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097章 送鹦鹉-1
    经历过几任主人的鸡腿知道,给取了名字才算是真正的认可了它,打算把它留在身边了的意思,正好满足了它的小心思。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正听的聚精会神的鸡腿突然楞了楞,傻傻的道:“主人,鸡腿好像变笨了?”

    “呃~看来是启蒙术的效果过去了……”

    贰壹挠了挠头,虽然挺心疼的,但是还是准备再给它补一个【动物启蒙术】。

    可就在这时电话却响了,却是邢教授突然又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让他去一趟半山小区。

    贰壹只好找出平板电脑,架在用来训练鹦鹉的台子上。

    插上电后找出音乐列表无限循环,叮嘱鸡腿自己学,学会了就去教其它鹦鹉,教会多少算多少。

    然后匆匆给鸡腿补了一个【动物启蒙术】。

    又给大鹦鹉们刷了一串【解读术】、【概括术】、【解析术】、【聆听学识】等学习法术。

    再加上【安抚动物】、【魅惑动物】、【训兽术】、【支配动物】等驯兽法术,也不管有用没用反正先刷上再说,几乎把它当成驯兽助手来培养了。

    等全部安排好之后,这才带上了一对大绯胸鹦鹉匆匆的离去。

    反正也得去半山小区的邢教授家里一趟,干脆顺便把答应邢教授的鹦鹉给送过去。

    这对大绯胸鹦鹉,虽然不是他手上那23只中型、大型鹦鹉之中最聪明的。

    可是却是品相最好、价钱适中、羽毛保存也最完整的,再加上又正好公母凑成了一对,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至于唱歌、说话、各种基础技能方面,经过了贰壹这么多天的训练之后。

    其实除了鸡腿那个聪明的有点过分了的家伙之外,其它的22只水平都差不多,基本上都能担当教官鸟了。

    即便到时候邢教授家的老爷子,不像他掌握了【动物交谈术】一样听得懂动物说话,也可以跟这两只大绯胸鹦鹉进行日常的对话了。

    当然,你要想跟它们聊新闻时事、国家政策之类的肯定不行。

    可日常跟它们聊聊天、唠唠嗑,说点闲话什么的,却是绝对是对答如流。

    而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它们说话,搞不好会以为是在跟人对话,比水果的siri可智能多了。

    况且它们还学会了不少歌,甚至听音频学会了几段《四郎探母》,用来哄老教授开心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了。

    等贰壹骑着小白车,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往半山小区的时候。

    沿途经过的路人都用惊奇的眼神看着他,都以为他抢人家鹦鹉吃的了。

    要不为毛他在前面猛踩自行车,俩鹦鹉跟在他后面狂撵呢?

    环境幽美雅静的半山小区里,住着的可都是中山学院的离退休教职工,而且这里还不是谁有钱想来住就可以住的。

    脑袋上没几个院士衔,手里没几本长河学者的证书,出门都不好意思跟邻居打招呼的好吧?

    贰壹推着小白车,喘的要死的爬上了半山小区。

    东张西望的还没找到邢教授所说的楼号,就看到小区健身小公园里有人冲自己招手,连忙紧踩了几步赶了过去。

    像这种小区里的小公园,平时都是老太太跳跳广场舞,又或是三五成群凑在一起摘着豆角拉家常的地方。

    老头们平时练个太极拳、下个棋、喝个茶什么的也都在这,不过通常都被霸道包场的老太太们挤到了边边角角的地方。

    贰壹还没靠近呢,就被小公园大树下,几张石桌旁的一群大牛给震住了。

    别看只是一群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头。

    可他们之中哪一个,不是被学校挂在走廊墙上的存在?

    随便出来一个,名头可能在学术界都能吓死一帮人。

    即便是现在都已经闲赋在家,可有个什么科研项目之类的,照样得请人家出山坐镇,没尊大佛压阵,心里虚啊!

    可这会儿,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围着石桌上的棋盘吵的是脸红脖子粗的,眼看就要掀桌开撸了。

    而旁边几个老头,却怡然自得的拉着二胡,丝毫没有上去劝架的意思,显然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邢教授在学校里那也是权威人士,可这会儿却拎着开水瓶,给老头们的茶壶续水。

    等贰壹锁好小白车,还没走到他们跟前开口说话呢。

    正争执着什么的几个老头,眼神就被停在贰壹肩膀上的两只大鹦鹉给吸引了过去。

    “诶?小孩!那边那小孩!过来过来!”

    人群中一老头,突然提高了声音冲他招手:“把你那小鸟拿过来让爷爷看看!”

    贰壹汗了一下,这老头说话怎么这么不正经呢?

    可人家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还真有资格说这话。

    贰壹也只好乖乖走过去,给一帮老头问好:“老教授们好!”

    等走近了,贰壹才发现这几个老头身边,都放着一两只精致的鸟笼子,里面关着画眉、百灵、金丝雀之类的观赏鸟。

    唯独叫他这老头面前的桌子上,站着两只俗名叫“鹩哥”的九宫鸟,也不用笼子或者链子拴着,就这么在桌子上神气的走来走去。

    “你是哪家的小孩?怎么没见过你?”

    这老头嘴里虽然问着话,眼神却一直盯着贰壹肩膀上的两只大鹦鹉,显然是个爱鸟的。

    半山小区本来就在中山大学的校区之内,除了住在这的离退休教职人员,平时根本就没有外人来。

    这些老教授可能在这都住了几十年了,早先又是在学校共事了一辈子的同事,自然熟悉的连谁家有几口人都知道。

    所以这老头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可语气却十分邦定贰壹不是小区里谁家的家属子侄。

    不过会跑到半山小区里来的,即便不是小区的住户,肯定也是中山学院的学生就是了,老头们到也没把贰壹当坏人。

    “我是……来给邢教授送鹦鹉的。”

    贰壹看了一眼手里拎着一只开水瓶,笑眯眯站在一个老头身后的邢教授,就知道他身前那位应该就是他们家老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