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捡了本天书 > 第0083章 铁打的鸟笼,流水的鹦鹉
    最初的时候,他这块“电池”电量太小,导致天书这台“打印机”供电不足。

    所以就只能跟羊拉屎似的,应急式的有点电就打印一截出来,有点电就打印一截出来。

    而现在魂能开始充沛了,天书这台“打印机”的性能也就恢复了,开始唰唰唰的一张张往外吐打印好的文件……

    趁着早上还有时间,贰壹把大鹦鹉们都给带到了楼下的小院子里。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一想到到时候还要训练成千上万只小鹦鹉“还债”,贰壹就禁不住一阵脑仁子疼。

    所以琢磨着,先将智商比较高的大鹦鹉们,训练成可以代替他训练小鹦鹉的“教官鸟”。

    这样就可以把他从繁重的训练工作之中解脱出来,不然以后大量的时间都要浪费在训练小鹦鹉这件事情上。

    可能是大鹦鹉们真的比较聪明,也可能是【动物亲和】、【驯养动物】、【驯兽师】、【训兽术】、【安抚动物】、【动物交谈术】、【魅惑动物】、【支配动物】……等驯兽技能的叠加效果超强。

    总之贰壹的训练过程十分顺利,很容易就让大鹦鹉们领悟了他的意图,并学会了他希望大鹦鹉们传授给小鹦鹉的基础技能。

    其实贰壹对小鹦鹉们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学会基础技能就可以了。

    毕竟绝大多数美琪萌宠的客户对小鹦鹉的要求,无非就是会自己上厕所、会简单会话、会简单卖萌小把戏而已,这些内容都是比较好训练的。

    而那些会唱整首歌的小鹦鹉,都算是虎皮鹦鹉之中比较聪明、领悟能力较强的了。

    直接就被贰壹升职成了班长鸟、排长鸟之类的“军官鸟”,身价自然也就随之倍增。

    而且愿意花几十倍的价钱,购买一只普通品种虎皮鹦鹉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客户们对“精英级”鹦鹉的需求量并没有那么大,训练压力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这么一来,在有“共同语言”的大鹦鹉“言传身教”之下。

    小鹦鹉们学习的速度,虽然赶不上贰壹亲自训练,但也算得上是很快的了。

    只要贰壹不把以“秃鹫”为首的这些“教官鸟”换掉。

    完全可以打造出,类似于军营环境的“全自动鹦鹉训练流水线”,形成“铁打的鸟笼,流水的鹦鹉”模式!

    等贰壹觉得“秃鹫”它们,基本上符合了自己的要求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连忙把还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胖虎他们都给踹醒,急匆匆的赶去学院上课。

    至于说,“秃鹫”它们,在自己走了之后能不能控制得住场面,贰壹还是比较放心的。

    一来,这帮家伙比虎皮小鹦鹉,足足大出十好几倍的块头摆在那呢。

    虽然不知道鹦鹉们之间,存不存在审美观的问题,可“秃鹫”它们那副风干鸡似的凶残模样,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惹急了连自己毛都拔的狠鸟,就问你怕不怕!

    二来,贰壹离开之前,还偷偷往“秃鹫”它们身上,释放了【动物交谈术】、【魅惑动物】、【训兽术】、【支配动物】这四种驯兽法术。

    虽然维持时间不长,但是应该也能让小鹦鹉们,对“秃鹫”它们形成一定的服从性。

    效果好不好不去管它,总比自己不在的时候,这帮小鹦鹉们闲着啥也不干的强,学会多少算多少吧。

    学生生活没什么好仔细描述的,照常去食堂吃不那么美味的早点,然后按部就班的去各个教室上课。

    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现如今的贰壹跟以前听课的时候,对着老师满脸“他到底在说什么”的懵哔神态不同。

    现在他盯着任何一位老师的眼神,都好像灰太狼看到喜羊羊,老涩朗看到小姑娘一样,透着一抹绿油油的炽烈光芒,愣是把男老师盯的心发慌,女老师盯的腿发软。

    心说这孩子的求知欲也太强烈了……伦家好害怕肿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虽然对贰壹那种盯着他们,像看到了什么美味佳肴一样,垂涎欲滴的诡异眼神,让他们十分的瘆得慌,老有种拔腿就跑,冲出教室的冲动。

    可身为人民教师的职责,却让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站在讲台上授课,可眼神却飘都不敢往讲台下飘一下的,好怕跟坐在第一排还不够,身体不由自主往前倾的贰壹对上眼,就怕他冲自己来一句:你瞅啥?

    好吧,以上都只是老师们莫名的臆想而已,真实情况则是教学现场气氛异常热烈,学生们勤于提问、勇于回答……可塔玛这小子也太勤了点吧?

    连头都不敢回的老师们,一边愤而板书,一边心中怒吼:你特么什么毛病?怎么什么问题你都能搭腔?逮住机会就是一通长篇大论的尬聊,你有猫饼吧?

    让你回答问题就回答问题,回答完了你丫就坐下好不好?延伸个鬼啊?直线延伸也就算了,你那无差别扩散的提问方式又是个什么鬼?这思维发散范围和打击面未免也太广了一点!

    一帮老师愣是被贰壹给问的,连平时上课的时候最喜欢的提问环节都不敢进行了,好怕自己被一个学生给问的如鲠在喉、无语凝噎,那特么的就尴尬了!

    以至于一帮老师们想起了曾经被课堂问答统治的恐惧,只不过他们上学的时候是害怕被点到,而现在则是害怕被问到。

    下课铃一响,老师们就像如逢大赦一般,抱起讲义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自从毕业之后,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原来下课铃如此的清脆悦耳,如此能唤起心灵深处对生活的希望了。

    跟全程懵哔脸的学生不同,冲回教职员办公室的老师们第一件事就是摔讲义,然后悲愤的泪目:塔玛德!这课没法上了!这小子那里是什么学霸?这根本就是中山一大“学魔”啊!太可怕了!

    前几堂课的老师们,围过来一通同病相怜的安慰,然后同仇敌忾的开始备课和准备讲义,改天再战!