃圾桶的?”

    “老师说了!好孩子不能随地大小便!”

    大绯歪着脑袋想了想,扭头看了一眼贰壹后,抬头挺胸做出一副“我是好孩子我骄傲!”的模样,又补了一句:“也不能随地乱扔垃圾!”

    “小绯也会!”

    站在老头肩膀上的小绯,一看老邢教授光顾着大绯了,不高兴的争宠道:“小绯还会唱歌呢!”

    “大绯也会!大绯也会!”

    这俩鹦鹉算是把萌卖到极致了,争着抢着你一句我一句的。

    给老头、老太太们,表演了一首它们的拿手曲目《彩虹糖的梦》,那小奶音把老头老太太们给萌化了。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向都是老头中最受欢迎的,“专业养鸟六十年权威专家”的老李头。

    一看自家俩鹩哥被冷落了,顿时羡慕嫉妒恨的酸酸道:“我们家大黑、小黑还会唱戏呢!”

    好吧,这老头取名字的水平,也没高到那里去。

    小绯一听,扭头瞅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从它和大绯出现后,就一直战战兢兢缩成一团的两只九宫,突然来了一句:“长得丑的人,不要说话!”

    一群老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老李头,生怕他被这成了精的鹦鹉给气撅过去!

    “就是!长得丑的人,就不要出来乱晃了!”

    大绯跟小绯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的又补了一刀:“乌漆抹黑的,吓着小盆友怎么办?”

    “哎哟!笑死我了!这俩鹦鹉是人变的吧?”

    一群老头、老太太笑得不行了:“这也太聪明了,都跟小孩差不多了,智商得多高啊?”

    “汪汪汪!嗷嗷嗷嗷!”

    大绯嘴里突然冒出了一串,响亮而且激烈的犬吠声。

    还摇摇晃晃的,向两只缩着身体蹲在石桌面上的鹩哥,跟跳大神一样一拐一拐的蹦了过去。

    吓的人家跟老鸦似的嘎嘎尖叫着,拼命扑打着翅膀飞舞了起来,抖下了好几片羽毛,仓惶的飞走了。

    在几个老头的惊呼声中,大绯得意的模仿了一段铁锤般的魔性笑声,然后道:“你们看!掌握一门实用外语,是么多重要的事情!”

    老头、老太太们那叫一个惊叹啊!感情实用外语,是这么用的吗?

    而猝不及防的老李头,抬头看着自己被吓飞的两只鹩哥,差点没哇的一声哭出来,冲着天上慌张盘旋的两只鸟大喊:“大黑、小黑!回来!快回来!”

    可被吓破了胆子的两只鹩哥那里还敢下来?

    没有一去不回的飞走,就已经算是从小在这片山林里长大,舍不得离开了。

    “好你个老邢头!”

    “你赔我的大黑、小黑!”

    久久呼唤不果之后,老李头迁怒老邢教授,一把抓着就不放了!

    “你个坏老头!你再不放开爷爷,我咬你啦!”

    “我可告诉你!我能嗑开核桃壳的!给你脑子叨出来!就问你怕不怕!”

    一直亲昵的停在老邢教授肩膀上的小绯,突然挥舞着单边翅膀朝老李头不停的拍打,虽然不疼可风还挺大的。

    停在石桌上的大绯也伸开翅膀,使自己体型看上去更大、更具威慑性一些。

    用它掌握的“外语”冲老李头一阵狂吠:“汪汪汪!我有狂犬病的!咬你了啊!”

    老李头快气疯了,可旁边的一圈老头、老太太,可就被这两只鹦鹉稀罕坏了。

    而老邢教授更是乐的鼻子眼睛都没了。

    连忙用手护着扑腾着翅膀,要冲上去跟张牙舞爪的老李头干架的小绯。

    得意洋洋的冲老李头道:“行了行了!小孩子打打闹闹的,你个老东西还当真了?”

    旁边的老头、老太太哭笑不得,这是真把俩鹦鹉当孙子、孙女护着了啊?

    不过也是,这么聪明的鹦鹉,要是自己家的,自己也得当宝贝给供起来啊!

    老李头虽然被气的面红耳赤的,可其实大多也只是恼羞成怒,并不是真的担心两只鹩哥会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